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台令窩棚

小小窩棚只一角,吃飯睡覺好歇脚。關門不問棚外事,無憂無慮好快活。

 
 
 

日志

 
 

吕幼安彩绘連環畫《搶傘》鉴賞  

2009-09-15 19:39:51|  分类: 連環畫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吕幼安彩绘連環畫《搶傘》鉴賞 
 
        彩绘連環畫《搶傘》,是根據明代传奇《拜月亭》改编。抢伞是《拜月亭》中的一折。讲金兵入侵汴梁,王尚书之女瑞兰与母亲于逃难途中失散,书生蒋世隆和妹妹瑞莲也在途中走失,瑞兰和蒋世隆二人在互相失散亲人的途中相遇,结伴而行,风雨共伞,互诉不幸,由同情而生爱慕,遂结成了患难相扶的伴侣。虽值战争离乱的悲伤年月,却因蒋世隆憨厚、热情,王瑞兰美丽、聪明,逃难途中两人斗嘴、调侃,又相互关心呵护,让这一折戏曲故事充满了人情味和喜剧色彩。
 

吕幼安彩绘連環畫《搶傘》鉴賞 - 平台令 - 平台令窩棚

吕幼安彩绘連環畫《搶傘》鉴賞 - 平台令 - 平台令窩棚

吕幼安彩绘連環畫《搶傘》鉴賞 - 平台令 - 平台令窩棚

吕幼安彩绘連環畫《搶傘》鉴賞 - 平台令 - 平台令窩棚

吕幼安彩绘連環畫《搶傘》鉴賞 - 平台令 - 平台令窩棚

吕幼安彩绘連環畫《搶傘》鉴賞 - 平台令 - 平台令窩棚

吕幼安彩绘連環畫《搶傘》鉴賞 - 平台令 - 平台令窩棚

吕幼安彩绘連環畫《搶傘》鉴賞 - 平台令 - 平台令窩棚

吕幼安彩绘連環畫《搶傘》鉴賞 - 平台令 - 平台令窩棚

吕幼安彩绘連環畫《搶傘》鉴賞 - 平台令 - 平台令窩棚

吕幼安彩绘連環畫《搶傘》鉴賞 - 平台令 - 平台令窩棚

吕幼安彩绘連環畫《搶傘》鉴賞 - 平台令 - 平台令窩棚

吕幼安彩绘連環畫《搶傘》鉴賞 - 平台令 - 平台令窩棚

吕幼安彩绘連環畫《搶傘》鉴賞 - 平台令 - 平台令窩棚

       【附錄一】《拜月亭》故事

        明代传奇《拜月亭》,又名《幽闺记》,描写金代末年,中都路人蒋世隆因居父丧,未赴科举,与妹蒋瑞莲相依为命。时番兵南侵,金帝从奸佞聂贾列之计欲迁都汴梁。大将陀满海牙反对迁都,主张抗敌,金帝不纳忠言反将其满门抄斩。陀满海牙之子陀满兴福,年少勇武,只身逃走,越墙误入蒋世隆院中,蒋世隆知是忠良之后,与其结为弟兄,放其出走,后陀满兴福占山为王。尚书王镇奉旨探查军情,告别妻女登程前往。番兵杀进中都,金帝迁都汴梁,众百姓纷纷逃亡,蒋世隆携妹蒋瑞莲出走;王夫人携女王瑞兰离家避难,中途两家被乱军冲散,蒋世隆寻妹,却与王瑞兰邂逅,王夫人呼女竟与蒋瑞莲相逢,双方只得相偕而行。蒋世隆、王瑞兰行至虎头山下,为山寇所俘,见寨主乃是陀满兴福,遂获赠路费。旋至广阳镇,至一酒店小憩,经店主为媒,二人结为夫妇。不意蒋世隆染病,只得在此暂住。王镇途经此地,与女王瑞兰相遇,问明情由,怒其不贞,强携王瑞兰而去。而王夫人与蒋瑞莲冒雪行至孟津驿暂住,恰王镇携女至此,夜半闻女子啼哭,方知夫人在此,并认蒋瑞莲为义女,一家同往汴梁。陀满兴福闻知蒋世隆困在酒店,前来探望,并劝其同去汴梁赶考。王瑞兰来到汴梁思念蒋世隆,心神不定,晚间于亭前焚香拜月,祈望夫妻早日团圆。蒋瑞莲暗中窥见,问明情由,知其所祈祷的乃是己兄,遂实言相告,姑嫂相认。后来,蒋世隆科考得中状元,陀满兴福得中武状元。王镇闻讯欲为二女招赘,便遣媒人说亲,蒋世隆、王瑞兰因已成婚,皆予以坚拒。后真相大白,蒋世隆与王瑞兰、陀满兴福与蒋瑞莲双双成亲,皆大欢喜。
  剧中的故事流传已久,早在元代杂剧中就有关汉卿作《闺怨佳人拜月亭》,今仅存残本,只有曲词而无念白,然而曲词质朴而生动。后有施惠所作南戏《拜月亭记》,但也未流传下来。明初,《拜月亭》传奇系根据宋元旧作编写而成,作者佚名。此剧与《荆钗记》《刘知远白兔记》《杀狗记》被誉为"明初四大传奇",简称"荆、刘、拜、杀"。《拜月亭》为昆曲、高腔之保留剧目,京剧和地方戏亦有改编本。

    【附錄二】粤剧《拜月記》(搶傘)

    世隆:【叫白】瑞蓮,瑞蓮!【四不正】山前林間都找遍,不見弱妹蔣瑞蓮,同胞失散,不禁著急兩淚垂。【叫白】瑞蓮,瑞蓮! 
    瑞蘭:嚇!娘親! 
    世隆:阿妹!【白】估道是我妹妹,原來是一位姑娘。〔瑞蘭:估道是我娘親,原來是一位相公。〕 
    世隆:【血淚花】你是誰? 
    瑞蘭:你是誰?知否我家母在何處? 
    世隆:誰是你萱親,我不過叫妹妹。 
    瑞蘭:你分明呼喚奴小字,你不應故相欺。 
    世隆:【禿唱減字芙蓉】我沿途呼妹妹,未有喚你名兒。我妹妹叫瑞蓮, 
    瑞蘭:【白】瑞蓮,瑞蘭,哦【唱】咁兩個字音差無幾。因為瑞蘭是奴小字,喺咁我應錯你在當時。【滾花】請你海量汪涵,恕奴奴冒失之罪。 
    世隆:既是蓮、蘭二字音相近,一時誤應我豈會見怪娥眉。不過際此撩亂干戈,何以你會孤身在此? 
    瑞蘭:提起奴奴苦處,我未曾啟齒便淚先垂。【燕子樓中板】家君盡肩朝廷事,親領雄兵往邊陲。弱女煢煢惟母倚。禍因狼虎玷京畿。母女相攜逃難去。卻不料深山還遇寇窮追。【滾花】驚惶之際我便失娘親,前路茫茫心欲碎。 
    世隆:【白】唉,可恨虎狼肆毒,百姓流離。姑娘,你身世可憐,卻是與我一般悽楚咯。 
    瑞蘭:請問相公,比如你又有何悽楚呢? 
    世隆:姑娘呀!【反線中板】想我蔣世隆,上無父母,只與弱妹相依。家住中都城,幼讀儒書,本是个黌門秀士。唉,我恨番兵,興戰釁,唯有便偕妹流離。【轉正線中板】不幸中途追兵至,同胞失散各東西。【滾花】可歎我妹妹瑞蓮,不知飄零何處! 
    瑞蘭:【長句滾花】歎我失親娘,
    世隆:我失妹子, 
    瑞蘭:唉我遍覓天涯亦難把娘親遇,
    世隆:唉我聲聲喚妹不見妹蹤兒,
    瑞蘭:正是愁人怕對愁人語, 
    世隆:說起愁來便更傷悲。(句) 
    合唱:我與你一樣淒涼,患難相逢誠巧事。 
    世隆:【白】時候不早,我找尋妹妹為要緊。此地不便多留,這位姑娘,請呀! 
    瑞蘭:相公呀! 
    世隆:姑娘。【白欖】何用意,你何用意?牽傘阻留因何事? 
    瑞蘭:逢急難我遇艱危,兵荒馬亂路已迷。相公你既然尋妹去,危途作伴我望提攜。 
    世隆:費躊躇,費躊躇,我應憐孤苦的弱女兒。惟是……惟是我自己的妹妹都仍未見,又怎能再將你提攜? 
    瑞蘭:【白】請問相公,你可有讀過聖賢之書呀? 
    世隆:身為秀才,聖賢之書當然略知一二。 
    瑞蘭:既然相公你飽讀過聖賢之書,那便…… 
    世隆:那便如何呢? 
    瑞蘭:【春風得意】求君你拯溺扶危,你讀書明道理,書中要義你可知?試問誰無惻隱呀,奴奴荏弱望君你扶持。【插白】正是惻隱之心人皆有之,難道相公你見危不救乜? 
    世隆:【續唱】我實難為計咯,忍看花帶淚,此心確實覺悲淒。呢且看夜將至,女子更孤身,在荒林堪延禍至。 
    瑞蘭:你帶奴奴脫險地, 
    世隆:我實在存顧慮,你未明白我心中意。 
    瑞蘭:試問何緣你確難為? 
    世隆:皆因姑娘乃一小女子,須知寡女伴男兒,沿路惹猜疑。
    瑞蘭:【滾花】在此兵荒馬亂誰管你, 
    世隆:又怕關津渡口惹官非。 
    瑞蘭:不若我地兄妹相稱, 
    世隆:但喺彼此相貌不同,鄉音又不對。 
    瑞蘭:這便如何是好? 
    世隆:我實在無計可施。 
    瑞蘭:相公呀不若我地認作夫…… 
    世隆:【白】夫什麼呢?哦,【唱】莫不是認作夫妻一對。【白】除此之外,都並無別法咯。好啦,【快中板】沿途冒作好夫妻,幸賴蘭心生妙計,相逢患難且權宜。【滾花】看看不早時光,你我立即起程而去。 
    瑞蘭:【蕩舟】幸遇相公,正感君你扶持,不致孤身即禍至。 
    世隆:毋庸諸般言謝意,但求共脫危。 
    世隆:【白】雨過天晴,姑娘請呀。 
    瑞蘭:相公請。【梆子慢板】正苦無靠無依,幸遇相公呀仗義。我瑞蘭此後,定當銘記高誼。 
    世隆:【接唱】縱得結伴同行,卻恨無常聚散。說什麼永念情誼,終有日分飛兩地。 
    瑞蘭:【木魚】我與你相逢陌路,定當感你恩施。我都未遑問及,相公呀你欲往何處棲遲。 
    世隆:此後我四海為家,自己亦不知飄零在何處。但得有平安之所,我便暫且安居。 
    瑞蘭:【白】請問相公,比如你府上還有何人? 
    世隆:我經已對姑娘你講過啦,我自幼父母雙亡,家中只留下一個弱妹。【續唱】不幸輾轉流離,妹妹都已在中途失去咯。 
    瑞蘭:【白】咁難道相公你尚未有…… 
    世隆:未有什麼呢? 
    瑞蘭:未有……未有別人? 
    世隆:別人?冇咯。【續唱】我既無兄弟又無弟婦和嫂嫂……  
    瑞蘭:【白】相公,你都既無兄弟咯又哪有弟婦和嫂嫂呢? 
    世隆:喺啵,【續唱】我不過話我妹妹佢尚無嫂嫂,自問慚愧何如。【十月懷胎】看她豔麗似仙姬,憐人生愛意。但我又怕她,有夫婿,便徒勞我相思。【白】請問姑娘一聲,比如姑娘現在欲想往何方呢? 
    瑞蘭:想我娘親已不遇,待等到戰事平息,我便轉回家去。 
    世隆:然則姑娘你轉回你娘家,還是轉回你婆家去呢? 
    瑞蘭:我都曾經對你講過啦,我只喺與娘親相依為命。 
    世隆:然則姑娘你尚未有婆家?哦,【念唱】欲知姑娘心腹事,盡在那搖頭不語中呀。【長句滾花】察其情,心暗喜,她是端莊賢淑女,我為正直好男兒。她未嫁時我又還未娶,呢段姻緣大好,待我將那滿懷心事,珍重向她提。(句)姑娘,不若你、我兩人…… 
    瑞蘭:【白】相公請講吧。 
    世隆:嚇?【續唱】立即登程前去。 
    瑞蘭:看他欲言又止,似有滿懷心事,與我一樣情癡。(句)何不待我拔下頭上金釵,釵吧釵,你為我轉達千般情意。 
    世隆:【白】我在地上拾得金釵一支,可是姑娘之物呢? 
    瑞蘭:正是。呢一支金釵,乃喺我親娘所賜。佢話那金釵落在誰人之手,我終身大事就落在這個人兒啦。 
    世隆:哦……【落花天】謝嬌深情賜我金釵,婚姻已訂,你我此後永相依。 
    瑞蘭:奴奴已付託終身,望你休相負。 
    世隆:我願盟心祝告蒼天,心不變,若似金釵堅,冀他朝同你稟高堂。
    合:夫妻偕老到百年。 
    (網上收集,僅供参考)

  评论这张
 
阅读(14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