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台令窩棚

小小窩棚只一角,吃飯睡覺好歇脚。關門不問棚外事,無憂無慮好快活。

 
 
 

日志

 
 

京剧剧本《拾黄金》  

2010-05-25 00:30:29|  分类: 京劇劇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剧剧本《拾黄金》 
 

    拾黄金 (一名:财迷传;一名:化子拾金)

    主要角色

    范陶:丑

    情节

    丐者范陶,天寒上街乞食,于雪中拾得黄金一锭,喜极入魔,骤得财迷。忽而哭,忽而笑,忽而指金怒骂,喜怒哀乐,皆借演唱我剧发挥之。

    注释

    白中冷嘲热骂,颇足使世之患金钱热者,及铜臭骄人之辈,见之心动。故虽系丑角之单幕独角戏,毫无情 节,然寓言讽世,寄慨甚深,其意诚不可没也。 李百岁唱此最工。或谓此剧,即依李脱胎昆剧中之《罗梦》而翻成者,信然,则百岁亦有心人哉。所惜后 半随意摹唱,关合处太少,然其立意,则固已较《罗梦》高出十倍矣。
    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范陶上,咳嗽。)
    范陶 (数板) 天寒饥饿,天寒饥饿。一根竹梢手内拖。我见了那年老的,叫声爷爷爸爸。我见了那年少的,叫声叔叔哥哥。每日里,在那十字街前,唱了一会莲花落,莲花落。
         (念) 一年三百六十日,春夏秋冬和几时。冬寒夏热最难当,汉子时到是谁知。
         (白) 小人姓范名陶,字明平,本性好耍,爱乐食酒,以至如此。这几日风雪交加,未曾出门,幸喜今日天气晴和,待我提了竹竿,挂了口袋,去至长街,唱会儿莲花落。就此上街走走。咳,出得门来,好一派雪景也。
         (西皮慢板) 想当年进中原何等侥幸,
                      不料那偶然间面南称尊。
                      传至那无能辈更换国政,
                      换特别,换维新,男女不分,时装通行。
                      米如珠,薪如桂,生灵涂炭,害得我孑然一身,片瓦无存,无处栖身,吞饥受冷。
                      没奈何上长街求乞活命,天又寒雪又深道路不平。
         (范陶滑。)
    范陶 (白) 呀,险些儿滑跌了一跤。哦,是个什么?我且捡起来瞧瞧。呵呵,不要是锭金子。哎,只怕是块铜,待我丢了罢。且慢,闻听人说,金子是甜的,黄铜是苦的,我且来尝尝看。哈哈哈,是甜的,甜的吓!
         (西皮慢板) 我摇首摆尾呼呼笑,
                      雪里埋金没个根苗。
                      我贫人也有个时来到,
         (白) 那有钱的,你老跟着他,这没钱的,连你的影儿多瞧不见。咳,我把你这忘恩负义之徒,无知耻颜之辈,呵,呀呀呸!
         (昆腔) 亲戚们为你丧和气,
                  朋友们为你绝了交。
                  夫妻们为你家庭闹,
                  弟兄们为你将家私分了,
                  小人们为你就犯了律条。
         (白) 哎,眼前唱昆腔不时了。哦,我来唱回京调儿吧。吓,吴相公,这银子是好宝贝吓!
         (二簧摇板) 救你急救你恙救你贫困,
                      全你义全你节全你婚姻。
                      绝后嗣也是我命中造定,
                      我岂肯破人婚落个骂名。
         (白) 咳,人生在世,全被这金银累极了。
         (梆子导板) 杨五郎闻此言把头低下,
         (垛板) 止不住泪珠儿点点如麻。
                  这才是朝也杀来暮也杀,
                  杀来杀去杀杨家。
                  刀刀割的连心肉,
                  箭箭射的白莲花。
                  杨五郎解开了其中意,
                  要把金刀来削头发。
                  去了盔缨忙卸甲,
                  脱却紫袍换袈裟。
                  上前来辞别了宋皇爷的驾,
                  臣要到五台去出家。
                  扭回头辞别了年迈父,
                  儿要上五台去出家。
        (白) 呵呵,再来唱个侠义英雄,大闹忠义堂。咳,我好悔也!
        (西皮导板) 俺李逵做事太莽撞,
        (西皮流水板)也不知是何人假扮了俺的大哥真宋江。
                      太平庄,把人抢,
                      俺李逵一闻此言怒满在胸膛。
                      腰着板斧把山岗上,
                      砍倒了替天行道的杏黄旗,大闹忠义堂。
                      真宋江,假宋江,
                      难免李逵闹遭殃。
                      身背着板斧我就忠义堂上,
                      反被众人笑一场。
        (白) 哦,待我再来学一个贞烈春娥教子成名的故事。
        (二簧原板) 小奴才一句话问住了我,
                     闭口无言王氏春娥。
                     怒气不息机房闷坐,
                     想起了亡故夫薛子辂。
                     你在那阴曹地府等等我,
                     等候了苦命妻一路同行。
                     我把这千愁万苦、万苦千愁,
                     一遍一遍,一遍遍的诉夫听着,我那去世的夫吓!
        (白) 再来学个汉朝吕后,欲谋刘氏之基业故事耳。
        (西皮摇板) 小奴才被我脸唬红,
        (西皮流水板) 拿本经史当卷宗。
                       是与不是近前看,
                       夫人与我掌红灯。
                       初起义来在关东,
                       剑斩白蛇路途中。
                       头一排写的刘沛公,
                       二排写的是吕正宫。
                       三宫六院皆有份,
                       关中十王一派宗。
                       宗卷看到第七种,
                       赵皇娘名节存卷中。
         (白) 哦,我曾听见过朱素云唱的《辕门射戟》,我来学学看。
         (范陶亮嗓子。)
    范陶 (西皮导板) 看过了花笺纸二张,
         (西皮原板)手提着羊毫写几行。
                     上写着拜上多拜上,
                      纪将军台前问安康:
                      一非是宴酒葡萄酿,
                      二非是待客似孟尝;
                      明日清晨早光降,
                      军机大事有商量。
                      二封书信忙修上,
                      拜上使君要赏光。
                      回去你对使君讲,
                      有甚大事某承当。
                      三军且退莲花帐,
                      明日席前做商量。
         (白) 我再学个狠心毒妇。列位晓得是谁?乃是隋朝节度使辛文礼之嫡妻,叫什么东方氏的,她见了好面孔,她就动了心了!
         (西皮导板) 在阵前闪出了伯党小将,
         (西皮原板) 他赛如当年的潘安容妆。
                      赛韦驮,赛韦驮缺少了降魔杵杖,
                      赛吕布,赛吕布缺少了画杆戟枪。
                      爱他的,爱他的容貌相,有话难讲,
                      有一句,有一句衷肠话,
         (西皮流水板) 与你来商量:
                        你若是弃瓦岗将奴归降,
                        我与你做夫妻地久天长。
         (白) 哎呀,还有一出《酒醉杨贵妃》,没有串来。呵呵,险些儿忘了。哙,烦你几位当场面的老板,替我吹起来。
         (吹腔尾声) 去也,去也,
                      回宫去也。
                      唐明皇将奴骗,
                      辜负好良霄。
                      骗的奴欲火欢悦,
         (白) 万岁,
         (吹腔尾声) 只落得冷清清,独自回宫去也。
         (范陶下。) 
         (完) 

  评论这张
 
阅读(8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