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台令窩棚

小小窩棚只一角,吃飯睡覺好歇脚。關門不問棚外事,無憂無慮好快活。

 
 
 

日志

 
 

【唐人傳奇】苏鹗《同昌公主》(附译文)  

2010-06-07 14:25:39|  分类: 文言小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人傳奇】苏鹗《同昌公主》(附译文)


        咸通九年,同昌公主出降。宅于广化里,锡钱五百万贯。更罄内库珍宝,以实其宅。而房栊户牖,无不以众宝饰之。更以金银为井栏药臼,食柜水槽。铛釜盆瓮之属,缕金为笊篱箕筐。制水晶火齐琉璃玳瑁等为床,搘以金龟银鹿。更琢五色玉为器皿什物,合百宝为圆案。赐金麦银粟共数斛,此皆太宗朝条支国所献也。堂中设连珠之帐,却寒之帘,犀簟牙席,龙凤绣。连珠帐,续真珠以成也。却寒帘,类玳瑁斑,有紫色,云却寒鸟骨之所为也。但未知出于何国。
        更有鹧鸪枕、翡翠匣、神丝绣被。其枕以七宝合为鹧鸪之斑,其匣饰以翠羽。神丝绣被,三千鸳鸯,仍间以奇花异叶,精巧华丽,可得而知矣。其上缀以灵粟之珠如粟粒,五色辉焕。更有蠲忿犀如意玉。其犀圆如弹丸,入土不朽烂;带之,令人蠲忿怒。如意玉类枕头,上有七孔,云通明之象。
        更有瑟瑟幙,纹布巾、火蚕绵、九玉钗。其幕色如瑟瑟,阔三尺,长一百尺,轻明虚薄,无以为比。向空张之,则疏朗之纹,如碧丝之贯其珠。虽大雨暴降,不能沾湿,云以蛟人瑞香膏所傅故也。纹布中即手巾也,洁白如雪,光软绝伦,拭水不濡,用之弥年,亦未尝垢。二物称得鬼谷国。火蚕绵出火洲,絮衣一袭,止用一两,稍过度,则熇蒸之气不可奈。九玉钗上刻九鸾,皆九色,其上有字曰“玉儿”,精巧奇妙,殆非人制。有得于金陵者,因以献。公主酧之甚厚。一日昼寝,梦绛衣奴传语云:“南齐潘淑妃取九鸾钗。”及觉,具以梦中之言告于左右。公主薨,其钗亦不知其处。韦氏异其事,遂以实语诸门人。或曰:“玉儿即潘妃小字。”逮诸珍异,不可具载。自汉唐公主出降之盛,未之有也。    公主乘七宝步辇,四角缀五色锦香囊。囊中贮辟邪香瑞麟香金凤香,此皆异国献者。仍杂以龙脑金屑,镂水晶玛瑙辟尘犀为龙凤花木状。其上悉络真珠玳瑁,更以全丝为流苏,雕轻玉为浮动。每一出游,则芬香街巷,晶光耀日,观者眩其目。时有中贵人,买酒于广化旗亭,忽相谓曰:“坐来香气?何太异也?”同席曰:“岂非龙脑乎?”曰:“非也。予幼给事于嫔妃宫,故此常闻此。未知今日何由而致。”因顾问当垆者,云:“公主步辇夫,以锦衣质酒于此。”中贵人共请视之,益叹异焉。
        上日赐御馔汤药,而道路之使相属。其馔有消灵炙、红虬脯。其酒则有凝露浆、桂花醅。其茶则有绿花、紫英之号。灵消炙,一羊之肉,取四两,虽经暑毒,终不臭败。红虬脯,非虬也。但贮于盘中,缕徤如红丝,高一尺,以筋抑之,无三四分,撤即复故。其诸品味,他人莫能识。而公主家人餐饫,如里中糠粃。一日大会韦氏之族于广化里,玉馔具陈。暑气将甚,公主命取澄水帛以蘸之,挂于南轩,满座皆思挟纩。澄水帛长八九尺,似布而细,明薄可鉴。云其中有龙涎,故能消暑也。
        韦氏诸宗好为叶子戏,夜则公主以红琉璃盘,盛夜光珠,令僧祁捧于堂中,则光明如昼焉。公主始有疾,召术士米宾为禳法,乃以香蜡烛遗之。米氏之邻人,觉香气异常,或诣门诘其故,宾具以事对。出其烛,方二寸,长尺余,其上施五彩。爇之,竟夕不尽。郁烈之气,可闻于百步余。烟出于上,即成楼阁台殿之状。或云,烛中有蜃脂也。
        公主疾既甚,医者欲难其药,奏云:“得红蜜白猿膏,食之可愈。”上令检内库,得红蜜数石,本兠离国所贡。白猿膏数瓮,本南海所献。虽日加药饵,终无其验。
        公主薨。上哀痛,遂自制挽歌词,令朝臣继和。反庭祭曰,百司内官,皆用金玉饰车舆服玩,以焚于韦氏庭,韦家争取灰以择金宝。及葬于东郊,上与淑妃御延兴门。出内库金骆驼凤凰麒麟各高数尺,以为仪从。其衣服玩具,与人无异。
        每一物皆至一百二十舆。刻木为数殿,龙凤花木人畜之众者不可胜计。以绛罗绮绣,络以金珠瑟瑟,为帐幙者千队。其幢节伞盖,弥街翳日。旌旗珂珮卤簿,率多加等。敕紫尼及女道士为侍从引翼。焚升霄百灵之香,而击归天紫金之磬。繁华辉焕,殆将二十余里。
        上又赐酒一百斛,饼啗三十骆驼,各径阔二尺,饲役夫也。京城士庶罢业观者流汗相属,唯恐居后。及灵辆过延兴门,上与淑妃恸哭,中外闻者,无不伤痛。同日葬乳母,上更作《祭乳母文》。词质而意切,人多传诵。自后上日夕注心挂意。
        李可及进《叹百年曲》,声词哀怨,听之莫不泪下。更教数十人作《叹百年队》。取内库珍宝雕成首饰,取绢八百匹画作鱼龙波浪文,以为地衣。每舞竟,珠翠满地。可及官历大将军,赏赐盈万。甚无状,左军容使西门季玄素颇梗直,乃谓可及曰:“尔恣巧媚以惑天子,族无日矣。”可及恃宠,无有少改。可及善啭喉舌,于天子前,弄眼作头脑,连声著词,唱曲。须臾间,变态百数不休。是时京城不调少年相效,谓之拍弹(去声)。
        一日可及乞假为子娶妇,上曰:“即令送酒面及来,以助汝嘉礼。”可及归至舍,俄一中贵人监二银榼各高二尺余,宣赐可及。始以为酒,及启,皆实以金宝。上赐可及银麒麟高数尺。可及取官库车,载往私第。西门季玄曰:“今日受赐用官车,他日破家,亦须辇还内府。不道受赏,徒劳牛足。”后可及果流于岭表,旧赐珍玩,悉皆进入。君子谓季玄有先见之明。(出《杜阳编》)

        【譯文】 

        唐懿宗咸通九年,同昌公主出嫁。公主的宅第在京城长安的广化里,皇上赐给她五百万贯钱。而且将宫中内库珍藏的各种珍宝几乎都给了同昌公主,让她用这些珍宝来装修她的新宅。公主的新宅,房屋的门窗没有不用这些珍宝装饰的。更为奢华的是,宅内的水井,捣药的药臼,贮放食物的柜厨,存放饮用水的水槽,以及铛、釜、盆、瓮等炊具,都是用黄金、白银铸制的。用金丝编制笊篱、簸箕、箩筐,用水晶、火齐珠、琉璃、玳瑁等镶嵌床铺,床脚下支着黄金、白银制作的龟、鹿。还用五彩玉石雕琢成器皿等用具,将各种珍宝镶嵌在一块制成圆桌。皇上还赏赐给同昌公主黄金制成的麦子,白银制成的粟米,一共好几斗。这些金麦、银粟,都是唐太宗在位期间条支国进献来的。堂屋中架设连珠帐子,悬挂却寒门廉,铺犀牛皮褥子,睡用象牙做装饰的竹席,以及乡有龙凤图案的床上用品。连珠帐,是将珍珠串起来编制成的。却寒廉,类似玳瑁花斑,紫色的,据说是用却寒鸟骨作成的,但是不知道产在哪个国家。
        还有鹧鸪枕,翡翠匣,神丝绣被等华贵物品。鹧鸪枕,用七种珍宝镶嵌成鹧鸪图案。翡翠匣上面装饰有翠羽。神丝绣被上面,绣有三千对鸳鸯,期间绣上奇花异叶,精巧华丽可想而知啊!而且绣被上还缝缀上灵粟珠。这种珠子只有米粒那么大,五色斑斓,耀人眼目。还有用犀骨制作的妆饰品,带上它后可以使你消除忿怒。它的样子,犀骨雕琢成如弹丸样的圆珠,埋入土中不会朽烂。还有用如意玉做的枕头之类的东西,上面有七个孔,是通明的形状。
        还有碧色宝石帐幕,绞布巾,火蚕绵,九玉钗等物。这件帐幕颜色象碧色宝石,宽三尺,长一百尺,非常轻、薄,而且透明,是无以伦比的。将它在空中张挂起来后,纹络疏朗,象有碧丝穿着珍珠一样,虽然遇到下大雨、暴雨,也一点不能淋湿它。听说是用睡香膏涂搽的缘故。绞布巾,就是手巾,象雪一样的洁白,光亮柔软没有东西能和它相比。而且用它擦拭手脸,沾水不湿,用一年也沾不上灰尘污垢。这两件东西,据说是在鬼谷国得到的。火蚕绵产自火洲,用它絮一件棉衣,止用一两就够了,稍稍用得多了些,穿在身上烘烤得你就受不了。九玉钗上雕刻有九只鸾凤,呈九种颜色,它上面镌刻着“玉儿”两个字。制作得精致、巧妙、奇特,是人工完全制作不出来的。有人在金陵得到这只九玉钗,将它进献给同昌公主,公主赏赐给他特别丰厚的酬谢。一天,白日里同昌公主躺在床上小憩,梦见一位身穿紫绛色衣服的使女传话给她,说南齐的潘淑妃来取这只九玉钗。梦醒后,公主将梦中的情形告诉给她身边的人。同昌公主死后,这只九鸾钗也不知道上哪里去了。同昌公主的母亲韦氏对这件事感到奇异,就将情况如实告诉了诸位门客。有的门客说:“玉儿即潘妃的小名。得到奇珍异宝,不可以将它们都佩戴在身上。”自汉、唐以来,皇家公主出嫁,从未有过象同昌公主这样盛大奢华的。
        同昌公主乘坐七宝步辇。辇的四角缀有五色锦香囊,囊里装的是辟邪香、瑞麟香、金凤香,都是外域国家进献的贡品。其间掺糅着龙脑香料金屑粉等。辇上用水晶、玛瑙、避尘犀等宝物镂成龙凤花木的各种形状,上面都络洁着珍珠、玳瑁等。辇上的流苏是用金丝制作的,并且用轻玉雕刻成各种饰物。同昌公主乘坐这具步辇,每次出游都满街溢香,莹光耀日。耀得围观的人眼睛都睁不开。当时有宫中的太监到广化里酒楼来买酒,忽然互相询问:“咱们坐在这里,哪来的香气?怎么这样特殊的香啊?”同桌的一个太监说:“这不是龙脑香吗?”另一个回答说:“不是龙脑香。我小时候为嫔妃宫中办事,经常闻到这种异香。但不知道今天是什么缘由在这里闻到了。”于是,他问当炉卖酒的人。卖酒人说:“同昌公主的驾辇仆夫,在我这里用一件锦衣换酒喝。”太监们让卖酒人将这件锦衣拿出来给他们看看,果然这种异香是从这件锦衣上发出来的。太监们更加惊异,连连感叹不息。
        同昌公主身体患病后,懿宗皇上每天都派人赐送宫中的御膳和汤药。从皇宫到同昌公主住的广化里,沿途送食品菜肴和汤药的使臣接连不断。皇上赐送的御菜有消灵炙、红虬脯。赐送的御酒有凝露浆、桂花醅。赐送的御茶有绿花、紫英等。消灵炙,是一只羊的肉,只取四两,经过暑天毒热,也不腐烂变臭。红虬脯,不是真虬。但是将它盛在盘子里,健缕象红丝,高一尺,用筷子将它压按,没有三四分厚;不压了,有恢复原状。其它的食品馔肴,别人都不认识,叫不上名称。而同昌公主的仆人每顿饭都吃的是这些宫中御膳,就象市井百姓人家吃糖咽菜一样平常。一天,所有韦氏家族的人都聚合在广化里同昌公主府上。桌上摆满了各种名贵的菜肴,酷热的暑气让人难以忍受。同昌公主命人拿出来澄水帛蘸上水后,挂在南窗上面,满座的人顿觉凉气透骨,都想披上棉衣遮寒。澄水棉,有八九尺长,象布比布细,薄得透明可以照见人。据说其中有龙涎,因此夏天里能消暑解热啊。
        韦氏家族里的人喜爱玩纸牌。到了晚上,同昌公主用红琉璃盘子,盛装上夜光珠,让僧祁用手端着站立在堂屋中间,夜光珠照耀屋中象白天一样。同昌公主刚刚患病时,召来术士米宾为公主祭神怯病,送给他香蜡烛作酬谢。米宾拿回家中点燃后,米宾的邻人闻到一股异常的香气。有的邻人来到他家问是怎么回事?未宾将实际情况告诉他,并拿出香蜡烛给邻人看。这种香蜡烛二寸见方,一尺多长,上面饰有五彩纹饰。点燃它,一个夜晚也燃不尽,散发出来的浓郁强烈的香气,百步开外都能闻到。燃出的蜡烟,在蜡上空形成楼阁殿台的形状。有人说蜡烛里面含有蜃脂的缘故啊!
        同昌公主的病越来越重了,御医很难再给她开药。御医上奏懿宗皇上,说:“需要用红蜜白猿膏,吃了即可病愈。”懿宗皇帝命令宫人盘检宫中内库,找到红蜜几石,是兠离国进献来的贡品。白猿膏几瓮,是南海进献来的贡品。虽然每天都用红蜜、白猿膏为药饵,始终没有收到效验。
        同昌公主病死,懿宗皇帝极其哀痛。皇上亲自为公主写挽歌的歌词,并让满朝大臣都跟他一块儿写。待到公主的遗体运回韦氏家中,祭日那天,朝廷中的文武百官,都用黄金、玉石等为饰物作车舆服玩等祭品,在韦氏庭院中焚烧。韦家人争抢着搂取焚烧后的灰烬,在里面寻拣黄金、珠宝。待到同昌公主下葬东郊那天,懿宗皇帝与同昌公主母亲韦淑妃,都亲临延兴门。从宫中内库拿出金骆驼、金凤凰、金麒麟,每只都高几尺,作为仪从。至于陪葬的衣服、玩具,跟活人使用的一样。
        每一种陪葬物品都有一百二十车。还用木雕刻宫殿好几座。雕刻的龙、凤、花、木、人、畜,无计其数。用绛罗绮绣作帐幕,上面穿络黄金、珍珠、碧色宝石,这样的车舆有一千多队。丧葬队伍所持的旗帐仪仗,布满街市,遮蔽天日。皇帝、皇后的饰有白色玉石佩饰的旌旗仪仗,都比往日增加了许多。懿宗皇帝御敕身着紫服的尼姑和女道姑,在送葬队伍前面为引导。焚烧的是升宵、百灵等香料,敲打的是归天、紫金宝磬。豪华盛大的送葬队伍长达二十多里。
        懿宗皇帝又赐予御酒一百斛,糕饼三十骆驼。每只糕饼直径二尺那么大。用来赏赐给出殡送葬的杂役仆夫。整个长安京城,在同昌公主下葬这天市民商贩都停止营业,挤在路两边围观。每个人都挤得汗流满面,唯恐落在后面观看不见。待到同昌公主的灵车经过延兴门,懿宗皇帝和韦淑妃失声恸哭。里外听到哭声的人,没有一个不为之悲伤哀痛的。在这同一天,懿宗皇帝下葬他的奶娘。皇上亲自写了一篇《祭乳母》文,言词质朴而情真意切。人们争相传诵。从这以后,懿宗皇帝不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总思念这件事情。
        有个叫李可及的人写了一首《叹百年曲》,进献给懿宗皇帝。曲子与歌词都哀怨感人,听的人没有不落泪的。懿宗皇帝诏令几十个人组成演唱《叹百年曲》的歌舞队。从宫中内库里取出珍宝雕成首饰,取出丝绢八百匹,上面画上鱼、龙、波浪纹,用来作地围子。每次演唱舞完后,都落得满地的珠翠。李可及因为进献《叹百年曲》有功,连续升任到大将军,懿宗皇帝赏赐给他的物品价值过万。但是李可及行为举止一点也不检点。左军容使西门季玄为人非常耿直,对李可及说:“你用取巧谄媚迷惑皇上,用不多久就会遭至杀头之罪的啊!”李可及仗恃懿宗皇上对他的恩宠,一点也没有收敛改正。李可及擅长唱歌。他在懿宗皇帝面前,又飞眼又摇头晃脑,接连不断地编词唱曲。转瞬间,就能变化一百多种神态,而且不断在变化神态。当时京城中的不才少年争相效仿,称这种演唱方法叫“拍弹”。
        一天,李可及请假为他的儿子娶媳妇。懿宗皇帝说:“我马上命人给你送去酒、面和米,用来作为祝贺你儿子结婚的贺礼。”李可及回到家中,不一会儿,一个太监担着两只银盒来到府上,每只盒约有二尺多高,向李可及宣布这是皇上赏赐的贺礼。起初,李可及真以为盒里盛的是酒、米之类。待到打开盒盖一看,里面盛的尽是黄金、珠宝。懿宗皇帝还赏赐给李可及一只银麒麟,身高好几尺。李可及用官库的车将银麒麟运回家里。西门季玄看到说:“今天受到皇上的赏赐用官车运回家里,他日被抄家,也得用官车再将银麒麟运回宫中内库。这不是受赏,是白白地劳累牛脚啊!”后来,李可及果然获罪被流放到岭外。过去懿宗皇帝赏赐给他的珍宝古玩,又都抄没运回宫中内库。有见识的人说:“西门季玄有先见之明啊!”

        【附錄】有关“同昌公主”的亊

        同昌公主,闺名李梅灵,父亲是唐懿宗,母亲是“长安第一美人”郭淑妃。
        咸通九年,下嫁新科进士韦保衡,“上特爱之,倾宫中珍玩以为资送,赐第于广化里,窗户皆饰之以杂宝,并杵药臼,槽柜亦以金银为之,编金缕为箕筐,赐五百万缗。他物称是。”。为了满足公主的胃口,皇帝命皇宫内准备各种美味,如“灵消炙”这道菜,是用喜鹊舌、羊心尖等材料调制而成,一只羊只有四两肉能用作原料,虽经暑毒,终不腐败;公主喝“玫瑰露”,是清晨在盛开的玫瑰花上才能收集到的露水。咸通十一年(870年),公主有疾,御医韩宗绍、康仲殷等为公主治病,八月,仍因病故亡。次年,懿宗为同昌公主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刻印《金刚经》的金骆驼、凤凰、麒麟,以为仪仗,豪华盛大的送葬队伍长达二十多里,懿宗皇帝和韦淑妃失声恸哭。追封公主为卫国公主,予谥文懿。
        事后韦保衡向唐懿宗抱怨御医诊断不当,使得公主身亡。唐懿宗不疑有他,将韩宗绍及康仲殷等御医全部斩首,又将其亲族三百多人投狱,交给京兆尹温璋治罪。为了悼念爱女同昌公主,令宫中伶人李可及创作了《叹百年》队舞,或称《叹百年队》,皇帝赐给他大量金银,西门季玄警告他:“今日受赐用官车,他日破家,亦须辇还内府。不道受赏,徒劳牛足。”后来可及果然流放岭表,当时的财物又全部充公。《太平广记·卷第二百三十七·奢侈二》有〈同昌公主〉详载。

        有关作者 

        [唐]苏鹗,生卒年不详。字德祥,京兆武功(今属陕西)人。自幼好学,长而忘倦,尤喜闻前代故实。自咸通间举进士,十上而未获登第,于乾符三年(876)撰成《杜阳杂编》。至光启二年(886)始登进士第。其后事迹不详。《新唐书.艺文志》着录其《演义》一○卷、《杜阳杂编》三卷。《全唐文》卷八一三收其文一篇。 
        《杜阳编》,一名《杜阳杂编》,唐苏鹗着。三卷。以作者家居武功杜阳川而得名。记载代宗广德元年(763)至懿宗咸通十四年(873)凡十朝间异物杂事,多为传闻之事。但其中亦涉及史实,如宦官鱼朝恩、仇士良擅权跋扈,懿宗朝迎佛骨时举国如狂等,多为史家瞩目。此集文辞华美,颇为后世推崇。《四库全书总目》评其「铺陈缛艳,词赋恒所取材,固小说家之以文釆胜者。」《新唐书.艺文志》、《郡斋读书志》、《直斋书录解题》均着录三卷。今有《稗海》、《学津讨原》、《丛书集成初编》诸本。(以上按《中国文学大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年及《中国文学家大辞典.唐五代卷》,中华书局,1992年)

 

  评论这张
 
阅读(10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