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台令窩棚

小小窩棚只一角,吃飯睡覺好歇脚。關門不問棚外事,無憂無慮好快活。

 
 
 

日志

 
 

独幕话剧《思凡》  

2014-12-05 21:11:15|  分类: 話劇藝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幕话剧《思凡》     作者:齐立 孟京辉

            [此剧的表演形态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舞台处理和演员的即兴发挥,经常游弋于游戏式的虚拟化和理智的间离效果之间;激情的投入和冷静的旁观交融杂错,在一种诱导与强化并存的氛围中,完成戏剧空间的最大扩展。
            [舞台置景抽象,用白布以软雕塑手法在黑色墙面上勾勒出远山形态;一盏孤灯悬垂在舞台中央;台侧有粗硕的蛇形水管及水盆。
            [暗场。亮起一束顶光,众演员穿中性服装(不论男女均为白T恤、花彩裤)上,盘腿打坐在舞台侧后方。
            众人:(木讷地齐诵)昔日有个白莲僧,救母亲临地狱门,借问灵山多少路,十万八千有余零。(优美肃穆地吟唱)南无阿弥陀佛……
            [木鱼声声,佛号悠悠。
            [木鱼声渐归寂寥、单调。追光里,尼姑色空一身红妆,忧戚上场。她居中打坐,合十,俯首默祷。
            尼姑:(声音冷漠)削发为尼实可怜,禅灯一盏伴奴眠,光阴易过催人老,辜负青春美少年!(众人重复以上台词)小尼赵氏,法名色空,自幼在仙桃庵出家,终日里烧香念佛,到晚来孤枕独眠,好凄凉人也!
            [静场
            尼姑:(悲戚地)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每日里在佛殿上烧香换水,烧香换水……(惊喜地发现)见几个子弟们,游戏在山门下……
            [众人做游戏状,频频眺望,挑逗小尼姑。
            尼姑:他把眼儿瞧着咱,咱把眼儿觑着他;(娇羞)他与咱,咱共他,两下里都牵挂,(恼火)冤家!怎能够成就了姻缘!就死在阎王殿前,由他把碓来舂,锯来解,把磨来挨,放到油锅里去炸。啊呀,由他!则见那活人受罪,那曾见死鬼带枷?啊呀,由他!火烧眉毛,且顾眼下,火烧眉毛,且顾眼下。
            [尼姑奔至台侧,在盆中洗手,似激情难耐……终不免吁叹。
            尼姑:想我在此出家,非关别人之事吓!--只因俺父好看经,俺娘亲爱念佛,暮礼朝参,每日里在佛殿上烧香供佛,生下我来疾病多,因此上把奴家舍入在空门,为尼寄活,与人家推荐亡灵,不住口地念着弥陀。(打坐,合十)只听得钟声法号,不住手地击磬摇铃,击磬摇铃,擂鼓吹螺。平白地与那地府阴司做功课。多心经都念过,孔雀经参不破。唯有莲经七卷是最难学,咱师傅眠里梦里都教过。念几声南无佛,哆旦哆,萨嘛呵的般若波罗,念几声弥陀,(转念,生怒)恨一声媒婆,叫一声没奈何;念几声哆旦哆,嘿,怎知我感叹还多!(焦虑站起,神不守舍逡巡不已)越思越想,反添愁闷,不免到回廊下散步一回,多少是好!--(步入回廊,潇洒散步)绕回廊散闷则个,绕回廊散闷则个,(背手,昂首阔步)
            众人:阿弥陀佛--
            [众人中,小和尚本无冒出头来,百无聊赖翻阅经书后,抛弃,至水管边放出清水一盆,端起,欲泼向观众,泼向众人,泼向舞台……却终不得泼出,只得又将清水端回原处,轻轻放下,无奈地环顾四周。
            和尚:和尚出家,受尽了波查,被师傅打骂,我就逃往回家。(渐生向往)一年二年,养起了头发;三年四年,做起了人家;五年六年,讨一个浑家;七年八年,养一个娃娃;九年十年,只落得叫一声和尚,我的爹爹,和尚爹爹呀!
            [众人重复应和:和尚爹爹呀!
            [静。众人摹拟蚊声。本无循声追打,几番拍打才打死。(众人摹拟蚊死坠地声)
            本无心满意足后,欲离去,突然想起佛门训诫,忙筑蚊坟,超度亡灵。
            和尚:林下晒衣嫌日淡,池边濯足恨鱼腥;灵山会上千尊佛,天竺求来万卷经。贫僧本无的便是。自幼身入空门,(擦拭佛器,打扫金身)谨遵五戒,断酒除荤,烧香扫地,念佛看经。(叩拜诸佛)嗳!只是不遂我的念头。(反复开关电灯,极无聊的样子。忽然有所发现--)今日师傅是兄,都不在山上,火头又砍柴去了,不免到山门外,闲步一回,有何不可?(窃笑)
            [本无蹑手蹑脚溜出山门。
            [众人摹拟狂犬群吠,本无大惊奔窜,龟缩一隅。
            [众人摹拟寺外凡尘的嘈杂喧闹:百鸟啁啾、鸡鸭牛羊的欢快鸣叫,马蹄声声……一派勃勃生机。
            [静。众人摹拟蜂群鸣唱。
            和尚:咦!哈哈哈哈,你你你看!(循声渐起,忘情地)对对黄鹂弄巧,双双紫燕衔泥;穿花蝴蝶去还归,每日里峰抱花心酿蜜。(大喜复大悲)自恨我生来命薄,在襁褓里恹恹疾病多。想我这个和尚,在娘的肚子里头,就是苦的了。因此爹娘忧虑。(一屁股坐下,苦恼万端)我那爹娘生下我来的时节,把我的八字,请了个算命先生,推算推算,那个先生,就是我的对头了。他
            说我命犯孤鸾,三六九岁难得过。我那爹他也是没奈何,他把我舍入空门,奉佛修斋,奉佛修斋学念经。我那日进了山门,见了师傅,深深做个揖。师傅说--
            众人:小官,你抬起头来。
            和尚:我说,"是"。师傅把我上下这么一看,说--
            众人:小官吓小官,你还出不得家!
            和尚:弟子为何出不得家呢?
            众人:你既要出家,须得依我几件--
            和尚:师傅,那几件呢?
            众人:须要谨遵五戒--
            和尚:谨遵五戒?
            众人:断酒除荤--
            和尚:断酒除荤?
            众人:烧香扫地--
            和尚:烧香扫地……
            众人:念佛看经!
            和尚:念佛看……经?
            众人:那香醪美酒全无份,(无奈叹息)哎,红粉佳人不许瞧啊!
            和尚:香醪美酒全无份,红粉佳人……不许瞧。雪夜孤眠寒悄悄,霜天削发冷萧萧。(大悲、大怒、大吼)似这等万苦千辛受尽了折挫!
            众人:阿弥陀佛--
            [静。木鱼声起。小尼姑合十上,与小和尚并排跪于台中,在一束美妙的追光笼罩下,两个小孩儿用春青、甜美的畅想,作着超时空的精神交流。
            和尚:我前日,打从一家门首经过--
            尼姑:见几个子弟们--
            和尚:见几个年少娇娥--
            尼姑:游戏在山门下--
            和尚:生得来十分标致--
            尼姑:他把眼儿瞧着咱--
            和尚:看他脸似桃腮--
            尼姑:咱把眼儿觑着他--
            和尚:鬓若堆鸦,十指尖尖,袅娜娉婷--
            尼姑:他与咱,咱共他--
            和尚:莫说是个凡间女子了,就是那月里嫦娥,月里嫦娥也赛不过她。因此上心中牵挂,暮暮朝朝我就撇她不下!
            尼姑:两下里,都牵挂!(合男声激情喷涌)暮暮朝朝我就撇她不下!
            [骤静,两人难抑青春冲动。小尼姑以大幅度形体动作--倒卧于和尚身前幻化出内心的强烈欲望。
            和尚凝望(幻觉中的)美人,慢慢俯身欲吻……
            众人:(喝戒)--?
            [两人陡然分离。
            僧尼:嗳!我是个和尚(尼姑),怎么想起这个念头来?好没正经!不可呀不可!还是念佛,还是念佛。我只得念弥陀,我只得念弥陀。
            [小和尚与小尼姑交替逐句重复以上台词,节奏渐快,令人窒息。
            [骤然静场。木鱼响起。
            [和尚、尼姑唱起"南无阿弥陀佛"之歌,大幅度地摇头晃脑,十分滑稽。
            [众人加入吟诵和摇摆。
            和尚:木鱼敲得声声响,意马奔驰我怎奈何?(焦躁)意马奔驰我怎奈何!(火烧火燎)嗳!我越想越动起火来了,还是下山去走走,还是下山去走走!--(起身徘徊,入众人中坐下)
            [小尼姑起身,游戏调侃于诸神明之间,穿梭谑笑肆无忌弹。
            尼姑:来此大雄宝殿,你看两旁的罗汉,塑得好庄严也!--(众人已摆成罗汉塑像)又只见那两旁罗汉塑得都有些傻嘛:一个抱膝舒怀,口里念着我;一个手托香腮,心里想着我;一个眼倦开,朦胧地觑着我。唯有那布袋罗汉笑呵呵,他笑我时光错,光阴过,有谁人,有谁人肯娶我这年老的婆婆?(焦急,欲哭)
            众佛:(齐声)我要!
            尼姑:降龙的恼着我,伏虎的恨着我。那个长眉大仙愁着我,说我老来时,有什么结果……
            众佛:(叹)唉--
            [众神与尼姑一起跌坐,惆怅万分。
            尼姑:佛前灯,做不得洞房花烛;
            众佛:(惊)嗯?
            尼姑:香积厨,做不得玳筵东阁;
            众佛:(疑)--?
            尼姑:钟鼓楼,做不得望夫台;
            众佛:(诧)嗯--!
            尼姑:草蒲团,做不得芙蓉软褥……芙蓉软褥。(娇羞间,不免风情万种)
            众佛:(亦心荡神驰)芙蓉……软褥!?
            尼姑:奴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汉,为何腰系黄绦,身穿直裰?
            众佛:(赞同)是啊!
            尼姑:(指台下)见人家夫妻们酒乐,一对对著锦穿罗,啊呀,天吓!不由人心热
            如火,不由人心热如火!(扑天抢地,如热锅中的蚂蚁)
            [诸佛亦随之观望,躁动不已。
            众佛:是啊!热……热啊……
            小尼姑又走到水盆前洗手。并将电灯开开关关……无聊闲步间,忽有所发现,兴奋起来。
            尼姑:今日师傅师兄,都不在庵,不免逃下山去。倘有机缘,亦未可知,有理呀有理!--(溜出尼庵)
            众佛:(赞同)有理!快去快去!
            [小尼姑与众佛同唱起"南无阿弥陀佛"之歌。
            [她欢快舞蹈,童真天趣毕露无遗……
            [众佛的歌声节奏渐快,在小尼姑以下的大段独白中,逐渐演化为铿锵有力的背景
            [音乐,直至发展为一种巨大的内心轰鸣!
            [小尼姑的情感,如逐渐喷发的火山岩浆--
            尼姑:奴把袈裟扯破,埋了藏经,弃了木鱼,丢了铙钹。学不得罗刹女去降魔,学不得南海水月观音座。夜深沉,独自卧;起来时,独自坐,有谁人孤戚似我?似这等削发为何?恨只恨说谎的僧和俗,哪里有,天下园林树木佛?哪里有,枝枝叶叶光明佛?哪里有,江河两岸流沙佛?哪里有,八万四千弥陀佛?从今后,把钟楼佛殿远离却,下山去,寻一个年少哥哥!凭他打我骂我!说我、笑我!一心不愿成佛!不念般若波罗!
            [众人在以上渐渐强劲的吟唱和情感风暴中,向观众席撒出大把大把的白色纸片--纯净而纷乱。
            [骤然静场。圣洁宏大的佛乐再度冉冉升起,众人如雕塑,沐浴在这幸福庄严的天籁之声中……
            尼姑:从今后,把钟楼佛殿远离却,下山去,寻一个年少哥哥!凭他打我骂我,说我笑我,一心不愿成佛,不念弥陀般若波罗。好了!且喜被我逃下山来了!--
            [小尼姑欢欣地奔向台侧,沐浴在一片鲜艳的红光中。
            [小和尚奔上,抱一枕头。
            和尚:我就脱了袈裟,脱了袈裟,把它僧房封锁,从此丢开三昧火。师傅啊师傅,非是我背义私逃,我想做僧人,做僧人没妻没子,终无结果。我想出家的所在,多是陷人之处。我把陷人围墙,从今打破!跳出牢笼须及早,叹人生易老,叹人生易老,须及时行乐。效当年,刘郎采药桃源去,未审仙姬得会我。
            众人:未审仙姬得会我。
            和尚:阇梨本是高人做,有几个清心不恋花?我怎奈花迷出了家?(下场)
            [小尼姑音乐声中,在水管上,作跳皮筋的儿童游戏。
            尼姑:离了庵门把山下,一路上难躲难遮。瞻前顾后无人家,只听得,喜鹊喳喳,乌鸦呱呱,未知此去事如何,叫得我心惊怕,啊呀心惊怕。
            [小和尚上。
            和尚:咦,那边来了个小尼姑,看她藏藏躲躲,走得慌忙,定有缘故。啊,原来是位幼尼,贫僧稽首了。
            尼姑:原来是位小师傅,小尼稽首了。
            和尚:请问幼尼,打从那座名山而来?
            尼姑:从仙桃庵而来。
            和尚:往哪里而去?
            尼姑:这个吗?回娘家去。
            众人:啊?
            和尚:回娘家去?……啊呀,幼尼此话说得不对了呀。
            尼姑:怎说不对呀?
            和尚:有道是出家之人不顾家,怎说回娘家去呀?
            众人:是啊!
            尼姑:你我出家之人,原是肉体凡胎,都是爹娘生养,怎能不顾家啊!
            和尚:哦,原来是位孝女。
            尼姑:请问小师傅,你从那座名山而来呀?
            [和尚请示众人。
            众人:实话实说!
            和尚:从碧桃寺而来。
            尼姑:要往哪里去呢?
            众人:别说实话!
            和尚:呃……下山募化去。
            尼姑:有师傅在,何须你去暮化?
            和尚:师傅有病!
            众人:啊!(愤怒)
            和尚:师傅有病在身啊!
            尼姑:哦,原来是位孝徒。
            和尚:不敢当。
            尼姑:如此……各有各的事,各走各的路吧!
            和尚:请!
            尼姑:请哪!小尼姑下山看娘亲,看娘亲。
            和尚:和尚下山为师尊,为师尊。
            僧尼:二人相逢不相识,你我各自,你我各自奔前程。
            [二人分道而行,小和尚停住偷看小尼姑。
            [众人各自手持大圆镜子上,以反射光线,摹拟小和尚追随尼姑的火热目光……
            尼姑:哎,小师傅,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众人:(对和尚)说你呢!
            和尚:(语塞)这个嘛……贫僧下山,带来一个小徒弟,恐怕他走错山路,故而回头一看哪!
            尼姑:哦,原来你是看小徒弟的?
            和尚:是看小徒弟的嘛。
            尼姑:如此说来,小尼错怪你了。
            和尚:好说。请!
            尼姑:请哪!萍水相逢在山林,在山林。
            和尚:各奔前程且离分,且离分。
            僧尼:他心未必似我意,似我意!怎能一见,怎能一见吐真情。
            [二人分道,小尼姑停住偷看小和尚。众人持镜摹拟尼姑目光。
            和尚:嘿嘿,幼尼,我也要怪你不是了。
            众人:(对尼姑)说你呢!
            尼姑:怪我何来?
            和尚:我也去得好好的,为啥转眼看我呢?
            尼姑:这个嘛……小尼下山也带着个小徒弟,怕他走错山路,故而转眼一看,谁来看你呦!
            和尚:原来如此,贫僧得罪了,幼尼莫怪。
            尼姑:谁来怪你啊!正是:你往东来我往西。
            和尚:各人心事各自知。
            众人:各人心事各自知。
            尼姑:请!
            和尚:请!(下)
            尼姑:(回顾)小……(被众人做弄拦住)啊呀他真的去了!看这位小师傅,大大方方,和和气气;聪明伶俐,讨人欢喜。我要是与他……哎!可惜他是个和尚啊!
            [以下台词,小尼姑领诵,众人调侃应和。
            尼姑:一件风流和尚,聪明俊雅风流,手中常把念珠摩,口念经文无错;百样身躯扭捻,一双俊眼偷睃;牛郎织女渡银河,(对观众悄语)莫把真情说破,(嘱众人)莫说破。(下)
            众人:(笑应)嗯,不说!
            [以下台词,和尚领诵,众人调侃应和。
            和尚:(奔上)一见幼尼容貌,倾城倾国堪夸,将她搂抱在山凹,管取一场戏耍。啊呀!幼尼往哪里了?幼尼!(下)
            尼姑:(上)见前面一座古庙在山坡,待我进去稍坐坐。(进庙)又只见,神座上坐着个土地公,旁边陪着土地婆婆。想泥神尚且是成双成对,我……不免进去假作烧香,看他可转来寻我--
            [众人列为泥塑像,小尼姑拥佛假寐。
            和尚惶惶寻找奔上。
            和尚:这里有个土地祠,想她毕在里头。待我进去叫他一声。
            [和尚入庙在群塑间瞪眼搜寻,土地爷爷虚拟摘掉和尚努出的眼球掼在半卧的小尼身上,以此引导其发现猎物。和尚大惊转狂喜。
            尼姑:--(故作惊慌地)啊呀,吓吓吓得我胆颤心慌,胆颤心慌。原来是你个和尚啊!你去得好好的,转来作甚,转来作甚哪?
            和尚:这个嘛……我是前来报信。
            尼姑:报什么信啊?
            和尚:那边来了个小尼姑,我想定是前来找你的。
            尼姑:只怕没有啊!
            和尚:你不是说有个小徒弟在后面,怎说没有呢?
            尼姑:那时我哄你这个和尚的。
            和尚:哦,那……那我也是骗你的。
            尼姑:我看你这个和尚啊,不是好人,一定是溜下山来。
            众人:对,溜下山来的!
            和尚:(一愣)……我看你这个尼姑啊,也不老实,一定是逃下山来的!
            众人:对,逃下山来的。
            尼姑:仙桃也是逃。
            和尚:碧桃也是逃。
            众人:尼姑和尚,逃之夭夭。
            和尚:彼此--
            尼姑:一样的!
            和尚:如此说来,尼姑下山遇和尚,正好两下……(作成双动作)
            尼姑:呀,呀,啐!你不要出言忒轻狂,忒轻狂,佛门无戒全不讲。尼姑若是配和尚,(娇羞)配和尚,触犯神灵大祸降,大祸降。
            和尚:看经仿佛弥天慌,谨遵五戒真荒唐。大小菩萨爹娘养,你我成家理应当!
            [静。悠扬乐起,如晨风初阳般纯净。僧尼入定陷入遐想。众佛还原为人形。
            尼姑:僧家难把头发养,尼姑五戒不可忘。成家立业没有份,双关话儿你去想。(说罢含羞出庙奔下)
            和尚:幼尼,幼尼!……双关话儿我去想?(思索,念)僧家难把头发养,僧!尼姑五戒不可忘,尼!成家立业没有份,成!双关话儿你去想……僧尼成双,僧尼成双!嘻嘻嘻嘻……(手舞足蹈,奔向前去)
            [众人传递一宝瓶,附耳于瓶口谛听,依次喜悦念诵--
            甲:男有心来女有心。
            乙:哪怕山高水又深。
            丙:尼姑和尚成双对。
            丁:有情人对有情人。
            [瓶交小和尚,他来谛听,念诵以上台词,兴奋地将瓶摔个粉碎!
            众人:(大悦)男有心来女有心,有情人对有情人!
            [众奔跑下场,簇拥出披红结彩的一对新人。佛乐响起……
            [剧终

  评论这张
 
阅读(4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