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台令窩棚

小小窩棚只一角,吃飯睡覺好歇脚。關門不問棚外事,無憂無慮好快活。

 
 
 

日志

 
 

川剧弹戏《翠香记》  

2015-06-15 23:51:47|  分类: 南腔北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川剧弹戏《翠香记》(折子戏)


        叙述明代,穷秀才秋山与何府的凤鸾小姐相恋的故事。秋山夜间读书,邻家丫环翠香,带着她小姐的信来约他前去相会。二人偷偷地走大街、穿府第、过花园,来到凤鸾的绣楼上。不巧被老夫人知道。翠香以“家丑不可外扬”为由,劝老夫人赠银助邱山攻读,待日后金榜题名,洞房花烛。老夫人只得应允。

      人物:

      翠香(花旦)
      秋山(小生)
      何凤鸾(闺门旦)简称凤鸾
      老夫人(老旦)简称夫人 

                 (翠香前行,秋山随后,上)
      翠香:(唱“盖板甜皮二流”)
                            翠香前面把路带,
      秋山:(唱)
                         秋山移步出书斋。
      翠香:(唱) 
                          我小姐为你……
                 (架桥,介)秋老爷,我小姐为你都……(见秋山瞌睡,生气地)你看嘛,站倒就睡着了。
      秋山:(仍打瞌睡)
      翠香  (着急)秋老爷,秋老爷(拍秋山背)你咋个的哟?
      秋山  (惊醒)唉,啥子?
      翠香:(白)人家在跟你说话呀。
      秋山:(白)你说话我在听嘛。
      翠香:(白)对对,你在听,我说的啥子?
      秋山:(白)你说的那个……
      翠香:(白)哪个?
      秋山:(白)你再说一道,我就晓得了。
      翠香:(学他)是!再说一道你就晓得了,那听嘛:
                 (唱)我小姐为你把病害,
                            因此与你带书来。
      秋山:(白)啊,你与我带书,为哈白天不来,晚上来,打扰我的瞌睡呀?
      翠香:(白)白天来,你们小姐说,人家看到不好。
      秋山:(着急)啊!你小姐得的甚么病哪?
      翠香:(白)嘿!你都不晓得呀?
      秋山:(白)我晓得又不问你了啊!
      翠香:(白)哎呀,秋老爷,人家说小姐得的柜子锯了脚脚的病。
      秋山:(白)这个小女子,柜子锯了脚脚,岂不成了箱子了吗?
      翠香:(白)是山!我们小姐就是害了箱子病。
      秋山:(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你小姐为了得了病,我为你小姐还是得了病,你知道吗?
      翠香:(白)啊,你也得了病?秋老爷得的啥子病?
      秋山:(唱)我为你小姐把病害, 
                            提笔做不出文章来。
      翠香:(白)呀!秋老爷,你做不起文章算啥子病嘛!耍还好些。我们小姐为你呀,连饭都吃不得。
      秋山:(与翠香玩笑)哦!小姐吃不得饭,我还是吃不得饭山!
      翠香:(白)啊!你也吃不得饭?吃不得饭呀,就要害病,你总要吃点山。
      秋山:(白)我要吃,我要吃……
      翠香:(白)你要吃好多咧?
      秋山:(唱)我想你小姐吃不上十碗饭,
                            只吃得完五碗四碗两个半碗还要添点来。
      翠香:(白)他为我小姐连饭都吃不得,只吃得到(用手数)五碗加四碗,九碗了;两个半碗是一碗,将将十碗。他还要添……晓得他添好多呀!哎呀,背时的秋老爷!你咋个想我们小姐,连多的都吃出来了?
      秋山:(白)晓得咋个,我把胃口想开了咧!
      翠香:(白)哎呀!我们小姐为你连一碗饭都吃不得,我为你连鞋都跑烂了。
      秋山:(白)我才不信咧!
      翠香:(白)你来看嘛!
      秋山:(白)等我会到你小姐,给你扯几尺布做两双就是了。
      翠香:(白)哪个要你的啊。唉!秋老爷,这些那些我都不问,你想我小姐究竟想在哪点儿哟?
      秋山:(指背)在这儿。(翠香打秋山一下,单捶)哎哟,你这鬼女子咋个打穿心驼子呀,说吃饭是开玩笑的嘛,然何有重莫轻,起脚动手的。你有好多岁了?
      翠香:(白)你猜嘛!
      秋山:(白)我猜不到。
      翠香:(白)你猜嘛。
      秋山:(白)十六岁。
      翠香:(白)不是。
      秋山:(白)那就有十七岁?(翠香摇头)十八岁了?
      翠香:(发笑)没得。
      秋山:(白)那我就猜不到了。
      翠香:(白)哎呀秋老爷,你才满十五岁,人家不得跟你说。
      秋山:(白)我都晓得了呀。
      翠香:(白)我不跟你说,你咋个晓得呀。
      秋山:(白)是,我不晓得!走啊!
      翠香:(白)走!(唱)行几步来到大街外。
      秋山:(唱)汤元担担挑过来。(介)汤元,拿两碗来。
      翠香:(白)秋老爷,你在闹啥子?
      秋山:(白)我饿了要吃汤元,你也吃一碗。
      翠香:(白)要不得,你看他照得有亮,挑过来会看到起。他常在我们府门外卖汤元,府内的人都认得倒,把我看见了,这夜深同你一路,告诉老夫人,我还要挨打。
      秋山:(白)啊,(喊)卖汤元的不要过来,她说你过来看到不好。
      翠香:(白)哎呀秋老爷,你不要喊他嘛,他就不过来了山。
      秋山:(白)是,你不要闹嘛。
      翠香:(白)哪个在闹,就是你在闹。
      秋山:(白)就是你。
      翠香:(白)就是你。快走呀!
      秋山:(头碰招牌)(唱)是何闷棒打下来。(架桥介)唉,翠香,哪个打我闷棒?
      翠香:(白)啊,有人打闷棒?这些人硬是有点焦人!这夜深都不睡,咋个在街上打人?            (看,过场,介)秋老爷,你碰倒招牌了。
      秋山:(白)哪个是招牌?招牌敢打我秀才!
      翠香:(白)啥子嘛,你碰倒人家药铺挂的招牌。
      秋山:(白)哦,是生意招牌哟(细看)徒弟娃儿好恍惚,招牌都不收就睡了。(喊)先生,起来收招牌,谨防人家偷去了。
      翠香:(白)秋老爷你在喊啥子?
      秋山:(白)我喊他起来收招牌,恐怕别人偷他的。
      翠香:(白)哎呀!人家这个招牌是通天招牌,不收的。
      秋山:(白)啊!先生不要起来,通天招牌不收的,起来怕凉了!
      翠香:(白)哎呀,你不喊,人家就不起来了山,硬是焦人。
      秋山:(白)你才焦人!
      翠香:(白)你才焦人。又走呀!(唱)不觉来到大门外,
      秋山:(唱)看门管家把门开!(喊)看门头,开门来!
      翠香:(白)秋老爷,你在喊啥子哟?
      秋山:(白)我在喊看门头开门嘛。
      翠香:(白)这夜深了,别个睡了,他是个聋子,喊不应。
      秋山:(白)那怎么办呢?
      翠香:(白)我们走后门。 
      秋山:(白)走嘛,走嘛!
      翠香:(唱)随我转到后门外,
      秋山:(唱)白胡子大爷走过来。(介)哎呀翠香,有防守,白胡子大爷来了,有防守!
      翠香:(亦惊)有防守呀?我来看。(细看)啥子防守啊,这是塑的花园土地,你看嘛。
      翠香:(白)走这里嘛!(摸)嗨呀!秋老爷,完了,完了,后院门也关了。
      秋山:(白)前门闭了,后门关了,翠香咋个办?
      翠香:(白)嗨呀!急人!秋老爷!对了!对了!那院墙被大雨冲垮了一个缺缺,我翻墙进去。
      秋山:(白)哎!这个东西!翻墙!常言道得好:“墙高一尺,法高一丈”。秋老爷岂能知法犯法?岂有此理!
      翠香:(白)嗨呀!秋老爷,我请你来的,不怕得。
      秋山:(白)虽说请我来的,翻墙总是犯法。
      翠香:(白)不要紧,翻别人的墙要犯法,翻我们的墙不犯法的。这样的黑夜,又没有人看见,(白)我不说哪个晓得哟!
      秋山:(白)黑夜没有看见没得关系?那么,怎样翻法呢?
      翠香:(白)你把我抽上去,我把你拉上来;你又把我放下去,我再把你接下来。
      秋山:(白)啊!是这样的吗,来嘛,来嘛!(翠香准备往上爬,秋山把她往下按)
      翠香:(白)哎呀!秋老爷我不来罗,你咋个的嘛!你抽人往上抽吗?为哈往地下按啦!把人家的下巴都碰肿啦!不来了!
      秋山:(白)哎!你说话又不说清楚,我以为我先上去再来拉你。
      翠香:(白)我先上去呀!你听话又听不清楚。
      秋山:(白)好!来另外抽过。
      翠香:(唱)二人来在院墙外,好生拉倒吗?
      秋山:(唱)两脚一滑滚下来。
      翠香:(白)哎呀!我的跟啦!
      秋山:(白)哎呀!我的杆啦!
      翠香:(白)你的啥子杆罗?
      秋山:(白)你的啥子跟罗?
      翠香:(白)我的脚后跟。
      秋山:(白)我的连二杆。 
                (二人翻过院墙)
      翠香:(白)秋老爷!你看那里有红灯一盏,便是我小姐的绣楼。
      秋山:(白)待我前去。
      翠香:(白)到哪里去?慢着!
      秋山:(白)我要去。
      翠香:(白)稍待!等我去禀明小姐,喜见才见,不喜见,请你回去。
      秋山:(白)嗨!狗东西。秋老爷在书房攻书,我是再三不来,你是再四的请我。半夜三更,来到这里,反说什么喜见不喜见!听秋老爷告诉你,逗得秋老爷高兴,这就不说;倘若触怒了秋老爷,转回书斋,拿一管笔,画那么大的一个猫猫,哄!咬你!你以为秋老爷不会歪吗?啥子啊!
      翠香:(白)秋老爷你不要画猫猫!我害怕!我是与你作玩的。我去看一看,老夫人在,我就想法把她支开;不在,我跟倒来请你(背)我要与他作一作玩(向秋)秋老爷,我在这里画个圈圈,你快站进来。秋老爷,千万莫乱走!
      秋山:(白)为啥子呢?
      翠香:(白)前面是荷花池,你看嘛,黑挖挖的!后面栽了多少剌玫花,乱走要遭锥倒。
      秋山:(白)当真哩!怪道香喷喷的。这边呢?
      翠香:(白)这边有口古井,深得很!
      秋山:(白)哎呀!那边呢?
      翠香:(白)那边是一带假山,乱走就要碰到脑壳。秋老爷,我们老夫人带喂得有恶犬。嗨呀!我倒不管,我走罗!
      秋山:(白)翠香,翠香!
                (何凤鸾上)
      凤鸾:(唱)翠香去把书信带,
                           这般时候未归来,
                           将身儿绣楼且等待,
                            等一等翠香转归来。
                 (翠香上)
      翠香:(白)见过小姐。
      凤鸾:(白)翠香你回来了?
      翠香:(白)秋老爷一齐来了。
      凤鸾:(白)有请!
      翠香:(白)晓得。
      秋山:(白)翠香!翠香!怎么还不转来吗!
      翠香:(白)做啥子的?
      秋山:(白)歇凉的。
      翠香:(白)为啥歇凉跑到我家花园来了?
      秋山:(白)这个……这里凉快些!(发觉是翠香相对笑)你来了就是,为啥吓我这一跳!
      翠香:(白)吓你!谁叫你要画犯猫猫咬我呀!快走!我小姐等你。(此路前行)
      秋山:(白)这里是荷花池去不得。
      翠香:(白)没得!哄你的,跟倒我走“木门坎”罗!
      秋山:(碰着门坎)哎哟!哎哟!
      翠香:(白)你在叫唤啥子?
      秋山:(白)你说没门坎嘛?
      翠香:(白)“木门坎”!
      秋山:(白)你在安秋老爷的“木门坎”罗!(上楼)
      翠香:(白)小姐,秋老爷来了!
      秋山:(白)那是小姐,学生有礼了!
      凤鸾:(害羞)(唱)
                            此事要把翠香怪。
                            你不该引他到此来。
      秋山:(唱)小姐休把翠香怪,
                            是这封书信约我来。
      凤鸾:(唱)书信本是无意写。
      秋山:(唱)这只金钗请我来。
      翠香:(白)秋老爷,你坐倒,我去……
      凤鸾:(白)翠香!
      翠香:(白)我去倒茶。(悄声)小姐,你有啥子话快讲嘛!(下)
      秋山:(白)小姐!
                (唱)蒙小姐赠钗将生爱, 
                           梦寐常思玉镜台。
      凤鸾:(唱) 为终身朝夕愁难解,
                              才送信儿到书斋。
      秋山:(唱) 既蒙小姐相雅爱,
                              但愿莲花并蒂开。
      凤鸾:(唱) 怎奈母亲性情怪,
                              望君邀媒莫迟捱。
                 (翠香捧茶上,窃听)
      秋山:(白)既蒙小姐面允终身,学生归家,即刻邀媒下聘。
      翠香:(入内奉茶)秋老爷你回去不要搞忘记了啊!(奉茶与凤鸾,悄声)小姐,道喜罗!
      凤鸾:(白)啐!(羞)望君不负今夜之约。本待与君久谈,又恐母亲知道,唉,多生烦恼!
      秋山:(白)小姐之言有理,那学生就告辞了!啊,翠香,我这里(指脚)咋个办?
      翠香:(白)秋老爷!咋个出血了呀?我们楼上有刀伤药,我去拿来跟你抹一点。(翠香去拿药出来,替秋山脱靴,搽药)
                 (何老夫人上)
    夫人: (唱)不幸得老爷命不在,
                            怎奈膝下无后代,
                            单生一个女裙钗, 
                            不幸女儿把病害, 
                             叫老身时刻忧心怀, 
                             将身来在绣楼外,
                              叫声翠香把门开。
                 (白)翠香开门。开门!
      翠香:(白)是哪个?
      夫人:(白)老夫人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翠香:(惊)哎呀!老夫人来了!
      秋山:(白)老铺陈来了,把起睡。
      翠香:(白)啥子?人家小姐的妈!
      秋山:(白)嗨!我不信……
      翠香:(白)你不信?你不信你听嘛!
      秋山:(细听无声,问)你是哪一个?
      夫人:(白)老夫人的声音你都听不倒哇?
      秋山:(惊急)哎呀!这。。。。怎么办?
      翠香:(白)快点钻进书桌底下来躲倒。
      秋山:(钻)老夫人走了没有?
      翠香:(白)哎呀,还没有,快点钻进去。 
                 (凤鸾装病,翠香开门,各捏一把汗,迎夫人入内)
      夫人:(白)儿呀,这样夜深怎么还不睡呀?
      凤鸾:(白)我,我……
      翠香:(白)哎呀,老夫人,我小姐在害病。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着啊!
      夫人:(白)啊,儿啦!你究竟是甚么病哪?
      凤鸾:(白)啊……
      翠香:(白)冒了风。
      夫人:(白)啊?想是楼上的风大。冒了风,同娘下楼去睡。
      凤鸾:(白)不,我就在楼上睡。
      夫人:(白)下楼去!楼下风小些。
      翠香:(白)哎呀!老夫人,小姐过一会儿就好的。
      凤鸾:(白)啊!是,不要紧,我过一会儿就好的。
      夫人:(白)咦!(拍桌)为娘的话都不听啊!
                 (秋一惊,顶着桌子动,三人都吃惊,翠香很着急)
      夫人:(白)哎呀!翠香,翠香,桌子咋个走路了嘛?
      翠香:(白)呃……老……老夫人,他……他想走嘛!
      夫人:(白)奇怪,桌子想走,去把桌子抬转去!
      翠香:(白)呃……一会儿他晓得转去的。
      夫人:(白)你不抬他走,他怎么晓得转去呢?快抬运安好!
      翠香:(白)抬呀?
      夫人:(白)快抬!
      翠香:(白)啊……抬吗!(按住桌子)哎呀,他……他抬我不起。
      夫人:(白)嘿,这个东西,你抬不起他哟。
      翠香:(白)啊……是咋个的?
      夫人:(白)来来来,老夫人帮你抬。
      翠香:(白)硬是要抬呀?抬嘛!
      夫人:(白)抬嘛!
      翠香:(大声)喂!要抬罗!
      夫人:(白)你在跟哪个说话呀?
      翠香:(白)啊!啊!我怕你不晓得抬,跟你打个招呼。
      夫人:(白)嘿!这个东西,我喊你抬的,我还不晓得呀。
      翠香:(白)唉……(踢桌下,大声)喂!硬是要抬罗!
      夫人:(白)抬就抬吗,硬是过场多! 
                 (抬桌,小姐下场,抬开,秋缩头倦伏,喉发异声)
      夫人:(惊)哎呀,翠香这是啥东西在叫?
      翠香:(白)我晓得是啥东西在叫?
      夫人:(白)这是什么东西,这样大一堆呀?(进身提秋山衣领,细看)啊!你是秋山哪?
      秋山:(白)我不是秋山,是秋水呀?
      夫人:(白)哼!好恼!
      秋山:(白)唉!好老(背负、扛驮之意)!
      夫人:(白)你在恼什么?
      秋山:(白)你又在恼什么?
      夫人:(白)恼你不该败坏我的门风。你又在恼什么?
      秋山:(白)秋老爷哪里老得起你那样生的桌子哟!
      夫人:(拉秋)走!走!
      秋山:(白)走哪里去?
      夫人:(白)走!打官司!
      秋山:(白)你有什么主语?
      夫人:(白)你败坏我的门风!
      秋山:(生气)哼!败坏门风!你坐倒听我说:你的女儿,今日一封书,明日一封信,命翠香来到我的书斋,再三的请我,我是再四的不来。不知道担误了我多少诗书!如今,你反说出我败坏你的门风!听我告诉你,我有情书金钗为凭。打官司,只有你家出丑,秋老爷还怕你不成!哼!看是我败坏你门风,还是你败坏我的名誉,要给我闹好才成,否则秋老爷与你不得干休,我要把你这不懂事的……
      夫人:(被吓住)翠香,翠香,完罗!这官司打挫了火罗!你快跟我想个什么办法嘛!
      翠香:(白)跟你想办法呀?你都经常打我! 
      夫人:(白)啊!老夫人不打你了嘛!
      翠香:(白)不打我啦?(想了一会)老夫人,请都把人家请来了,哪里那样容易打发人家走啊!事到如今,米已煮成熟饭了。他们两个一个有心,一个有意!啊!老夫人,我看还是赠他些银两,与秋老爷做路费,叫他上京求名,要是高中了,就回来与小姐完婚;要是不中,他自然无脸回来见你,那也就作为罢休,岂不是两全其美嘛!
      夫人:(也想了一会)嗯,有了!你说拿好多银子给他?
      翠香:(白)至少嘛,也要拿千把两银子给他嘛!
      夫人:(白)哪里要得倒许多哟?
      翠香:(白)拿少了害怕他乱说。
      夫人:(白)那嘛你下楼去,少拿点嘛,给他二百两好啦!
                 (翠香下楼)
      秋山:(白)嘿!打官吏嘛,走哇!(何老夫人闷气不理)
      翠香:(白)老夫人,银子来了!
      夫人:(白)你拿去,拿给他嘛!
      翠香:(白)喂,秋老爷!拿倒嘛!
      秋山:(白)什么?
      翠香:(白)银子。
      秋山:(白)拿来做什么?
      翠香:(白)我给你说嘛:老夫人拿给你作路费的。叫你上京去应名赴试,大登科金榜题名,小登科洞房花烛。
      秋山:(白)啊!我知道了,小婿多谢岳母。 
      夫人:(掉脸)嗯!
      秋山:(白)嗯!正是:用手捧尽千江水,难洗今朝,,,
                 (发现未穿靴,示意翠香)
      翠香:(悄声)啥子嘛,你还不走?
      秋山:(白)我的靴儿?
      翠香:(白)你穿来没有?
      秋山:(白)我怎么没有穿来哪!嘿!你跟我脱了的!给我敷药的吗!
      翠香:(白)你就这样回去嘛!
      秋山:(白)那咋个行哪!
      翠香:(白)啊啊啊,我给你拿来(递靴)
      秋山:(穿靴)用手捧尽千江水,难洗 今朝满面羞。(下楼)嗨呀!(下)
      夫人:(白)翠香,下楼去。(同翠香下楼)翠香,嘿!你这个东西,背着老夫人同你小姐做些什么事出来?以后不准到我的上房来,来了我要打断你的骨拐!(下)
      翠香:(白)哼!总是我们当丫头的不对,总是该挨骂!哎,我倒不爱说罗。(下)
                    剧终

  评论这张
 
阅读(4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