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台令窩棚

小小窩棚只一角,吃飯睡覺好歇脚。關門不問棚外事,無憂無慮好快活。

 
 
 

日志

 
 

川剧高腔《秋江》  

2015-06-18 01:59:45|  分类: 南腔北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川剧高腔《秋江》(折子戏)
  

     提要

    《秋江》,又名《陈姑赶潘》,系传统剧目《玉簪记》之一折。
    青年道姑陈妙常爱上了女贞观观主的侄儿潘必正,后被观主发觉,观主遂逼迫潘必正立即到临安赴考,以断绝他们之间的往来。潘必正无奈乘舟而去,陈妙常毅然前往追赶,来到秋江河边,得到热心肠而又诙谐风趣的艄翁相助,搭乘妙常去追赶潘必正。该剧喜剧效果强烈,生活气息浓郁,细致入微地刻画了陈妙常热烈追求爱情而又略显害羞畏怯的复杂心态,鲜明活泼地刻画了老艄翁的乐观风趣而又热心助人的品格。
    该剧写景寓情,情景交融。人在船上,船行水中,江流时而湍急,时而舒缓平静,呈现出一幅川江行船的景观。

    剧中人物

    陈妙常(闺门旦)——年轻道姑。
    艄 翁(老丑)

                  [陈妙常上。
    陈妙常 (唱【宜春令】犯“绣带儿”尾煞)
                            君去也,我来迟,
                            两下相思各自知;
                            见面好把衷肠叙,
                            忙到河下雇船只。(远望寻船)
                  (白)来到秋江河下,追赶潘郎,但不知他雇何人的船只,到临安去了!(向下场门看)
                   [内艄翁作号子声:“伙啰啰啰啰。”音乐作水声。
    陈妙常  (白)观看下流头有一只小小船儿,待我叫来。
                   (喊)艄翁,艄翁!
         艄 翁      (内应)喊啥哟?
    陈妙常  (白)打舟来!
                     [艄翁上。
    艄 翁   (愉快地)来了!啊伙啰啰啰啰……
                (唱【占占子】)
                           秋江河下一只舟,呀么之鸥,
                           两旁撤下钓鱼钩,呀么之鸥,
                           钓得鲜鱼沽美酒,
                           这样快活哪里有!哪里有!(笑)
                           哈哈哈哈!(看)呀!我道何人,原来是刺笆林的斑鸠……
    陈妙常  (白)此话怎讲?
    艄 翁   (白)才是一个“姑姑”!
    陈妙常  (白)取笑了。请问公公,你是从早下河吗,是刚才下河?
    艄 翁   (白)老汉是从早就下河啰!
    陈妙常  (白)那么你可曾得见一位相公?
    艄 翁   (白)怎样打扮?
    陈妙常  (白)此人头戴青巾,身着蓝衫,腰系丝绦,后跟小小书童,身背琴剑书箱,不知赶何人的船只下临安去了?
    艄 翁   (白)哦!想起了,有一位相公,头戴青巾,身着蓝衫,腰系丝绦,我看到他腰杆上还吊得有一个秤坨。
    陈妙常  (白)那是读书人的斯文坠儿。艄翁,他是赶何人的船只?
    艄 翁   (白)赶二娃子的船,到临安去了哟。
    陈妙常  (白)到临安去了。我有心要雇你的船只,前去赶那位相公,不知赶得上否?
    艄 翁   (白)别人的船怕赶不上,是老汉这只渔舟,好比那脚板上擦清油——这样一溜就赶上了。
    陈妙常  (白)赶得上哪!(心喜,急欲上船。)
    艄 翁   (白)你与那位相公有亲吗?
    陈妙常  (白)无亲。
    艄 翁   (白)有故?
    陈妙常  (白)无故。
    艄 翁   (白)非亲非故,你赶他则甚?
    陈妙常   (迟疑)我与他是朋……(含羞)
    艄 翁   (白)船篷?
    陈妙常  (白)不是。
    艄 翁   (白)风篷?
    陈妙常  (白)不是。
    艄 翁   (白)啊,天要下雨,你叫老汉戴顶斗篷?
    陈妙常  (白)不是的,不是的。我们是朋友。(羞)
    艄 翁    (背语)哦!才是一位多情的姑姑!待我来与她作作玩。(转向陈妙常)嘿,姑姑,老汉活了七十九,还没有见过哪个姑姑跟男娃子两个搭朋友。
    陈妙常  (白)管我朋友不朋友,我有银钱交你手!
    艄 翁   (白)有银子呀,嗨嗨,那我(逗笑地)就要得多!
    陈妙常  (白)公公你要好多?
    艄 翁   (白)我要孙猴儿打筋斗。
    陈妙常  (白)此话怎讲?
    艄 翁   (白)十万零八千!
    陈妙常  (白)哎呀,哪要得了这许多!
    艄 翁   (白)我漫天喊价。
    陈妙常  (白)那我便就地还钱。
    艄 翁   (白)你给我好多?
    陈妙常  (白)我给你大舜耕田。
    艄 翁   (白)一两?
    陈妙常  (白)一厘。
    艄 翁   (白)哦!嗨嗨,还不够老汉吃杯烧酒!
    陈妙常  (白)公公,那就请说个实价。
    艄 翁   (白)我要三钱银子。
    陈妙常  (白)三钱?(望着下流头,想了一下)我就给你三钱,快快搭跳!
    艄 翁   (白)啊!不忙!
    陈妙常  (白)搭跳来!
    艄 翁   (白)莫慌。(背地自语)看她好着急,我……(转向陈妙常)姑姑,三钱银子去不倒。
    陈妙常  (白)怎样去不倒?
    艄 翁   (白)我还约得有个生意,要装二百斤灯草。
    陈妙常  (白)你这个小小船儿,咋个装得下哟?
    艄 翁   (白)那才够我的水脚钱。
    陈妙常  (白)要好多才够嘛?
    艄 翁   (白)那我就要加成鸭公头!
    陈妙常  (白)啥叫鸭公头?
    艄 翁   (白)六钱!
    陈妙常  (白)赶得上吗?
    艄 翁   (白)赶得上。
    陈妙常   (向下流头看,有些着急地)就给你六钱,搭跳来!
    艄 翁   (白)不忙,不忙,你忙啥哟?(逗笑地)姑姑,我还要等几个人。
    陈妙常  (白)怎么哩?
    艄 翁   (白)我多捡两个钱哪!
    陈妙常  (白)六钱银子,就算包了嘛!
    艄 翁   (白)包船啥,就要拉不伸。
    陈妙常  (白)啥叫拉不伸?
    艄 翁   (白)要九钱。
    陈妙常   (生气地)要九钱?嗳!这就是你的不是。
         艄 翁   (白)啷个我不是?
    陈妙常  (白)要三钱,我便给你三钱;要六钱,我便给你六钱,而今又要九钱,你是不是在拗我?
    艄 翁   (白)(白)哪个拗你哟!
    陈妙常  (白)那我就不去!
    艄 翁   (白)你不去啥,就赶不到那位相公啊!撑开了!伙啰啰……(下)
    陈妙常  (白)哎!为着这三钱银子,不得与潘郎见面,我不免给他九钱罢了。艄翁!
    艄 翁     (内声)你又在喊啥哟?
    陈妙常  (白)给你九钱!
                   [艄翁上。
    艄 翁   (白)那好嘛!(靠舟)姑姑,站开点,绳子来了。(下船,把绳拴好后走向陈妙常)嗨嗨!姑姑,老汉有礼了。
    陈妙常  (白)稽首了。
    艄 翁   (白)那我就起脚!
    陈妙常  (白)怎么要起脚啊?
    艄 翁   (白)你都要起手,我还不起脚呀!
    陈妙常  (白)我们修行人稽首顿首,犹如你们在俗人见礼一般。
    艄 翁   (白)我倒不懂,把你错怪了!拿来,拿来!
    陈妙常  (白)拿什么来?
    艄 翁   (白)船钱。
    陈妙常  (白)赶到再拿嘛!
    艄 翁   (白)船钱,船钱,过后不言;拢了码头,你给老汉一个罗连。
    陈妙常  (白)啊!你要先拿钱。
    艄 翁   (白)呃,是要先拿钱。
    陈妙常    (取钱)我取与你。(交钱)
    艄 翁      (接银细看)姑姑,你这三件,有两件不好,都遭虫打了的,我不要。
    陈妙常  (白)都是十足纹银蜂窠底,好银子。
    艄 翁   (白)好银子,我还是不要。拿倒。
    陈妙常  (白)好银子,为啥不要?
    艄 翁   (白)好银子是你的嘛。退你六钱,我只收你三钱。
    陈妙常  (白)刚才你不是要九钱?
    艄 翁   (白)吔,刚才你不是说你钱多吗,我啷个不问你多要呢!作玩的,哪个多收你的钱哟!我收三钱吗!够了嘛。
    陈妙常  (白)嗨呀!你耽搁我好久啊!
    艄 翁   (白)唉!没来头,赶得上。
    陈妙常  (白)请公公与我搭个扶手。
    艄 翁   (白)我把跳板给你搭起。(搭跳板)
    陈妙常  (白)稳不稳当啊?
    艄 翁   (白)稳当。
    陈妙常  (白)哎呀,我没有赶过船。
    艄 翁   (白)那么我拿篙竿给你撑倒。
    陈妙常  (白)有劳了!(上船)公公,快快开船。
    艄 翁   (白)哦……我晓得。(想了一想,向陈妙常)姑姑,你口渴吗?瓦罐里有水。(欲走)
    陈妙常  (白)开船呵!公公你到哪里去哦?
    艄 翁   (白)我回去吃饭。
    陈妙常  (白)有好远哦?
    艄 翁   (白)没有好远,打雷都听得到,只有四十里。
    陈妙常  (白)哎呀!要不得。
    艄 翁   (白)我饿起肚皮推你呀?
    陈妙常  (白)你吃好多嘛?
    艄 翁   (白)我一顿要吃五两四钱三。
    陈妙常  (白)你怎么吃这么多?
    艄 翁   (白)不要把你吓倒了!我一顿要吃五两烧酒,四钱清油煎三个钱的豆腐。
    陈妙常  (白)哎呀!(很着急地)算我的,算我的。
    艄 翁   (白)哎!你好大方啊!算你的,我还是不吃,我都吃过饭的了,我看你这样着急,我逗你的。
                   [陈妙常羞不作答,急待开船。
    艄 翁   (白)我送你到临安,只收银三钱,不吃你的酒和饭,说到就开船。(过场)嘿……哟……嘿……吆喝喝嘿!(左右撑船)这水退得真快,把我的船都搁起来了。
    陈妙常  (白)船搁起来了咋得了呢?
    艄 翁   (白)有啥不得了,我下水去抽嘛!
    陈妙常  (白)那你快去抽嘛!
    艄 翁   (白)莫忙,我把裹缠子解了哚。(解裹缠子)
    陈妙常  (白)哎呀!你快点嘛。
    艄 翁   (白)我丢到船舱里头嘛。
    陈妙常  (白)怕赶不到!
    艄 翁   (白)赶得到,小船赶大船,只要几篙竿,你忙啥哟! (下水抽船喊号子,推了好几下,都未把船推动,忽然发现纤绳未解)哎呀!绳子都没解,啷个撑得开?
    陈妙常  (白)你在做啥哟!
    艄 翁   (白)哎呀!你把我催得糊里糊涂。(又推船)噫!你今天生了根啦!(用脚蹬船,船溜脱,抓绳子,拉船)嗨嗨嗨!
    陈妙常  (白)哎呀!吓死人啦!
    艄 翁   (白)我把船撞溜江了,我一身衣服都打湿了,你还哎呀!绳子来了,上船来喽!
    陈妙常  (白)哎呀!快开船,快开船!
         艄 翁   (白)不忙,我们秋江河开船还有个臭规。
    陈妙常  (白)敢莫是乡规?
    艄 翁   (白)晤,不错,要说个四言八句。
    陈妙常  (白)我素不占人之先。
    艄 翁   (白)老汉也不落人之后啊!
    陈妙常  (白)公公请讲。
    艄 翁   (白)我来说个啥子哟?哦!有了!刚才下了一阵雨,又吹了一阵风,我就来说个风,风雨……(讴歌)雨打船篷风又来,顺风摆浪把船开,白云阵阵吹黄叶,(白)姑姑……
    陈妙常  (白)公公。
    艄 翁   (白)你好比江上芙蓉独自开。
    陈妙常   (唱【青衲袄】)
                              冷清清潘郎今何在?
                              离情别绪系心怀。
    艄 翁   (白)姑姑,我们来放放流,闲谈闲谈。(放流)
    陈妙常  (白)公公赶快推嘛!
    艄 翁   (白)你不要忙,你看这一节的水流得好快呀,推不推都是一样的!姑姑你贵姓?
    陈妙常  (白)我姓陈。
    艄 翁   (白)咳!咳!说不得呀!
    陈妙常  (白)当真姓陈哪!
    艄 翁   (白)哎!我们青龙背上就忌讳这个字。
    陈妙常  (白)噢!(领会了艄翁的意思)你喊我们这个姓喊啥子咧?
    艄 翁   (白)我们喊老蔫。
    陈妙常  (白)哎呀!多不好听嘛!
    艄 翁   (白)管它好听不好听,只要避开这个字眼就对了!姑姑,你是跷脚吗?是耳东?是禾口?
    陈妙常  (白)我是耳东。
    艄 翁   (白)那都还好,还有个耳朵管倒在,要是跷脚,这样一跷……
    陈妙常   (因船身倾斜,站不稳)哎呀!哎呀!
    艄 翁   (白)不怕,不怕,有我,嗨,姑姑,我们两个还是华宗咧!
    陈妙常  (白)公公,你也姓……
    艄 翁   (白)哎,我倒不是你那个姓,我姓褚。
    陈妙常  (白)好道,你姓褚,我姓……
    艄 翁   (白)蔫。
    陈妙常  (白)那怎么又是华宗呢?
    艄 翁   (白)哟!你没有读过《百家姓》吗?“冯炎褚卫”,炎褚相连,啷个不是华宗?
    陈妙常  (白)华不得!
    艄 翁   (白)华不得,又走!
         陈妙常   (唱) 无端惹下风流债,
                         恨观主将一对凤凰两分开;
                         郎去也,何日再来!
                         怕只怕,相思病儿离不开。
                (白)公公,你推了好远?
    艄 翁   (白)你莫担心,走得快哟。吔,姑姑今年好大岁数?
    陈妙常   (向前望)十九岁。
    艄 翁   (白)啊!
    陈妙常   (不耐烦地)十九岁,十九岁。
    艄 翁   (白)哎呀!姑姑,你跟老汉还是老庚哪!
    陈妙常  (白)公公,你有好大岁数?
    艄 翁   (白)我没得好大,今年七十九岁。
    陈妙常  (白)好道,你七十九岁,我才一十九岁,怎么又是老庚?
    艄 翁   (白)嗨!我把六十岁的花甲丢到秋江河去,寄倒一下,留这一十九岁,跟姑姑打个老庚。
    陈妙常  (白)打不得。
    艄 翁   (白)打不得,又走。哎呀!软皮浪!坐稳,莫动啊!
    陈妙常   (唱)   潘郎作事大不该,
                          不该别我赴帝台;
                          昨夜禅堂就该讲,
                          免我沿江追赶来。
    艄 翁    (白)姑姑,你这个人真好,我要夸奖你几句。
    陈妙常  (白)哎呀!你不要说闲话,快推哟!
    艄 翁   (白)哎呀!不要忙!在推嘛!姑姑生来一枝花,月里嫦娥你比她。此去会着相公面,恭喜你明年要生……
    陈妙常  (白)生什么?
    艄 翁   (白)生个胖娃娃。
    陈妙常  (白)嗨!这叫啥子话!
    艄 翁   (白)好话嘛!
    陈妙常  (白)公公说话不正气,
    艄 翁   (白)把那个“不”字叉了。
    陈妙常  (白)秋江河下把我戏。
    艄 翁   (白)把那个“戏”字圈了!
    陈妙常  (白)不看你的年纪老……
    艄 翁   (白)怎么样?
    陈妙常  (白)我一掌打你下河去。
    艄 翁   (白)噫!你把老汉打下河,哪个来帮你推船去赶那位相公!
                   [鸟鸣声。
    陈妙常  (白)公公!从空飞来什么鸟?
    艄 翁   (白)鸳鸯鸟。
    陈妙常  (白)鸳……鸯……鸟!
    艄 翁   (白)鸳鸯鸟都认不倒。白日并翅而飞,夜来交颈而眠,雌雄相伴,好比人间夫妻一样,亲热得很哪!
    陈妙常  (白)唵……
    艄 翁   (白)按不倒,高得很哦!
    陈妙常  (白)哎……呀!
    艄 翁   (白)飞那么高,她还说矮啊!浪子来了!
    陈妙常   (唱) 你看那鸳鸯鸟儿成双成对,
                         好一似和美夫妻,
                         白日里并翅而飞,
                        到晚来交颈而眠。
                        我与潘郎,虽则是相亲相爱,
                       怎效得鸳鸯鸟儿,
                       一双双,一对对,
                       出入在波浪里永不相离。
             [同下。
             剧 终
          (原西南川剧院整理,马善庆 宋逸尘 郭铭彝等执笔)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