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台令窩棚

小小窩棚只一角,吃飯睡覺好歇脚。關門不問棚外事,無憂無慮好快活。

 
 
 

日志

 
 

川剧高腔《胡琏闹钗》(折子戏)  

2015-08-07 09:03:12|  分类: 南腔北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川剧高腔《胡琏闹钗》(折子戏)
                                     

      简介

      花花公子胡琏,一日在被邀于府内寄读的龙生的书房门口拾获一枚金钗,正巧其胞妹同时也失落了金钗一枚,胡琏这下以为抓到妹妹与龙生有私的把柄,便以钗为证,向母告状,平白无辜的妹妹那里受得了这个天大的委屈,可有口难辩,拿不出金钗来,闹了一场风波。后其妹在花园内寻回金钗,而龙生书房门口之钗也真相大白,原来乃是胡琏从妓女处带回而失落的。胡琏自讨苦吃,遭母、妹责骂,并挨了一顿竹板。整出戏就是围着金钗而“闹”的。

      人物
 
      胡琏——(小丑) 
      胡母——(老旦)
      小英——(花旦)
      胡爱莲——(闺门旦)

              (胡琏上)
      胡琏:  (唱“占占子”)
                    娘亲病日益减轻,
                    儿女们终朝欢幸,
                    从早起唤龙兴,
                    搭戏台还香愿,
                    呀么欢幸!
              (坐诗)
              小子名胡琏,错事有万千,诗书无心看,嫖赌如过年。
              (白)
              学生胡琏。爹爹在朝,曾为一品之职,母亲诰命夫人。只因眼目疼痛,许下良愿三载,还了两载,今逢末载还愿之期,府中百客甚多,我请何人与我知宾,又请何人与我知宾……(想介)哦……我有书友,名曰龙相,此人品行端正,不如请来与我知宾,着呀不错,还须往书房趱走!哈哈!
              (唱“占占子”)
                    子弟上台把手招,
                    不唱“金印”,唱“红袍”,
                    倘若戏唱冷淡了,
                    黄忠严颜对舞关刀,对舞关刀。
              (白)来此已是书房,待我自进。龙相,龙书友!我把你龙家花子龙家娃!尾呀呀,不成话了!且喜他未在书房,他若听见,定是与我不干休的。他既未在书房又向哪里去了?想则是同三学中的书友们讲论诗书去了,他回书房怎么知道我来请了他去?……着着,找个笔墨留张条儿,他回来一见便知,着,正是这个主意。怎么书房连笔墨均无?哎,从无笔墨,我在地上寻一个土块,在壁上划几个大字,他回书房子来也知道我来请了他去,对对对!甚么物件在我眼中幌来幌去?好像是一股金钗,待我拾起观看。呀!龙相乃堂堂男子,怎么书房之中有女儿家戴的金钗来了?未必是张家姐儿掉了的?我与他送去;嗯,不是得,那就是李家妹儿的?嗯,越发不是得,这股金钗我好像认得。哎呀不看不像,越看越像!好像是我妹子头上那股钗呀!
              (唱“解三醒”)
                    见金钗不由人目凝恨深!
              (白)想这金钗在我妹子头上戴得个好好的,然何在龙相书房里面来了?哎呀,他们两人一人青春,一人少年;二人莫非勾而搭之,奇而巧之,古而怪之,哎呀,那话儿决定有之!
              (唱)好叫人狐疑不解,
                    他们在书房里面,弄机关,设牢笼,
                    反惹得我那娘亲不安!
              (白)想我娘亲平日爱我妹子如掌上之珠,恨我胡琏眼中之刺,今朝得着这股压发金钗,我倒要来取笑娘母二人!
              (唱)我只得急行几步到厅堂。
                    拜请母亲!拜请老娘!吓!
              (唱)我这里三番两次,两次三番,请不出来我那娘亲到来。
              (胡母上)
      胡母:  (唱)梳油头对着了梨花照,胡琏儿,请为娘所为哪遭?
      胡琏:  孩儿见过母亲!
      胡母:  不消。
      胡琏:  免得儿勾腰!
      胡母:  你这娃娃怒而不息,所为何来?
      胡琏:  就为你来!
      胡母:  为娘何来?
      胡琏:  就为你那令……
      胡母:  令甚么?
      胡琏:  (唱)令千金。
      胡母:  也是个不错的。
      胡琏:  嗯,错虽然不错,为事也有些不过。
      胡母:  她有哪些不过乃?
      胡琏:  (唱)平日里有些勾搭。
      胡母:  (唱)胡琏,你把你不知事的蠢奴才,
                    别人家三兄四妹,尚还和好。
                    你一个嫡亲妹子,待她不得,
                    容她不过,每日里在娘近前花言巧语,
                    巧语花言,你故意儿刁弄是非。
      胡琏:  (唱)非是你儿刁是非,
              (白)请问母亲:这几日妹子向哪里去来没有?
      胡母:  到花园去焚过夜香来。
      胡琏:  为啥子要去焚夜香?
      胡母:  保佑为娘福寿康宁嘛。
      胡琏:  那是女儿家的推口话,嗯,怕掉了一点东西吧!
      胡母:  不错不错,失掉一股金钗。
      胡琏:  未必然招讨府失掉一股金钗,就了不成?
      胡母:  胡说!还去找了来的。
      胡琏:  哪里去找呵?
      胡母:  花园内掉的吗,花园内去找嘛。
      胡琏:  找到了没有?
      胡母:  就是没有找到。
      胡琏:  老夫人!
      胡母:  原来是老夫人。
      胡琏:  老太太!
      胡母:  原来就是老太太呀。
      胡琏:  哎呀,我的娘呀!
              (唱)
              爹爹曾为招讨之职,母亲乃是诰命夫人,
              妹本是千金之体,儿不才也曾身入黉门。
              女儿家行不动裙,言不露齿,
              三更尽,私出兰房,
              烧的什么香?保的什么娘?
              娘呀娘,只怕旁人要道短长。
      胡母:  既然别人乱说,你也该忍口山。
      胡琏:  (唱)孩儿忍口到如今,
                    旁人笑娘少教成!不教成!
      胡母:  可恼!
      胡琏:  母亲休得盛怒,今日老人家权当一个审判的问官,儿作三班衙役,把小英叫来堂来,大家把这奸情案拿来审问一下。
      胡母:  甚么奸情案?
      胡琏:  冤屈案的话。
      胡母:  那倒差不多,叫小英。
      胡琏:  小英快来。
              (小英上)
      小英:  (唱“香九娘”)
              叹奴薄命,去烧香失掉金钗无处寻,人堂前坐,公爷发雷霆。
              (白)见过夫人。
      胡母:  不消。
      小英:  哎呀,你看我们公爷啊,好像三十晚上的门神贴反了一样,颈子都气粗了,晓得啥子事,待我来与他作一作戏。
              公爷!这里哟,不二哪不二哪?
      胡琏:  小英,往日见着公爷?
      小英:  一作揖,二拱手。
      胡琏:  今日然何变了?
      小英:  好有一比。
      胡琏:  好比个甚么?
      小英:  “老婆婆梳油头”。
      胡琏:  此话怎讲?
      小英:  饶人家女娃子一敏子。
      胡琏:  不行,“外甥打灯笼”,要照舅。
      小英:  照旧吗照旧,与公子请安。
      胡琏:  不消。
      小英:  与公爷捶背。
      胡琏:  不消。
      小英:  与公爷捶腿。
      胡琏:  不消。
      小英:  与公爷抹个胡子。
      胡琏:  老爷没有晋发。
      小英:  我看看长个子耳朵没有?
      胡琏:  虽然没有长子耳朵,未必然招讨府的礼节都不要了?过来我问你,你这几天同小姐走哪里去来?
      小英:  到花园去焚过夜香来。
      胡琏:  为啥子要去焚夜香?
      小英:  保佑老夫人福寿康宁。
      胡琏:  那是你们的推口话。嗯,怕掉了一点东西吧!
      小英:  不错,失掉一股金钗。
      胡琏:  未必然招讨府的小姐,失掉一股金钗就罢了不成?
      小英:  去找了的。
      胡琏:  哪里去找啊?
      小英:  花园掉的吗,花园去找嘛。
      胡琏:  找到了没有?
      小英:  就是没有找到。
      胡琏:  那怎找得到嘞,我说个地方你走去就找到。
      小英:  在哪里嘛?
      胡琏:  龙相书房里面。
      小英:  咦!那莫不是花神在作怪呀!
      胡琏:  呸!花神哪?只怕你在作怪哟!
              (唱)休怪花神,(重句帮)去烧香何人同行。
      小英:  (唱)去烧香小英同行。(帮重句)
      胡琏:  (唱)钗儿何处掉,快快说真情!
      小英:  (唱)钗儿花园掉,奴婢去找寻,有人来拾得,请他作证明。(帮:请他作证明)
      胡琏:  (唱)你们的贼证,区区都拿定。
      小英:  啥子贼,啥子证呵!怕有些人拿去卖来嫖了赌了。
      胡琏:  这个丫头嘴还烈尾!跟我站过来,老爷要问你。
      小英:  你说嘛,又没有隔山隔岭。
      胡琏:  站过来哟!
      小英:  是,站过来吗,站过来嘛,你说嘛。
      胡琏:  你服侍你们小姐还服侍得好。
      小英:  我们这些当奴婢的该服侍人嘛。
      胡琏:  公爷今天要奖励你。
      小英:  你奖励我的钱哪?
      胡琏:  那么爱钱!
      小英:  那么你奖励我啥子嘛?
      胡琏:  我请你吃点心。
      小英:  对、对、对,我爱吃点心,你请我吃点心嘛。
      胡琏:  近身来,公爷请你吃肉馒首。
              (唱)一顿好皮拳,管叫你实言。
              (白)赶快说出实话,若其不然,老子这一脚把你踢死!
      胡母:  甚么踢死?
      胡琏:  叫她说明白。
      小英:  哎呀,夫人哪!
              (唱)夫人容禀,夫人容禀
              听小英细说原因,
              去时谯楼三更尽,
              归来时夫人安寝,
              今晨与小姐梳云宾,
              失掉金钗无处寻。
      胡母、胡琏:(同白)你说该去找。
      小英:  (唱)有小英寻过了花间柳荫,花间柳荫。
      胡琏:  唠叨嘴硬(帮重句)
              (白)不爱跟你说得,滚起去!把你小姐请出来。
      小英:  有请小姐。
              (胡爱莲上)
      胡爱莲:(唱原腔)中堂人静,听呼唤忙下楼门。
              (白)见过母亲。
      胡母:  不消,见过你那无出息的哥哥。
      胡琏:  哈哈,麦鼻子,你是妹子?哎呀妹子,头儿梳得光光的,为不把压发金戴在头上?
      胡爱莲:吓!(唱)一提起那股钗儿,问得奴无言答对。
      胡琏:  (唱)钗儿掉好有一比,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
      胡爱莲:(唱)难推干净。跳在黄河洗不清。
      胡母:  看将来要怪畜生。
      胡琏:  看将来要怪小英。
      小英:  咋个怪我,公爷我请问你,拿贼?
      胡琏:  拿脏。
      小英:  拿奸?
      胡琏:  拿双
      小英:  拿脏来!拿双来!
      胡琏:  哼!你这丫头好厉害,没有脏证老爷敢在这里闹?少时拿个东西出来,你们脸上都不光生!
      小英:  七个碟子八个碗,拿出来我与你吃了,你拿个啥子出来?
      胡琏:  你要得快吗要得慢?只怕你吃不完呵!
      小英:  吃不完我晓得兜起来。
      胡琏:  只怕你兜不了呵,
              (唱)我与你拿将出来,这不是你们的脏证。
      小英:  哎呀,老夫人你看呵,小姐的钗儿是金子打的,翡翠镶的,公爷拿股  铜钗回来,取笑我们一家人,快来嘛老夫人。
      胡母:  小奴才!
      胡琏:  母亲休得盛怒,今日一家人等,去花园找寻,找得着金钗,这股钗儿就是假的,找不着,这股钗儿它就要变,变成妹妹那股金钗。
      小英:  我带路。
      胡琏:  狗东西,主仆都不分了,老爷们来走前头。
              (唱尾煞)皆因花园焚夜香,失掉金钗去找寻。
      胡琏、  小英:(同白)鸡公叫,鸭公叫,各人找到各人要。
      小英:  夫人,这不是金钗呀!
      胡母:  (唱)不是金钗为凭证,小奴才!(合同)跳在黄河洗不清。
              (诗)奴才枉自读诗书,
      胡爱莲:胸中诗书半句无,
      小英:  混浊不分鲢与鲤,
      胡琏:  水清方现两般鱼。
      小英:  老夫人,公爷要吃两盘鱼。
      胡母:  狗奴才!你还要吃两盘鱼?
      胡琏:  哪个要吃两盘鱼,我说水清方现两股鱼。
      胡母:  那倒差不多。从今后为娘上房少来些。
      胡琏:  是,送过母亲。
      胡母:  不消。(同胡爱莲下)
      胡琏:  送过老娘。
      小英:  胡琏哪小奴才,不准来在我的上房,若来打断你脚杆!(装夫人说)
      胡琏:  死丫头,夫人走了你在这里装疯。公爷今天打不打得你?
      小英:  我又没有做错事,你为啥子要打。
      胡琏:  老爷要打就要打。(小英跑下)呀呀,这丫头真讨厌。
               正是:金钗变作假,无故取笑咱,将你抛墙外,管你是它不是它!
              (下场)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