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台令窩棚

小小窩棚只一角,吃飯睡覺好歇脚。關門不問棚外事,無憂無慮好快活。

 
 
 

日志

 
 

川剧高腔《踏伞》(折子戏)  

2015-08-08 04:00:48|  分类: 南腔北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川剧高腔《踏伞》(折子戏)
 
 
    人物
 
    王瑞兰
    蒋世隆
 
             (王瑞兰上)
    王瑞兰: (唱“金莲子”二流)
                  孤身愁来孤身愁,
                  ———————
                  谁知目下这般忧!
                  耳听人马吼,
                  贼子下山丘。
                  忙向林中走,
                  恐怕有人搜。
                  —————
             (蒋世隆上)
    蒋世隆: (唱“双声子”)
                  百忙里(重句)迷失路途,
                  ———        ————
                  寻妹不见往前行。
                  ———————
             瑞莲!
    王瑞兰: 有啊!
    蒋世隆:(接唱)谢神天神天默佑,
                   ———————
                   这达儿才把心丢。(上板)
                   ———————
                   寻见亲骨肉,
                   同妹往前行。
                   —————
            (介)瑞莲在哪里?
    王瑞兰: 金竹林中。
    蒋世隆: 快快出来行走。
    王瑞兰: 来了。(过场)母亲在哪里?
    蒋世隆: 妹妹在哪里?(相见不识)
    王瑞兰: 吓!(唱“调子”)
                    你是谁来奴是谁?
                    ——————
                    为何把奴乳名提?
    蒋世隆:(唱)你不是学生亲妹子,
                  为何连应二三声?
                  小娘行,你好不惹是非!
                  ——————————
    王瑞兰:(唱)非是裙钗惹是非,
                  中途寻母母不见,
                  好不叫人犯猜疑。
                  ———————
    蒋世隆: 猜疑何来?
    王瑞兰: 相呼唤罗!
    蒋世隆: 你可得见我的妹妹瑞莲否?
    王瑞兰:(唱“刮骨令”)
                 瑞莲她是何等样?
                 念裙钗不曾相识。
                 ———————
    蒋世隆:(唱)瑞莲是我亲妹子。
                 皆因是兵荒马乱,汴梁遭难,
                 家家逃生,户户逃难,
                 兄妹们失散在中途路前。
                       ———————
                 小娘行你因甚至此?
    王瑞兰:(唱)我还是兵荒马乱,汴梁遭难,家家逃生,
                  户户逃难,
                  母女们失散在中途路前。
                        ———————
    蒋世隆:(背唱)
                  那娘行不见她的母亲在一旁啼哭。
                  哎呀!我的妹妹呀!
    王瑞兰:(背唱)那君子不见他的妹妹在一旁悲哀。
    蒋世隆:(唱)又道是愁人莫对愁人说,
    王瑞兰:(唱)说起愁来愁更多!
    蒋世隆:(唱)一般样的心焦,
    王瑞兰:(唱)一般样的烦恼。
    蒋世隆:(唱)道将来,
    王、蒋合唱:倒有了两相合!(重句)
    蒋世隆: 自己妹妹不见,与别人闲谈怎的!小娘行,学生要行路了。
            (唱前腔)
                又恐怕贼兵到此地,
                ————————
                寻找妹妹去得急。
                ———————
            (王瑞兰随后过场走圆台,蒋世隆放雨伞,倒鞋内砂粒,王瑞兰踏伞)吓!踏着学生雨伞,好不害羞!
    王瑞兰: 哎呀,君子呀!
            (唱)此乃是乱军之中,
                  人慌马乱,只顾逃生,
                  君子啊!哪还顾得羞和耻。
    蒋世隆: 听娘行之言,倒还有理。但不知踏着我的雨伞,究竟为了什么?
    王瑞兰: 君子请听?(唱)
             君子熟读圣贤书,
             必行周公礼。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怜孤惜寡,救奴残喘,
             带奴离此,以免灾危。
             君子呵!何不与奴相周济!
                     ———————
    蒋世隆: 相周济倒还可以。但不知她有夫无夫。若是有夫之妻,岂不落得瓜李之嫌?待我上前问明:小娘行,你可曾用过茶?
    王瑞兰: 这乱军之中,热水皆无,哪里还有什么茶!
    蒋世隆: 不是平常所用之茶,是你婆家下的聘茶。
    王瑞兰: 呸哟,人家还不晓得。
    蒋世隆: 这才好哟!(唱原腔)
                 幸喜得他夫无我夫妻,
                 慢道说避嫌疑,
                 纵有嫌疑我也不惧。(想介)
                 ————————
                 只是还有一件事。
    王瑞兰: 什么事?
    蒋世隆: 你听啊!(唱)
             行前去,要过关,
             关津渡口有人盘,
             关津渡口人盘问,
             叫学生何言去应答?
             ————————
    王瑞兰:(唱)
             行前去,要过关,
             关津渡口有人盘。
             倘或有人来盘问,
             就说是亲哥哥送妹转回程。
    蒋世隆:(背白)认为兄妹倒还可以。但不知她的面貌与我相似否。唔,有了!娘行,刚才你言道,不见你家什么样人?
    王瑞兰: 不见我的母亲。
    蒋世隆: 你看半山之上,有一位老妈妈哭哭啼啼来了。
    王瑞兰: 在哪里?
    蒋世隆: 在这里。
    王瑞兰: 君子,这就是你的不是!
    蒋世隆: 何言是我的不是?
    王瑞兰: 你明明要看奴的面容,我就将罗帕取下,让君子看上一看,为何说我的母亲来了。
    蒋世隆: 小娘行不必多疑,方才你言道,你我认为兄妹,我不知你的面貌可与我想似否?
    王瑞兰: 如此说来,(取去帕子)君子请看。
    蒋世隆:(看后背白)这才好哟!(唱)
              中途路得会美佳人,
              ————————
              生得来千娇百媚。
              ———————
              说什么千娇百媚?
              但是你我面貌不想像。
    王瑞兰: 就说是前娘后母。
    蒋世隆: 那么你爱有,我家无。
    王瑞兰: 吓!(唱)
              敢这说无有道理。
              ———————
    蒋世隆:(唱)你那里既说无道理,
                  学生是个胆小的,
                  去也去也不来等你。
    王瑞兰:(唱)君子请转来,
                 —————
                 奴这里自有道理。
    蒋世隆:(唱)方才你说无道理,
                 学生是个胆小的。
                 而今又说有道理,
                 胆小权作胆大的。
                 听你说些哈道理。
                 ———————
    王瑞兰:(唱)行前去,要过关,
                 关津渡口有人盘;
                 倘若有人来盘问,
                 就说是夫……
    蒋世隆: 稍站。小娘行她言了一个“夫”字,明明是夫妻二字,莫非有相爱之意,不免试她一试。(转面)你言了一个夫字,究竟夫些什么?
    王瑞兰: 君子猜来。
    蒋世隆: 是“呼”唤你的母亲?
    王瑞兰: 不是。
    蒋世隆: 是“呼”唤学生?
    王瑞兰: 越发不是。
    蒋世隆: 那就猜不着了。
    王瑞兰:(唱)喂呀!老天爷!
                 ——————
                 那君子明明知道夫妻二字,
                 假意不知,故意问奴,
                 奴也是莫奈何,
                 就说与你是夫妻。
                 ———————
    蒋世隆:(唱)是夫妻就是夫妻,
                 为什么“就说”是夫妻。
    王瑞兰:(唱)当真的。
    蒋世隆:(唱)这般说方才可以。
    王瑞兰:(唱)中途蒙君相提携,
                 ———————
                 也免裙钗落污泥。
                 ———————
    蒋世隆:(唱)久日后,
    王瑞兰: 我不忘恩义。感君恩义。奴这里见礼了。
             ——————————
    蒋世隆: 有礼想还。中途兄寻妹,
    王瑞兰: 半路母失儿。
    蒋世隆: 乱中相依伴,
    王瑞兰: 逃生紧跟随。
    蒋世隆: 日后干戈息了!
    王瑞兰:(唱“孝南枝”)
                干戈息,别无忧。(重句)
    蒋世隆:(唱)缺少个得意人儿相陪伴。
                  ——————————
            (隆做眉眼,兰会意,羞涩)
    王瑞兰: 君子你可曾读过书?
    蒋世隆: 何书不读,哪书不晓?
    王瑞兰: 那我就要盘你。
    蒋世隆: 请盘!
    王瑞兰: 关关睢鸠,
    蒋世隆: 在河之洲;
    王瑞兰: 窈窕淑女,(作羞状)
    蒋世隆: 君子好(故意地)——“来”!
    王瑞兰: 哎呀!读别字呀,读别字呀!
    蒋世隆: 哪一个字读别了?
    王瑞兰: 只有君子好“逑”,那有君子好“来”之理。
    蒋世隆: 但不知我求不坟得到你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
    王瑞兰:(羞介)呸哟!
    蒋世隆:(唱) 娘行脸带桃红色,
                   粉脸生得来逗人爱。
                   ————————
            (内吼声,兰 、隆过场两边翻)
    王瑞兰: 君子,君子,他们那做哈的?
    蒋世隆: 逃难的。
    王瑞兰: 你我还不是……
    蒋世隆: 逃难的。
    王瑞兰: 哎呀,好惨哟!
    蒋世隆: 哎哟,好险呀!(唱其二)
                  人马吼,心惊骇,
                  ———————
                  风声鹤唳草木哀,
                  兵荒马乱人遭害,
                  黎民百姓都受灾。
    王瑞兰:(唱) 恨只恨懦弱皇帝无主宰,
                  文武百官贪钱财。
    蒋世隆:(唱) 我看来“风雨如晦”且忍耐,
                  等到我高车驷马再安排。
    王瑞兰:(唱)君子呵!国亡家破无依赖,
                  十家骨肉九离开。
                  我母亲逃难今何在,
                  我妹妹也被两分开。
                  说什么“风雨如晦”且忍耐,
                  君莫学只会读书的呆秀才。
    蒋世隆:(唱)我看你女子倒有英雄概,
    王瑞兰: 在乱世文士兼武将才。
    隆、兰   (合唱) 兴国同心把贼子来打败,报仇雪恨快心怀。(隆假下)
    王瑞兰: 我和他走了这么许久,还不知他家住何方,姓甚名谁?君子转来。
    蒋世隆: 转来则甚?
    王瑞兰: 我倒忘了问你,你住哪里?姓甚名谁?
    蒋世隆: 请听(唱)家住在东京城郊西关外,
                      离城五里一界牌。
                      生姓蒋名世隆,
                      我不才黉门之中一秀才。
                            ———————
    王瑞兰: 哎呀!原来是一位秀才老爷乃,今天狗咬铁拐李——斗大的神仙都下了界了。见了秀才老爷,免不得要见上一礼。
    蒋世隆: 那我就还礼了!(蒋世隆还礼,忘了放伞,误打王瑞兰头)
    王瑞兰: 哎哟!你的雨伞打到我的头了。
    蒋世隆: 那么我放下它还礼。
    王瑞兰: 不消了!
             (蒋世隆作揖,眉眼)
    蒋世隆: 你又家住哪里?姓甚名谁?
    王瑞兰: (唱)  家住在东京城内鼓楼街,
                    门前植有树槐。
                    奴姓王,名瑞兰 ,
                    本是闺阁之中一裙钗。
                        ———————
    蒋世隆: 原来是一个千金小姐,初次见面,免不得要见一个礼。
    王瑞兰: 刚才见过礼来的。
    蒋世隆: 礼多人不怪嘛!
    王瑞兰: 好个礼多人不怪。还礼了。
            (唱“上板”)
                  二人心事皆一样,
                  万苦千愁放下怀。
            (唱其二)狂风起,雨又来(重句)
                     雨湿罗裙两撒开(过场收雨伞,扭罗裙介)
             哎呀!君子你在做啥子哟?
    蒋世隆: 我在甩雨伞。
    王瑞兰: 把我一身衣服都打湿了。
    蒋世隆: 你站开些嘛。幸喜我带得有一把破雨伞;那没有雨伞的,淋得像个水鸡母一样。
    王瑞兰: 幸喜得我带有破罗裙,你看那没有带罗裙的人淋得你秧鸡一样的!(扭裙)
    蒋世隆: 你在做啥?
    王瑞兰: 我在扭破罗裙。
    蒋世隆: 女儿家无有缚鸡之力,如何扭得干呢?打个人帮你扭嘛!
    王瑞兰: 此乃乱军之中,哪里有闲人来帮我扭呢?
    蒋世隆: 哦!(眉眼)眼前是夫子,何必求贤人哟?
    王瑞兰: 哦:莫非是君子?那就有劳你了。
    蒋世隆: 我劳还在后。
    王瑞兰: 呸哟!莫说闲话,扭罗裙呀。
            (唱)  扭湿罗裙,(重句)
                    扭湿罗裙两撒开。
    蒋世隆: 那么大个姑娘,扭个罗裙都扭不干,还在发瓜气。
    王瑞兰: 是你不会扭,倒还说我扭不干,还是我自己来。(扭裙)将罗裙搭到树上晾干了再走。
    蒋世隆: 要不得、要不得,岂不耽搁了你我的路途!
    王瑞兰: 又怎么办呢?
    蒋世隆: 我有个办法,拿来搭在我的背上,沾点热气,一会就干了。
    王瑞兰: 哎呀!要不得,你少年受湿,老来成疾。
    蒋世隆: 哎呀!这样说来,你倒有疼夫之意。
    王瑞兰: 这是我的恻隐之心哟。
    蒋世隆: 省说闲话,拿搭在我的雨伞上,走,少时就干了。
    王瑞兰:(唱) 多蒙君子相携带,
                  寻着母亲报恩来。
    蒋世隆:(唱)说什么多蒙学生相携带,
                  寻着母亲报恩来。
                  只希望你对我蒋世隆有恩又有爱。
    王瑞兰: 恩和爱,爱和恩。(唱)
                  两宾蓬松掉宝钗。(掉钗儿在地)
                  君子请转来!
    蒋世隆: 转来做什么?
    王瑞兰: 我的宝钗掉了。
    蒋世隆: 另买一支就是。
    王瑞兰: 那是母亲赠我的纪念宝钗,钗在哪里,终身就在哪里。(过场)
    蒋世隆:(寻介)鸡公叫,鸭公叫,各人找到各人要。咦!在这里,找着了,找着了。拿去,拿去。
    王瑞兰: 君子,你收着也是一样的。
    蒋世隆: 宝钗在我手,这样你就要永远跟我走。
    王瑞兰: 呸哟!走嘛!(唱前腔)
                   自幼生长在闺间,
                   何曾受过这艰辛。
                   山高狭路难扎挣,
                   天气炎热路难行。
                   走得人眼儿花,脚儿疼,
                   一跤跌倒地埃尘。(介)君子!
    蒋世隆: 也!
    王瑞兰: 快转来。
    蒋世隆: 你这女娃子真是费,怎么坐在地上耍灰!
    王瑞兰: 耍啥子灰哟,我走不得了。
    蒋世隆: 走不得,起来跑。
    王瑞兰: 走都走不得,还跑得吗?
    蒋世隆: 那怎么办呢?
    王瑞兰: 喊轿子。
    蒋世隆:(向内)喂!有轿子没有?(内山谷回声照应)没得呀?(内照应)一乘!(内照应)喂!(内照应)嘿!没得轿子。
    王瑞兰: 没有轿子吗,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会再走嘛。
    蒋世隆: 唉!天色不待了!(唱)
                不走妨碍,恐怕贼兵来。
                向前免遭害,千万莫迟延,
                愁容你且解,忧虑要丢开。
                我和你生生死死在一块,
                患难中才看得出真心来,
                疼痛要忍耐,烦恼要丢开,
                要拢关门界,
                犹恐你母亲望儿来。
                我也好交代,娘也喜,儿也爱,
                我的心中也愉快。
    王瑞兰: (唱)  君子也不呆,果然真有才。
                     你不呆,真有才。
                     方能说出此话来。
                     疼痛且忍耐,拖我离土台。
             (过场)赶路休懈怠,犹恐母亲在界牌。
                     母亲见你心喜爱,我们永远不离开。
                     你也喜,我也爱,(兴奋起来)
                     扎挣,扎挣,走起来。
    蒋世隆: (介)这才对了,快要过关啦,少时见了你的母亲,咋个说乃!
    王瑞兰:  我晓得说嘛。(唱)倘若见了母亲面,
                    把我们相会经过说一番。
                    你妹瑞莲被冲散,
                    呼唤瑞莲当瑞兰 。
                    患难之中相照看,
                    好比亲哥送妹转回还。
    蒋世隆:(着急)不对哟,你怎么愈说愈远罗,刚才你说的话乃?
    王瑞兰:我说的啥子嘛?
    蒋世隆:我们永远不离开呀!
    王瑞兰:兄妹还是不离开山。
    蒋世隆:那怎么对哟!
    王瑞兰:那我就说不来了。
    蒋世隆:你说不来,我来教你。
           (唱)  倘若见了母亲面,
                   把我们经过说一番,
                   你要说我人好有才干,
                   你爱我举止端方有志男。
                   因此你才许心愿,
                   决心与我结姻缘。
                   后来一定多美满,
                   这才是患难夫妻巧良缘。
    王瑞兰: 走、走、走。
    蒋世隆: 不忙哦,我说了你还没有说山。
    王瑞兰: 你说了是一样山。
    蒋世隆: 我说十道,当不到你说一道。
    王瑞兰: 那吗你听嘛!
            (唱) 倘若见了母亲面,
                   把我们经过说一番。
                   我说你人才不好看,(蒋世隆气急)
    蒋世隆: 唉!啥子人才不好看罗,是人好有才干。
    王瑞兰: 我听到你说的不好看嘛,就依你(唱)     
                   人好有才干。
                   我爱你举止慌张遇事蛮。
    蒋世隆: 嗯!没有说对哟,咋个举止慌张遇事蛮罗!是举止端方有志男。
    王瑞兰: 你听嘛!(唱)我爱你举止端方有志男,
                          因此我才许心愿,
                          决心与你结姻,,,,(欲说不说)
    蒋世隆:  缘嘛!
    王瑞兰: 决心与你结缘。
    蒋世隆: 我又不是出家人,你结啥子缘嘛?你才笨呢!
    王瑞兰: 呸哟,你才笨哟,我说得来!
            (唱) 决心与你结姻缘。
                   后来一定多美满,
                   这才是患难夫妻巧良缘。
    蒋世隆:(欣喜,唱)好、好、好,这样说来把心放,
                       你真是我如花似玉的美姣娘。
                       红日当空照头上,二人赶路走忙忙。
    王瑞兰:(唱)行前去,要过关,关津渡口有人盘。
    蒋世隆:(唱)关津渡口人盘问,就是是夫妻逃难躲兵荒。
    王瑞兰:(唱)口儿讲,
    蒋世隆:(唱)心莫慌,
    王瑞兰:(唱)过关后,
    蒋世隆:(唱)再商量,
    王瑞兰:(唱)寻妹妹,
    蒋世隆:(唱)找老娘,
    隆、王合唱:母妹欢聚在一堂!(重句)(同下)
            (注:有下拉线的为帮腔)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