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台令窩棚

小小窩棚只一角,吃飯睡覺好歇脚。關門不問棚外事,無憂無慮好快活。

 
 
 

日志

 
 

秦腔剧本《小姑贤》  

2015-10-14 16:47:20|  分类: 南腔北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腔剧本《小姑贤》
 

    人物:

    姚氏-----彩旦
    英英-----花旦
    媳妇-----小旦
    继孟-----小生

    姚氏:我女儿真灵便,我的外媳妇子实在讨厌! 老身生来心不公,亲生的女儿怪心疼!前房的儿子我不爱,我媳妇本象是我眼中的钉!老身祝门姚氏,小女英英长的十分灵便,哟,我老婆也十分的娇惯么!前房有一儿子名叫继孟,老身我不爱他却也不厌恶他,娶了个媳妇,哟,好象是我前世的仇人,你看天到这般时候,把饭还给我没有做熟。不免唤出我英英娃一问便知,倘若做他不熟,我把这个贱人饱饱打的一顿!妈的英英 走来!
    英英:来来来了!那是母亲,母亲,母亲!
    姚氏:看我娃外两岁腿腿,跑的快的跳的突突突的。就说这半会没见我娃,你跑到哪里去了?
    英英:在厨房给我嫂嫂帮忙呢!
    姚氏:这娃哟!你就不歇息一会儿,着是给那个贱人帮忙呢!
    英英;嗯,女孩儿家么,帮个忙的可怕啥哩些。
    姚氏:哟,妈怕把我娃劳着咧么。
    英英:我不累。
    姚氏:不累噢?
    英英:不累。
    姚氏:那个贱人给妈把饭做熟了没有?
    英英:早就做好了。
    姚氏:快一但端来,妈的肚子都饿了!
    英英:是。嫂嫂快将饭端来。咱娘肚子饿了!
    媳妇:哎,来了!
              (二六)从厨房端来了面条一碗,
                             未进门只觉得胆战心寒。婆婆,请来用饭。
    姚氏;拿来!我看你把这一碗饭做到晚上呀,你可给做熟了!
    英英:母亲,吃饭的时候不敢生气,小心把你老人家噎着了着。
    姚氏:嗯,哼!你看这个贱人做的这饭,少盐没醋的,得是一股啥味味子么,嗯!
    英英:母亲母亲,待孩儿与你另调一碗。    
    姚氏:对!我娃给妈另调去。
    媳妇:妹妹你快调去吧。
    英英:嫂嫂呀!
              (二六)这玩饭我不调仍然捧上,
                             试一试咱的娘是何心肠。母
                             亲呀,孩儿与你另调了一碗。
    姚氏:噢,这是我娃另调的噢?
    英英:嗯,另调咧。
    姚氏:哎哟,看我娃调的这饭,妈没吃呢老远就闻着喷香喷香的。
    英英:快吃快吃!
    姚氏:哎哟,实在的,我娃调的这饭,叫妈吃上一碗,还想吃两碗。如味的,可口的,香的很很么。
    英英:母亲,你还吃不?
    姚氏:妈不只咧。
    英英:不吃了叫我嫂嫂把玩放了去。嗯,拿来,看我能搁出一朵花来。嗯,拿来,看我给你放出个花来。
    姚氏:贱人过来,我问你,把院子扫净了没有?
    媳妇:扫净了。
    姚氏:扫净咧?扫净咧那我出去看去。
    英英:母亲呀,扫净了就对咧么,看啥呢些。
    姚氏:哎哟,妈出去看一下么。就说这院子是谁扫的?
    媳妇:是我扫的。
    姚氏:你扫下的?你一个人扫的嘛谁和你打伙扫的?
    媳妇:我一个人扫的。
    姚氏:嗯!我倒煽你两下!把你心疼的。这是你扫下的?你先看你贱人扫的这地,斜一道,顺一道,荒唐乱脏,真真好象给老爷画胡子呢么。还是你一个人扫的,嗯……          英英:哎哟,母亲,待孩儿另扫一遍,让我嫂嫂看着,下一次,就她照着孩儿这个样儿扫。
    姚氏:我娃另扫呀?听见了没有?叫我娃扫个样子看,下次照我娃扫的样儿扫。记下了没有?
    媳妇:记下了。妹妹你快扫吧。
    英英:嫂嫂呀!
              (二六)这院子我还是仍然不扫,请出了咱的娘仔细观瞧。
    媳妇:妹妹呀!
               (二六)你不扫咱的娘若还知晓,她又说我与妹故意教导。
    英英:母亲,出来看来,孩儿将院子扫净了。
    姚氏:哎哟,我娃另扫的?
    英英;嗯,另扫了。母亲呀,走看走,另扫了。
    姚氏:这这这我娃另扫的噢!
    英英:嗯,另扫了。
    姚氏:没了说起么,你看我娃扫的这地。白光白光的,都能晾成凉粉么。我娃扫的哟,净嘟嘟的。
    英英:母亲呀,不是孩儿说个卖拍的话呢,外土呀,一见孩儿来咧,外就嘟的飞着走咧。
    姚氏:哟,妈知道么,外土地爷都心疼我娃呢么。就说外,我昨天给你的底子纳好咧没?
    媳妇:纳好了。
    姚氏:纳好了快去取,叫我看。
    英英:母亲我也要去呢。
    姚氏;唉!
               (二六)我英英年纪小无有心计,我讨厌那贱人她不嫌弃。
                              每日里在家中同来同去,真真是红萝卜不拆辫的。
    媳妇:(唱)从小房拿来了鞋底一个,
    英英:(唱)实服了嫂嫂你做的好活。
    媳妇:(唱)又恐怕咱的娘降下罪过;
    英英:(唱)这一次我料她不说什么。
               做的这样好的活,还有她说的啥呢些,快走快走。
    媳妇:婆婆请看。
    姚氏:拿来!哼,你看你贱人纳的底子?简直是胡纳胡绑,好象给老驴钉掌,你羞先人嘛你这是纳底子呢?啊?
    英英;母亲,待孩儿我看。哎呀,母亲,我嫂嫂拿错了,这是我纳下的。
    姚氏:啊!我娃纳下的?我娃啥时纳下的吗?
    英英:我昨天晚上纳下的么。
    姚氏:你看这个贱人,清早起来也不知道把窗子给我撑开,妈这两天起了火了,妈这两天眼睛雾腾腾的,看不清楚。拿来,拿妈到亮处看去。拿你看!看把你起了个紧切赶弄啥呀?神气的!嗯,刚外黑 的很很么,妈没看清白,你看这二亮亮的,妈才看清楚了,这底子这就是我娃纳下的底子么,一 样个底子你看我娃纳的,斜是个样样,顺是个样样,能增齐整的,好看的。
    英英;嗯,你拿来吧,母亲,你的心咋是个偏偏子的?
    姚氏:看这娃些,妈的心咋可是个偏偏子的?
    英英:咋是个偏偏子的?同是一碗饭,我嫂嫂端着来,你说少盐没醋的,怪不拉拉一股味味子么。孩儿说是我调下的,你就说,哟,看我娃调下这饭,喷香喷香的。让妈吃上一碗还想吃两碗。
    姚氏:我娃你调来嘛没调?
    英英;我才没调!
    姚氏;啊?没调?
    英英:同是一个院子,我嫂嫂扫下的,你就说:嗯,这东一道子,这西一道子,好象给老爷画胡子呢。孩儿说是我扫下的,你就说,哟哟哟哟哟!看我娃扫的这个地,白光白光的,真真都能晾成凉粉。
    姚氏:你扫来嘛没扫?
    英英:我连扫帚都没去。同是一个底子,我嫂嫂纳下的,你就说,这胡纳胡绑,好象给老驴钉掌。孩儿 说是我纳下的,你就说,看我娃纳下这底子,斜是个样样,顺是个行行。妈呀, 你外心得是 个偏偏子?得是个偏偏子?
    姚氏:哎……
    英英:母亲呀,孩儿给你讲个故事噢;
    姚氏:哟?给妈讲个啥故事呢?
    英英:从前有一个老婆,爱女儿不爱媳妇,媳妇带了个香包,她说是脏的。女儿放个屁,她说是香的。嗯,你和那个老婆一样。
    姚氏:嗯,我娃这话是你自己想下的?还是那个贱人教给你的?
    英英;是我自己想下的。
    姚氏:就是那个贱人教下的,贱人还不给我跪了!
               (带板)小贱人来真淘气,变的法而把我欺,急忙我把家法取,定要打死你个坏东西。
    英英:母亲;你再不要打了,等我把我哥哥叫来,将我嫂嫂美美打上一顿,好与你老人家出气。
    姚氏:哼!你哥哥外是个软萨,就舍不得打他婆娘么,你过来,我把这个贱人!
    英英:哎,要打,要打你打我。
    姚氏:妈不打了,你叫你哥哥去。
    英英:不打了?怎么还拧呢些?
    姚氏:妈没拧,妈掐了一下子么。
    英英;再不要打了,也不要掐了,坐下。
    姚氏:你叫去,我不打不拧了。
    英英:哥哥,快来!
    继孟:(唱)正看书忽听得妹妹唤我,问妹妹因何事呼唤哥哥?
    英英:(唱)适才间我嫂嫂将娘气躁,唤哥哥你前来打我嫂嫂。
    继孟:好我的妹妹呢,你知道你嫂嫂平日就不怕哥哥么。你这不是给哥哥我出难题呢吗?
    英英;你道真打不成?
    继孟:难道做假不成?
    英英:待妹妹想个法儿。哥哥,你将我嫂嫂拉进小房,将门关上,给椅子上多放些椅垫,你手执棍杖,打那椅垫,让我嫂嫂跪在一旁啼哭,岂不是将咱娘瞒哄过去了?
    继孟:好计,好计,待我前去。
    英英:哎呀,哥哥,平常我就没见过你生气,你今日个先气个样儿,叫妹妹我看上一看。
    继孟:哎,谁还不会生气呀,妹妹。你看着。
    英英:不敢笑不敢笑,再笑就把馅露了。
    继孟:贱人在哪里?哼!好一贱人,竟敢得罪母亲惹得母亲生气,我将你拉回房中,一顿打死,好与母亲 出气,起来,走!
    嫂嫂:哎哟,把人跪的腿疼的,着是个走着是个走,你走你的!
    继孟:哎,这你一见我呀,就厉害的多了,待我把你搀上。
    英英:好啊!
               (唱)我嫂嫂受委屈泪流两行,无奈了和哥哥另想良方。
                          进们去他装个生气摸样,却怎么出了门她下马归降。
               母亲,我哥哥将我嫂嫂拉进小房打去咧。
    姚氏;你哥哥平常老好人么,今天怎这么歪的?
    英英:嗯,老好人,平常不生气,生起气来,可害怕的很很,母亲,咱们看走。
    姚氏:我娃先去。
    英英:你来噢。这般时候,不知道我哥哥和我嫂嫂在房中做什么怪哩!
    姚氏:(唱)我儿今真怪异,敢和媳妇讨脾气,到后院急忙我出贡去,我到他房中听消息。
    媳妇:你关门干啥呀?继孟:关门打你呀么。
    嫂嫂:亏你说的出口,你家人老三辈都没打过媳妇,到你跟前。咋?还想改门换户呀?
    继孟:哎呀,你当真打哩!
    媳妇:难道做假?
    继孟:方才妹妹言道,叫我将你拉回房中,将门关上,在椅子上多放些椅垫。我手执棍杖打那椅垫,你跪在一旁啼哭,岂不是将咱娘瞒哄过去了?
    媳妇:你兄妹定的好记!我偏不跪!
    继孟:这你为什么不跪呀?
    媳妇:我嫌地上有土。
    继孟:哎,你还嫌地上有土呢!来来来,待我与你铺个画毡。如今就该跪了。
    媳妇:我不跪。再说我还不会哭呀。
    继孟:你还不会哭,哎!照你这样挨打呀,早就寻着去了,你看着,你看我教导与你。说是哎,哎,哎,我叫一声夫君呀夫君……
    媳妇:看你难做的些。
    继孟:这难学的很么。
    媳妇:噢,我还要打。
    继孟:怎么,你还要打?
    英英:哥哥,不叫你在我嫂嫂身上打,你怎么在我嫂嫂身上打呢?
    继孟:妹妹,你不要管,你嫂嫂得罪母亲,你叫哥哥我着实的打呀。
    英英:哥哥,你打我嫂嫂,我嫂嫂怎么不哭呢?
    继孟:你嫂嫂不哭哥哥我有什么办法呀。
    媳妇:人不伤心咱能哭呢嘛。
    英英:嫂嫂,你不哭,咱娘来了。
    媳妇:(滚白)我叫叫一声夫君呀夫君,从今向后我再也不敢了。
               (二六)未开言来泪先掉,尊声夫君听根苗,
                              娘睡我将铺儿扫,娘吃饭我将饭调;
                              今日妹妹和她捣,她言说我与妹教;
                              咱娘总说我不好,我的孝心你知道;
                              要打就将魂打掉,好与咱娘把气消。
    继孟:好贱人!
             (尖板)小贱人来好大胆,母亲面前敢多言。
                             教的妹妹胡捣蛋,今日叫你丧黄泉。
    媳妇:哎哟!
    英英;哥哥,怎么不打了呢?噢,像是给打死了?
    继孟:嗯!打死了!
    英英:打死了你怎么不哭呢?
    继孟:啊!妻呀!……
    英英:哎呀母亲,我哥哥将我嫂嫂打死了!
    姚氏:哎呀!我的媳妇呀,娘家问我要人呀,我给人家说个啥家。我娃赶紧把妈扶起来,妈给我娃 说话呀,我娃快叫门去。
    继孟:母亲到了?
    姚氏:到了么。
    继孟:请进。
    姚氏:妈的媳妇娃,就说你把娃吓一下就对了么,你当个往死里打呢?
    继孟:这个贱人得罪母亲,将她一顿打死,好与母亲出气呀。
    姚氏:妈的媳妇娃!
    英英:母亲呀,我嫂嫂活着的时候害怕你呢,死了还害怕你呢,外魂一看见你来咧就嘟的飞着走咧。
    姚氏;你说咋办嘛。
    英英:待孩儿我叫!
    姚氏:我娃快叫!看这呵了家,快叫快叫!
    英英:嫂嫂醒得。
    媳妇:(阴司板)昏沉沉正做瑶台梦,耳边厢呼听得有人声;
                                  我猛然睁睛用目奉,原来是妹妹面向逢。
    姚氏;包挡些,包挡叫他打!你看他外神气,吓一下就对了么,越说越来咧,你看外真真二秆子劲咋 着呢。哎哟我的天哪,刚才西呼呼把我媳妇娃打死了,这下活了。这一下才没一点事咧,我这才算把心放下了!阿弥陀佛!
    英英:没事咧?
    姚氏:这娃,这还有啥事呢么?
    英英:没事了,我死呀!
    姚氏:看这娃,你死了丢下妈咋办家!
    英英:母亲,你想,孩儿也是个女孩人家,将来出了门,与见个婆婆就像你老人家一样,不是今日个打 就是明日个骂,遇见个丈夫,就像我哥哥那个冷帮帮的,一顿打死,我还不如早些死呀!
    姚氏:我娃别哭了,妈给你说话呢。你说咋好咋办!
    英英:要得孩儿不死,得依我三件大事。
    姚氏:三件大事,先说第一。
    英英:不许打我嫂嫂。
    姚氏:二。
    英英:不许骂我嫂嫂。
    姚氏:三。
    英英:我嫂嫂的吃、喝、穿、戴要和孩儿一样。
    姚氏:对,照办!我娃你看咋样!
    英英:哎母亲呀,隔壁我王妈还等着你给爷烧香呢。
    姚氏:哎哟,我的天哪!阿弥陀佛!
    英英:哥哥,不叫你在我嫂嫂身上打,你怎么在我嫂嫂身上打呢?
    继孟:哥哥并没有在你嫂嫂身上打呀。
    英英:哼!我听的清清楚楚的,你明明在我嫂嫂身上打来!
    继孟:好我的妹妹呢,那是你嫂嫂打哥呢!
    英英:不要紧不要紧,让我嫂嫂占点便宜也没有什么!嫂嫂,下面一同用饭!
    继孟:好妹妹呀!
               (二六)小妹妹来真灵便,可算一位小姑贤;
                               调和婆媳无意见,一家和好乐安然!
                 (剧终)
                (王辅生演出本)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