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台令窩棚

小小窩棚只一角,吃飯睡覺好歇脚。關門不問棚外事,無憂無慮好快活。

 
 
 

日志

 
 

秦腔剧本《铫期招亲》  

2015-10-16 17:08:57|  分类: 南腔北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腔剧本《铫期招亲》   


    说明

    西汉末,王莽篡位,汉室后裔刘秀起兵讨伐。王莽遣大将王寻带兵抵御;刘秀命岑彭、杜茂二将征战,不胜败回,又命铫期再次出击,打败王寻,将其困于庙中。王寻身躲庙门后,铫期冲进,被王寻打伤臂膀。王寻乘机逃走,铫期回营,行至一村旁,因失血过多而昏倒,经庄户杜公道之女杜秀英救至家中,施药治愈。杜家父女当面提亲,铫期假允而回营。杜秀英随后追铫期至刘秀营中,结为夫妻,合力杀死王寻、刘秀继又收降了马援,进军昆阳。
    此剧又名“铫期挨棒槌”“铫期招亲”。后接“马援归汉”是另一折戏,即“闹昆阳”前段。
    剧中有宿命论宣传迷信的情节。

    场目

    第一场  战王寻        第二场  调铫期
    第三场  伸军纪        第四场  挨棒槌
    第五场  斩王寻        第六场  收马援

    人物表


    刘  秀——正生      吴  汉——须生
    邓  禹——须生      杜秀英——武旦
    铫  期——大净      杜公道——老丑
    岑  彭——武生      黑女子——武旦
    杜  茂——武生      琼  儿——武旦
    王  寻——二净      李老汉——老丑
    马  援——老生      报  子——杂
    兵、卒——杂 

    第一场  战王寻

                   (四卒引王寻上)
    王  寻:  (念)头戴红缨高照,脑后斜插雕毛, 
                          肋间縚紧襟三道,护心镜不低不高。 
                  大将王寻。王主有令,捉拿刘秀。众将官!
    卒    :   有。
    王  寻: 追!
    卒    :   啊!(同下) 
                   (四兵引刘秀上)
    刘  秀:  (引)头戴金冠火练丹,身穿蟒袍甚威严。 
                         怀抱先君一口剑,杀莽复兴汉江山。(坐) 
                   (诗)先祖汉室高皇①,巍巍四海名扬; 
                          千条计灭霸王,才把江山执掌。 
                           恨先君宠王莽,任国贼覆汉邦; 
                            一心要报旧恨,杀莽孤家称王。 
                   姓刘名秀字文叔。王莽谋位,苏显叛国,药酒毒死平帝,我嫂嫂保我出城,每路以来,斩将夺关者无数。今坐宝帐,小军来报。
    报  子: (上)报!
    刘  秀: 军报何事?
    报  子: 王寻起兵前来!
    刘  秀: 再探再报。
    报  子: 啊。(下)
    刘  秀: 王寻起兵前来,我不免唤先生商议。人来!
    兵    :   在。
    刘  秀: 有请先生进帐。
    兵    :  有请军师进帐。 
    邓  禹: (上引)天为圆来地为方,手掌八卦按阴阳。 
                  军师邓禹。王爷有唤,进帐去见。王爷在上,邓禹参见。
    刘  秀: 免礼坐了。
    邓  禹: 谢座。(坐)王爷唤我何事?
    刘  秀: 王寻起兵前来,先生怎样安排?
    邓  禹: 我自有安排。人来!
    兵    :   有。
    邓  禹: 请你家岑爷、杜爷进帐。
    兵    :   岑爷、杜爷进帐。(岑彭、杜茂上)
    岑  彭:  (念)一十二根紫金镖,
    杜  茂:  (念)走线铜锤②马后捎。
    岑  彭: 岑彭。
    杜  茂: 杜茂。
    岑  彭: 王爷有唤。
    杜  茂: 进帐去见。
    岑  彭: (同时)
    杜  茂: 参见王爷!
    刘  秀: 站下。
    岑  彭: (同时) 
    杜  茂:王爷有何大事?
    刘  秀:先生传令,
    邓  禹:二将听令!
    岑  彭:(同时)     
    杜  茂:在。
    邓  禹:命你二人大战王寻,小心行事!
    岑  彭:(同时)
    杜  茂:得令!(下)
    刘  秀:先生随孤后帐饮酒。
    邓  禹:请。(同下)  

    第二场  调铫期 

                 (岑彭、杜茂与王寻各带兵卒分上)
    岑  彭:王寻请了!
    王  寻:请了!
    岑  彭:发兵者为何?
    王  寻:要拿刘秀。
    岑  彭:胡道!两家未决一阵,敢说大话,着枪!
                  (岑彭、杜茂合战王寻,败下)
    王  寻:追!(同下)
                 (兵引岑彭上)
    兵    : 我军大败!
    岑  彭:兵退青州养马。(同下)
                 (兵引杜茂上)
    兵    : 我军大败!
    杜  茂:怎不见你家岑爷?
    兵    : 青州养马去了。
    杜  茂:收兵回营。(同下)
                 (兵引铫期上拉架子)
    铫  期:(诗)家住河南霸王庄,以在崖下把身藏;
                       猛雷一响改容相,我娘不认亲生郎。
                 大将铫期。王爷有令,四乡催粮五百余石,满载而归。回向王爷交令。兵来!
    兵    : 在。
    铫  期:催马前行。
    兵    : 啊!(唢呐牌子同下)

    第三场  伸军纪

                 (兵引刘秀、郑禹同上)
    刘  秀:(念)二将去交兵。
    邓  禹:(念)不知吉和凶。(坐)
    杜  茂:(上)王爷在上,小将交令。
    刘  秀:交战如何?
    杜  茂:败回营来。
    刘  秀:一胜一败,乃是兵之常理。怎样不见岑彭?
    杜  茂:青州养马去了。
    刘  秀:你且下营歇息去吧。
    杜  茂:谢王爷。(下)
    刘  秀:我军不胜,免战牌高悬。
    铫  期:(上)告进!王爷在上,小将交令。
    刘  秀:收令。催粮多少?
    铫  期:五百余石。
    刘  秀:将粮收起,下营歇息。
    铫  期:(转身欲下又止)王爷!
    刘  秀:何事?
    铫  期:为何免战牌高悬?
    刘  秀:王寻厉害,无有他的对手,故悬免战牌。
    铫  期:王爷,你将他说得天上有,地下无,小将我就不信;王爷若还赐令,待小将大战王寻。
    刘  秀:如此甚好,铫期听令!
    铫  期:在。
    刘  秀:赐你将令,大战王寻。
    铫  期:得令。(欲下)
    邓  禹:慢着!你要前去,须当切记三件事。
    铫  期:哪三件事?
    邓  禹:一不要败阵逃;二莫带伤痕;三莫招妾娇。
    铫  期:我此一去,若打败仗,就将我的黑头献上。
    邓  禹:此一前去,若打胜仗,就将我的印玺给你。
    铫  期:你我口说无凭。
    邓  禹:击掌为证!(与铫期击掌)
    铫  期:好气!
                 (唱带板)
                    宝帐以内三击掌,气的铫期满脸黄。
                    此去但若打败仗,愿把黑头送帐房。
    刘  秀:(接唱)
                    先生击掌欠思想,得罪皇兄不应当。
                    铫期生来有胆量,欺他看在我脸上。
    邓  禹:(接唱)他说大话把志壮,必得败仗回营房。(同下)
                 (铫期、王寻引兵卒分上)
    铫  期:王寻,我个儿!
    王  寻:铫期,小孺子!
    铫  期:铫爷未见你的时候,我朝先生把你说得天上有,地上无;到今一见,你才是鸭子头上一撮毛:“鹅等之辈”!待铫爷拿你来。
    王  寻:铫期休得狂妄,看鞭!
                 (开打,王寻败下)
    铫  期:追!(同下)
    王  寻:(上唱带板)
                      勒回马头我倒看,马头马尾紧相连。
                      若非此马跑的快,我命就落他手间。
                 哎呀不好,铫期果然骁勇,我战他不过,该逃哪里?(环视)有了!前面不远有一座庙宇,我不免入内躲避。(下马进庙内,铫期上)
    铫  期:王寻前边逃,我在后边追,却怎么不见?(远看)前面有一座庙宇,娃娃必在此间躲避,待我吓唬于他。王寻,小儿!铫爷亲眼见你入得庙去,还不快快出来!
    王  寻:我在前面跑,铫期远落后面,何以得知我入庙来呢?必是大话诈我,我偏不走出,看他怎的。
    铫  期:王寻,你若还不出,我便要火化庙宇,将你烧死!
    王  寻:我不出庙,被铫期烧死,身亡无名之地,岂不令人耻笑?我不免施计从事,闪在门后,诳他进庙,赏他一鞭,大叫铫期!我敢开门,你不敢进庙!
    铫  期:我敢进门,你就不敢开门。
    王  寻:待我开门。(开门)
    铫  期:待我进庙。(进庙)
    王  寻:看鞭!(鞭打铫期左臂,铫期退出庙,王寻紧关门)
    铫  期:天呀,哎呀老天!一时大意,身中王寻的五毒鞭,怎样回营?(想)有了!我不免定下吓兵之计,将我的甲锁搭在石碑上面,将他困死在庙内。待我宽甲。(脱衣解带与石牌披挂上)王寻,你若还不出来,我便不走,将你困死在庙内。(下)
    王  寻:适才想必未打中?待我二次出庙迎打(出庙鞭打石碑,折鞭)哎呀不好!铫期狗儿施计逃走,鞭打石碑折断。我不免将他的甲锁带回营去,见王主请功。
                 (鞭挑铫期衣带下) 

    第四场  挨棒槌

                  (琼儿引杜秀英上)
    杜秀英:(引)奴家生来心灵巧,习枪练鞭武艺高。(坐)
                   (念)仙山学道高,恩师把咱教。
                         金莲尺二余,踢死金钱豹。
                         罗裙十二幅,身长八尺高。
                         休笑我面丑,女中称英豪。
                 奴乃杜秀英。我母生我落地身亡,多亏我师傅将我抱上山去,仙药治活,教我兵法武艺,撒豆成兵,呼草成将。我师傅言道,我不喜清闲,倒喜人间奔走。今日无事,我不免出外游玩。琼儿!
    琼  儿:在。
    杜秀英:唤黑女子走来!
    琼  儿: 黑女子走来。
    黑女子:(上念板歌)
                        奴家本是女孩家,今春年长一十八。
                        未有媒妁来我家,隔壁有个王大妈。
                         拾胡基来撂瓦碴,王大妈你过来吧,
                         你给我娃把媒发。王大妈她笑哈哈,
                         言说我娃胡说话,告你爹爹叫你妈,
                         把你蠢材活打杀,我的心里可害怕。③
                         越思越想事不好,忙把黑贿递与她。
                         王妈一见欢喜啦,转身就去寻亲家。 
                         对门有个王世华,所生一子叫哈吧。 
                         又会打铁焊喇叭,又会嘚儿嘚儿弹棉花, 
                          我娃有心不嫁他,到底是个艺匠家。 
                          罢罢罢我嫁了吧,爹娘给我赔啥呀? 
                          我的爹爹我的妈!
    老李汉:(上接念)
                   嗳嗳,
                   我的心肝我的娃,你叫爹爹做啥呀?
    黑女子:(接念)
                   你娃今春出嫁呀,你给你娃赔啥呀?
    李老汉:(接念)
                    听说我娃出嫁呀,爹爹给你就赔呀!
                    山西胭脂四川粉,还有两丈红头绳,
                    洗脸盆子白铁打,中间刻着牡丹花,
                    箱子靠给你大舅,柜子靠给你二大,
                     赔个老牛没上牙,赔个老驴没尾巴, 
                     赔个大车咵嗒嗒,我娃你还要啥呀?
    黑女子:(接念)
                      这些东西全不要,只要对门小哈吧。
    李老汉:(接念)
                      黑女子,爹的娃,爹爹与你说媒呀,
                      要长的,要喇叭,要短的,要唢呐,
                      不长不短是唧呐,一吹一响呀儿呀,④
                       这些东西你不要,要的哈吧做啥呀?
    黑女子:(接念)不会说咧进去吧,
    李老汉:(接念)我坐进去吃烟呀!(下)
    黑女子:说了这一晌把正事给忘咧!姑嫂叫我呢,拿我赶紧去,看是做啥呀。姑娘唤我做啥呀?
    杜秀英:掇了櫈儿,你我出外散心。
    黑女子:遵命。
    杜秀英:前行了!(唢呐牌子、绕场、坐)
                   (铫期上昏倒在地)
    黑女子:琼儿姐,哪答儿腾的一下,把墙倒了吗?把房塌咧?
    琼  儿: 你我去看。(同黑女子走近铫期)
    黑女子:哟,倒下个黑汉。
    琼  儿: 掮上个鞭杆。
    黑女子:掮上个钢鞭。
    琼  儿: 哎呀,他臂上带着伤。
    黑女子:好爷家,这么大(用手比划)的个伤!
    琼  儿: 你往准的看,才这么(用手比划)大。
    黑女子:禀姑娘得知。
    琼  儿: 走。
    黑女子:禀姑娘。
    杜秀英:讲说什么?
    黑女子:门口倒下一位黑汉,右臂带伤。
    杜秀英:你们前去细看,那人有救无救。
    黑女子:我去看。(走近铫期身边,用手试呼气)哟,还出气哩!禀姑娘。
    杜秀英:讲。
    黑女子:那人还出气儿呢!
    杜秀英:将他扶到我家。
    黑女子:(与琼儿同时)
    琼  儿: 是。(二人将铫期扶到杜秀英身边,铫期坐椅头伏椅背)
    杜秀英:琼儿!
    琼  儿: 伺候姑娘。
    杜秀英:请你家爷爷。
    琼  儿: 是。(对内)爷爷走来!
    杜公道:(上念)
                        活了六十岁,满口牙齿齐落尽。 
                        吃豆腐去咬不下,吃软东西可想脆。
                        老汉杜公道。(对琼儿)唤爷爷为何?
    琼  儿: 我家姑娘有请。
    杜公道:你先问你姑娘唤我何事。
    琼  儿: 是,禀姑娘。
    杜秀英:讲。
    琼  儿: 我家爷爷来了,问你唤他为何?
    杜秀英:你且接来,这是丹药一颗,叫你爷爷用无根水与那人下喉;膏药一张,散药一包,与那人干处湿洒,湿处干洒。(递药)
    琼  儿: 是。(转向杜公道)这是爷爷,我家姑娘给了丹药一颗,用无根水与那人下喉;散药一包,干处湿洒,湿处干洒;然后将膏药贴上。
    杜公道:丫环,你晓得无根水是什么?
    琼  儿: 不晓得!
    杜公道:听爷给你道来。舀一碗水倒在房上,倘若流下来,就接上,就叫无根水。
    琼  儿: 黑女子!
    黑女子:唤我何事?
    琼  儿: 爷爷命你舀一碗水,倒在房上,单等滴下,就用碗接上,就是无根水,与那人下药。
    黑女子:你等着。(下掇一碗水上)接下了,接下了。(将碗掇向杜公道)
    杜公道:(接水碗)待我看来。(走近铫期身边,细看)哎呀,此人脸青舌硬。丫环。
    黑女子:做啥呀?
    杜公道:取个筷子来,先将此人的口偪来⑤。
    黑女子:是。(下取筷子上)筷子拿来。
    杜公道:待我偪咀。(偪咀灌药)药来了,药来了。药已灌下。
    黑女子:还莫毕哩。
    杜公道:还有啥哩?
    黑女子:散药还没撒呢,膏药还没贴呢。
    杜公道:我撒我贴。(敷药)这药就是灵,才用上,盆大的口子,就结成了指甲盖大的痂痂子。
    黑女子:果然灵应,拿我赶紧给姑娘说去。禀姑娘!
    杜秀英:讲。
    黑女子:那人刚死着哩,这会儿可活来了。
    杜秀英:去让你家爷爷问过,那人姓甚名谁。
    黑女子:是。
    杜秀英:琼儿,随姑娘来。(下)
    黑女子:这是爷爷。
    杜公道:啥事?
    黑女子:我姑娘言道,要问这人姓甚名谁,将姓名留下。
    杜公道:待我问来。(欲问又止)我不知人家名讳,是怎样个问法?
    黑女子:这人来时掮个鞭杆,想必是个鞭将爷?
    杜公道:对,鞭将爷,待我问过。鞭将爷,鞭将爷!(黑女子下)
    铫  期: (唱摇板)
                        一阵昏迷不能醒,霎时只觉左膀疼。
                        大叫王寻休要走,(举拳欲打)
    杜公道:嗳嗳嗳,你争的咋呀?
    铫  期: (接唱)不知来在何地中。
                   哎呀,是我正在追赶王寻,何以来在这里?  
    杜公道:将爷那知,是你昏倒在我家庄门以外,我家姑娘命丫环将你扶进屋来,用药看好你的伤口。
    铫  期: 多谢老伯救命之恩。
    杜公道:好说,好说。请问将爷高姓大名?
    铫  期: 我本是汉营来的,大将铫期。
    杜公道:说啥?
    铫  期:我本是大将铫期。
    杜公道:原是铫大爷驾到,我老汉认不得你老人家。你是狗咬铁李拐:“登台的神仙”;我是一斗蚂蚁上碾子,千生万死!(跪拜)
    铫  期:不知者不为罪,请起。(扶杜公道起)
    杜公道:铫爷你坐着,我问个话去。(走到台口,向内)我儿走来。
    杜秀英:(上)问过那人姓什名谁?
    杜公道:他是汉营来的大将铫期。
    杜秀英:什么?他叫铫期?
    杜公道:正是得。
    杜秀英:早日听得师傅言道,我该配与大将铫期,苦不知他在哪里,今日他倒来在我家,岂不是天神降喜?爹爹!
    杜公道:我儿有何话讲?
    杜秀英:你儿今年多大了?
    杜公道:二九一八。
    杜秀英:再一个二九一八呢?
    杜公道:三十六了。
    杜秀英:再长三十六呢?
    杜公道:七十二了。
    杜秀英:难道把儿老死不成?
    杜公道:老死了就埋了。
    杜秀英:爹爹,难道就不管儿的千金良缘吗?
    杜公道:爹不欠谁的粮钱。
    杜秀英:他老人家好不亮清⑥。爹爹。
    杜公道:说啥呀?
    杜秀英:伸你的耳朵来。(杜公道走近杜秀英,耳语)你给儿说媒去!(跑下)
    杜公道:这娃张口给我要女婿哩,我哗的一下亮清了。世上就没有倒发媒这个事情。往常张亲家、王亲家,都跑到家喝酒哩,今日有事用着了,没见一个来。我给他来个月里娃吃锅盔:圆圈咬,咬到中间里吞它一口。铫爷,
    姚  期: 老伯坐了。(杜公道坐)
    杜公道:我给你说个话。我老汉有个女娃子,心想许……
    铫  期: 许什么?
    杜公道:(将头伸向铫期)你将我打一下。
    铫  期: 出捶不打笑脸。
    杜公道:你把我打的淌些血,我就把你然⑦住了。
    铫  期: 然他不住。
    杜公道:砂窝里跌了个咀喂地,口碜的说不出来嚒!嗨!我给他来个老鹰抓鱼:猛扑莫打岔,铫爷,我心想将我娃许你成亲,把娃招了,把我老汉捎了,可曾愿意?
    铫  期: 大将临阵收妻必犯大罪。你父女看好伤痕,太平乐年上门来叩拜。我就此拉马走了。
                    (唱带板)
                          打了败仗好无兴,焉敢你家来招亲?
                          老伯采马莫久停,(杜公道拉马)
                           回营不知吉和凶。(乘马下)
    杜公道:铫将爷来了个肩头上掮锨:扬长走了。我娃快来!
                   (杜秀英引琼儿、黑女子同上)
    杜秀英:爹爹,亲事说得如何?
    杜公道:大将临阵收妻有罪,铫将爷他莫敢答应,转身就走了。
    杜秀英:什么,走了?黑女子!
    黑女子:在。
    杜秀英:看去,
    黑女子:是。(跑下又上)在哩,在哩。
    杜公道:啥在哩?
    黑女子:人走了,坐的板凳在呢。
    杜秀英:爹爹你好糊涂。
    杜公道:我不得亮清。
    杜秀英:你糊涂!(唱摇板)
                          爹爹做事好糊涂,常言说女大莫强留。 
                          你把那人放脱手,难道说把我送王侯? 
                          仙丹贵药他骗走,看来你是大木头。 
                          讲着讲着恶气攻,扭过身来叫丫头。 
                          速备黑驴姑娘走,(黑女子下拉驴上)
                          一心赶他汉营中。(上驴欲走,杜公道阻拦)
                          爹爹挡住不叫走,轻轻甩你个仰跟头。
                  (杜公道被撞倒,杜秀英领琼儿、黑女子下)
    杜公道:(接唱)
                        可恨铫期没来由,不与我家把亲留。
                        明明塞给你两片肉,你却不吃扔外头。
                        弯路不走捷径走(绕场)铫期到来问来由。 
                   (蹲在台角)
    铫  期: (上接唱)
                        打了败仗我好无兴,不敢他家把亲留。 
                        耳边只听人声吼,女子赶我在后头。
                  (杜秀英领琼儿、黑女子上)
    杜秀英:(接唱)
                        跨下黑驴如风走,我要赶他汉营中。
                        抬起头来用目睁,只见铫期站路途。
    黑女子:姑娘。
    杜秀英:讲。
    黑女子:那人在此站着哩!
    杜秀英:黑女子前去问过,问他的伤痕何人看好,叫他回上我家。
    黑女子:是。嘚!铫爷!
    铫  期: 你来何事?
    黑女子:你的伤痕何人看好?
    铫  期: 何人看好的?
    黑女子:就是我这个手看好的。
    铫  期: 你无有那样巧手。
    黑女子:哟,我到底看你不好,都是我姑娘把你看好的。
    铫  期: 你家姑娘看好我的伤痕,我回营交令以毕,登门叩拜。
    黑女子:不要你叩拜。这会儿就要你往我家里走。
    铫   期:我便不去,
    黑女子:禀姑娘,
    杜秀英:讲。
    黑女子:人家还不来。
    杜秀英:待姑娘上前问过。嘚,铫爷!
    铫  期:小姐讲说什么?
    杜秀英:我且问你身上的伤痕,是何人看好?
    铫  期: 我不晓得。
    杜秀英:是奴家与你看好的。
    铫  期: 小姐看好伤痕,待我交令以毕,登门叩拜。
    杜秀英:不要你登门叩拜;我且问你,我爹爹讲说那话,你可应允?
    铫  期: 女子红面求亲,不由我铫期一场大笑。(大笑)
    杜秀英:好气!(唱带板)
                        听得一言好生气,铫期原是无义的。
                        我将棒槌拿在手,(黑女子将棒槌递与杜秀英)
                        打死铫期一命毕。
                        不允婚姻,我就要动武。
    铫  期: 毛头女子,谁还怕你!
                    (杜秀英与铫期开打,铫期败倒)
    杜秀英:丫环!
    琼  儿: (与黑女子同时)
    黑女子:在。 
    杜秀英:将他绑回我家。(下)
    黑女子:丫环姐,
    琼  儿:喊我作甚?
    黑女子:你拿绳着没有?
    琼  儿: 没有拿绳。
    黑女子:这咋办呀?我把我的腰带解下绑他。
    杜公道:(进前)嗨,我把你这女子,铫爷是大将,就能拿腰带绑吗?你们回去,将铫爷交给我。
    黑女子:我不回去。
    杜公道:咋的话?咀这硬的。(欲打)
    黑女子:哎呀我的爷呀!(与琼儿同下)
    杜公道:铫爷,你高高的么,这会咋给低低的咧?
    铫  期: 我蹴下了。
    杜公道:你寻着装这个低湼鬼⑧呢!走,往我家里走!
    铫  期: 往你家干什么,我便不去。
    杜公道:你把我老汉可难住了。你不去,我叫我姑娘呀!
    铫  期: 不敢不敢,我去,我去。
    杜公道:你我就走。(绕场)
    铫  期: 走了!(唱带板)
                         这位女子好大胆,打下马要拿绳栓。 
                         无奈且遂她心愿,心中实实不安然。
    杜公道:铫爷,来在我家门口,你先坐下,就是我给你说的那话,把我娃招了,把我老汉捎了,你到底愿意不愿意?
    铫  期: 我便不从。
    杜公道:不从了拉倒不提。我娃哪答还找不下个女婿咧,我娃走来!
    杜秀英:(头顶红帕上)爹爹唤儿何事?
    杜公道:你头顶的红帕帕子,是耍猴戏呀吗是的?
    杜秀英:我和铫期两个拜天地呀。
    杜公道:你晓得人家愿意不愿意?
    杜秀英:他该是个顺茬⑨吧?
    杜公道:其实才是剃头的刮二回呢:倒茬。不愿意!
    杜秀英:待我问过。(将头顶的手帕取下)嘚!铫爷,
    铫  期: 啊!
    杜公道:我爹爹说的那话,你从不从?
    铫  期: 我说就拜,谁还说不拜?  
    杜秀英:(笑)人家愿意,我爹爹可说人家不愿意。爹爹!
    杜公道:说啥呀!
    杜秀英:人家说愿意。
    杜公道:啥?他说愿意?把我闪了这一下,待我问过。呔、铫爷,
    铫  期: 老伯讲说什么?
    杜公道:我刚说亲你不愿意,硬的梆梆,我娃一来,把你吓的,软的耷拉⑩,到底还是从下了?
    铫  期: 从下了!
    杜公道:从下就好。丙寅丁卯,今天就好,躲过今天,西天的佛老。
    铫  期: 此话怎讲?
    杜公道:佛爷不老,把我娃就耽搁了。我娃过来。
    杜秀英:爹爹。
    杜公道:收拾打扮,拜天地了!
    铫  期: (唱摇板)
                        女子与我找麻烦,无奈与她结姻缘。
                         铫期这边用目看:
    杜秀英:(接唱)一对金环坠耳边,
    铫  期: (接唱)岳父上坐婿拜见。(与杜秀英同拜杜公道)
    杜公道:起起起,免礼,免礼!(铫期与杜秀英站起)
    杜秀英:(接唱)姻缘告成心喜欢。(下)
    铫  期: (接唱)
                        岳父带马莫久停,为婿先回汉营中; 
                        回营我与王爷禀,搬你父女后进营。(乘马下)
    杜公道:这爷家,啥还没见啥呢,咋可跑了!赶紧叫我娃。女娃子走来!
    杜秀英:(唱摇板)
                        繡阁等了多半会,不见铫期为什么?
                  爹爹,
    杜公道:你才来了,人都跑了!
    杜秀英:待儿看过。(远望)果然走了。黑女子走来!(黑女子上)
    黑女子:伺候姑娘。
    杜秀英:你与琼儿速快与姑娘鞴驴。
                   (黑女子下)
    杜公道:我儿向那里去?
    杜秀英:汉营去。
    杜公道:我娃你不敢去,汉营杀人呢!
    杜秀英:你儿不怕他。(唱带板)
                          可恨铫期不知理,翻三倒四把我欺。
                          丫环与我将驴鞴(黑女子、琼儿拉驴上)
                           一心赶他汉营里。(同黑女子、琼儿下)
    杜公道:(接唱)
                       年年有个七月七,织女牛郎配夫妻。 
                       常言不图千顷地,只图一个好女婿。(下)
                 (兵引刘秀、邓禹上)
    刘  秀:(念)铫期去交兵,
    邓  禹:(念)一定不成功。(同坐)
    铫  期:(上念)败阵好无趣,绵羊把头低。 
                           铫期告进!王爷在上,铫期交令。
    刘  秀:收令。败胜如何?
    铫  期:没胜没败,两和阵势。
    刘  秀:一胜一败是常理,你且下去歇缓。正是: 
                 (念)败阵是常理,
    铫  期:(念)暂时受委曲;(下)
    邓  禹:(念)瞒我总有意,
    刘  秀:(念)有王把情乞。
    报  子:(上)报!
    刘  秀:军报何事?
    报  子:一伙女子前来骂阵。
    刘  秀:再探再报。
    报  子:是。(下)
    刘  秀:这是先生。
    邓  禹:王爷。
    刘  秀:适才报子报道,许多女子前来骂阵,是何情由?
    邓  禹:为臣不知,你我登城观看。
    刘  秀:来呀!
    兵    : 有。
    刘  秀:鞴马伺候了!(二兵下,拉马上)
                  (唱带板)
                        适才报子一声报,一伙女子逞英豪。
                         叫声先生把我保,奔上城楼观根苗。
                   (与邓禹上马绕场)
                          行在城前下战马,(与邓禹下马上城)
                          只见女子如箭镖。
                  (杜秀英带黑女子、琼儿乘马上)
    杜秀英:(接唱)
                        跨上黑驴如风驰,惟愿插翅向前飞。 
                        抬起头儿用目看,王爷军师站城边,
                        城下扎个美人势,问我一言喘一声。
    邓  禹:(接唱)
                       邓禹城头用目觑,一伙女子城下立。
                        家住那里并某地?张王李赵把名提。
    杜秀英:(接唱)
                        军师不必问详细,杜秀英来把名提。 
                        铫期带伤昏倒地,他的伤痕我治愈。 
                        我的丹药他用去,不出营来为怎的?
    邓  禹:(接唱)
                       邓禹城上笑微微,铫期犯在我手里。
    刘  秀:(接唱)
                        孤王城头深施礼,我与铫期把情乞。
    邓  禹:(接唱)
                        当日打赌把掌击,武将倒把文官欺。
                         手下三军一声叫,
                 三军们!
    兵    : 有!
    邓  禹:(接唱)唤来铫期城头立。
                 唤铫期!
    兵    : 铫爷上城!
    铫  期:(接唱)
                     耳听小军一声请,唤来大将叫铫期。
                     手提衣甲上城去,先生唤我为怎的?
    邓  禹: (接唱)一伙女子来找你,问你认得认不得?
    铫  期: (接唱)明知转来杜家女,佯装不知认不得。
    邓  禹: (接唱)此位女子好无礼,你家铫爷不认你。
    杜秀英:(接唱)王爷你把城开起,我与铫期比武艺。
    铫  期: (接唱)明用力大战不过,一棒槌把我心魂摘。
    刘  秀: (接唱)叫声铫兄休忧虑,收女子与孤保社稷。
    邓  禹: (接唱)来人去把城开放,迎接女子进城里。
                   (刘秀、邓禹、铫期带兵下城,兵开城门,众出城)
                  请女英雄进城。
    杜秀英:请。
                   (众同下,刘秀、邓禹带兵上,刘秀、邓禹坐;铫期奔上,杜秀英紧追上)
    杜秀英:照打!(举棒槌打铫期,铫期抱头躲于邓禹身后)
    铫  期: 军师保我。
                    (邓禹站起,拦住杜秀英)
    邓  禹: 慢着!(唱带板)
                   此位女子你好错,你打我铫兄为什么?
    杜秀英:(接唱)这位强盗不认我,恨不得把他黑皮剥。
    邓  禹: (接唱)有邓禹来笑呵呵,铫兄才是个怕老婆。
    铫  期: (接唱)先生休说我怕老婆,怕老婆人儿有酒喝。
    邓  禹: (接唱)你怕的很……
    铫  期: (接唱)我喝的多。
    邓  禹: (向杜秀英接唱)
                   王爷现在上边坐,
    杜秀英:(接唱)没参拜奴家多有错。
                   走近前来忙跪倒,我与王爷保山河。
    刘  秀: (接唱)别的夫人不封你,顺国夫人在朝阁。
    杜秀英:(接唱)叩一头来站身起。
    铫  期: (接唱)夫人女中数第一。
    报  子: (上)报!
    刘  秀: 军报何事?
    报  子: 王寻骂阵!
    刘  秀: 再探再报。
    报  子: 啊。(下)
    杜秀英:王爷;
    刘  秀: 你待怎讲?
    杜秀英:我进得军中,无有功劳,王寻骂阵,待我前往。
    刘  秀: 说得是,铫期听令!
    铫  期: 在。
    刘  秀: 这是令箭一支,命你夫妻二人大战王寻。
    铫  期: 遵令。(下) 
    刘  秀: 三军们!
    兵    :   有!
    刘  秀: 随后观看。
    兵    :   啊!(同下) 

    第五场   斩王寻

                   (铫期、杜秀英与王寻领兵分上)
    杜秀英:王寻那里走!
    王  寻: 女子休要逞能!
                    (杜秀英、铫期合战王寻,杜秀英将王寻打倒)
                  女将饶命!
    铫  期: 看刀!(将王寻杀死)
    杜秀英:老爷,
    铫  期: 夫人,
    杜秀英:你看为妻杀法如何?
    铫  期: 这儿的!(伸大拇指)
    杜秀英:收兵回营。(同下) 
                   (兵引刘秀、邓禹上)
    刘  秀:  (念)乱马营中清如水,乌鸦焉敢绕空飞。
                   (与邓禹坐)(铫期、杜秀英上)
    铫  期: (与杜秀英同時) 
    杜秀英:王爷在上,小将交令。
    刘  秀: 收令,站下。
    铫  期: (与杜秀英同時) 
    杜秀英:啊。
    刘  秀: 胜败如何?
    铫  期: 杀了王寻。
    报  子: (上)报!
    刘  秀: 军报何事?
    报  子: 马援领兵前来。
    刘  秀: 再探再报!
    报  子: 啊。(下)
    杜秀英:王爷!
    刘  秀: 你待怎讲?
    杜秀英:马援起兵前来,赐我夫妻令箭,前去迎战。
    邓  禹: 慢着!我营还有将官出差,你夫妻下营歇缓。
    铫  期: 遵命。
    杜秀英:(与铫期同時)
    刘  秀: 正是:(念)王寻命丧了,
    邓  禹: (念)马援逞英豪。
    铫  期: (念)夫人杀法巧,
    杜秀英:(念)岂肯把你饶。(与铫期下)
    刘  秀: 这是先生?
    邓  禹: 王爷。
    刘  秀: 马援领兵前来,先生是怎样的个安排?
    邓  禹: 这一阵离不了王爷出师。
    刘  秀: 孤家惟愿前往,何人保驾?
    邓  禹: 自有安排。来人!
    兵    :   有!
    邓  禹: 唤你家吴爷。
    兵    :  吴爷进帐!
    吴  汉: (上念)
                        一口云雾吹散,习就了文武双全; 
                        男儿效忠保江山,咱本是大将吴汉。
                  大将吴汉。军师有唤,进帐去见。王爷在上,吴汉参见。
    刘  秀: 少礼站下。
    吴  汉: 唤小将到来何事?
    邓  禹: 马援统兵前来,王爷亲身出师,命你保驾,可愿前去?
    吴  汉: 小将愿往。
    刘  秀: 如此甚好,与孤换衣来!(换衣)与孤鞴马伺候着!
                    (二兵下拉二马上)
                    (唱带板)
                          宝帐以内把衣换,再叫先生听心间; 
                          营下大事好照管,孤在阵上少挂牵。
                          小军与我采走战,君臣二人奔阵前。
                   (与吴汉带兵下)
    邓  禹: (接唱)
                       见得王爷离帐前,背过身儿身思参。 
                       八卦上面细掐算,要收马援进营盘。(下)

    第六场  收马援

                 (卒引马援上)
    马  援:(诗)率领大兵振雄师,豺狼当道即扫除。 
                       斩草须得连根起,萌芽生长后悔迟。
                 老将马援。父子镇守昆阳,王寻落马,前去复仇。众将官!
    卒    : 有。
    马  援:兵往前发!(骑马持飞抓)
    卒    : 啊!(同下) 
                 (吴汉、马援分上)
    吴  汉:(唱箭板) 
                       一马扑进杀人场。
    马  援:(转唱带板) 
                        一来一往各争强。
    吴  汉:(接唱)马援下鞍投了罢,
    马  援:(接唱)不降不降实不降。
    吴  汉:(接唱)稳坐马鞍自思想,拿他还要用良方。
                  空挥几刀败了阵,(下)
    马  援:(接唱)
                      不服吴汉太猖狂,(刘秀上)
                       回头观见汉刘秀,马爷将话说端详:
                       国小焉能招大将,鸡架焉能落凤凰? 
                       马圈怎把灵芝长,泥坑怎把蛟龙藏?
                       诱我投降是妄想,除非娘舅投外甥。
    刘  秀:(接唱)
                       马援不必太猖狂,听王把话说端详:
                       你年纪迈两鬓霜,怎比孤家少年王?
                       速快下马投我邦,将你封官又封王。
    马  援:(唱箭板)
                           刘秀休夸你兵强,
    刘  秀:(接唱)海水岂用升斗量?
    马  援:(接唱)你比雪山高万丈,
    刘  秀:(接唱)太阳一照化长江。
                 看剑!
    马  援:看刀!
                  (刘秀与马援开打,刘秀败下;吴汉上,与马援开打,吴汉败下;刘秀、吴汉分上,合战马援;马援败下)
    刘  秀:追!(兵上,过场下,刘秀、吴汉随下)
    马  援:刘秀兵法过人,待他追来,我不免使出飞抓! 
                 (刘秀、吴汉同上,合战马援,刘秀、吴汉败倒)
                 (唱箭板)
                      飞抓(11)不住空中打,观见闪上万道霞。 
                       铁龙保的青龙驾,眼看真主就是他。 
                       回心转意投了罢,(下马跪于刘秀身旁)
                       双膝下跪在地下。
    刘  秀:(接唱)
                       昏昏迷迷倒马下,一会只害浑身麻。
                       猛然睁眼细观看,老将下跪在地下。
                       刚才擒王如戏耍,拿住为何你不杀?
    马  援:(接唱)
                      杀斩之事撂过罢,情愿与你保天下。
    刘  秀:(接唱)
                      你是真来你是假?你与孤王把誓发。
    马  援:(接唱)
                      老将提衣跪地下,空里神灵听根芽:
                      倘或保主心有假,死在军阵乱马踏。
    刘  秀:(接唱)
                       见得老将誓盟罢,孤王才把心放下。
                       向前一把忙扶起,你与孤王保天下。
                 老将投降可是真心?
    马  援:倒是真心。
    刘  秀:真心者好,兵进昆阳!(同下) 
                  (剧终)
                (温玉堂提供)

           注:

           ①“先祖汉室高皇”原口述本为“父为汉室高祖”。
           ②“走线铜锤”即所谓流星锤,是用绳索系的铜锤。
           ③“我的心里可害怕”原口述本无。
           ④“一吹一响呀儿呀”原口述本无。
           ⑤“偪来”关中西路方言,即把口别开的意思。
           ⑥“亮清”关中西府方言,即明白或清楚的意思。
           ⑦“然住”关中方言,即粘住之意。
           ⑧“低涅鬼”关中方言,即低小下作的意思。
           ⑨“顺茬”即没麻烦,顺利的意思。
           ⑩“耷”音答,作垂解“耷拉”亦作“搭拉”关中方言:即下垂的样子。 
           ⑾“飞抓”,汉二黄、京剧皆作“飞权”,这一出剧叫“飞权阵”。  

  评论这张
 
阅读(4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