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台令窩棚

小小窩棚只一角,吃飯睡覺好歇脚。關門不問棚外事,無憂無慮好快活。

 
 
 

日志

 
 

京剧剧本《明末遗恨》  

2015-10-09 17:32:01|  分类: 京劇劇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剧剧本《明末遗恨》(一名:守宫杀监)


      主要角色

      王承恩:生
      李自成:净
      杜勋:丑
      驸马:小生
      费贞娥:正旦
      王德化:副净
      彩宫娥:彩旦

      情节

      明崇祯之十七年,闯贼李自成,陷昌平州,逼近京都。帝命司礼太监王承恩,提督禁城军务;奈饷糈竭蹶,士卒饥疲,难以应敌,城中一日数惊,且警报叠至。王承恩明知大势已去,惟以一点忠心,报答帝之恩遇,仗剑立于宫门,以防奸宄。奸阉杜勋,已降闯贼,使入城作说客;与王承恩相遇,出言无状,被王承恩斩之。掌印太监王德化,由宫门忽忽而出;拦阻盘诘,支吾其辞。搜其身畔,怀一玉玺;盖欲献于闯贼,以图富贵。亦为王承恩所杀。忽然传出信息,帝已自缢于万寿亭。王承恩叹息痛恨,命人导往煤山,伏剑死于帝旁。闯贼遂攻入内城,贼将一支虎搜获费宫女。此剧即演毕,而明祚亦告终。

      注释

      案明史,杜勋在闯贼营中,王承恩缒之上城,同入大内见帝;备言闯贼势盛,劝帝自为计。王承恩怒叱之,仍纵之出,并非被杀。视印太监王德化,以内员三百人,先迎闯贼于德胜门,亦未曾死,与剧本所述,大有异点;殊不知编排者,具有深意。举凡卖国之奸,若使幸逃显戮,而后人之效尤,必至接踵而起。所以必欲演杀此二人者,是亦惩一儆百之义也;虽事实不符,何足为是剧之玷哉!昆班中有《守门杀监》一出,惟易以腔调,至于做工,则大同小异。
      根据《戏考》第二十二册整理

      【第一场】

                   (四龙套、四大铠、四将、李自成同上。)
      李自成 (引子) 累动干戈,夺大明,锦绣山河。
                   (念) 拓地开疆胆气豪,虎将雄师立功劳。要夺大明锦社稷,指日天心付吾曹。
                   (白) 孤,李自成,自出师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取。一路之上,逢州得州,逢县抢县。大兵来到京城,扎下营盘。本当杀进城去,但不知城内,有无兵将。昨日擒得守宫太监一名,名唤杜勋,现已投降。孤家,不免将他唤进帐来,问个明白,再起大兵入城。来,
                  (众人同允。)
      李自成 (白) 唤杜勋进帐!
      众人   (同白) 杜勋进帐!
                (杜勋上。)
      杜勋   (念) 冠带喜荣身,又是一朝臣。
                (白) 臣杜勋,参见大王千岁!
      李自成 (白) 平身。
      杜勋     (白) 千千岁!宣臣进帐,有何钧谕?
      李自成 (白) 孤且问你,你主在朝,但不知城中有兵多少?有将几员?
      杜勋     (白) 臣启千岁:吾主在朝,闻得大王兵到,终日焦愁忧虑。也曾下诏,调取各路总兵,前来护驾。无奈各处兵马,不见到来。城中虽有禁军,一二万人,只是分守九门,已不足用;况且皆是残废老弱之兵,一闻大王兵到,慢说是交锋打仗,就是这样一嚇,也就将他嚇跑了。
      李自成 (白) 如此待孤传令,起兵入城。
      杜勋     (白) 且慢——
      李自成 (白) 为何阻拦?
      杜勋     (白) 想为臣,进得帐来,尚无半点功劳;为臣进得城去,叫吾主写下降书降表,即速退位,迎接大王进城,以登大宝,以免屠杀生灵。不知大王,意下如何?
      李自成 (笑) 呵哈哈哈哈……
                   (白) 既然如此,就命你前去,叫你主速速让位于孤家,定有封赏。
      杜勋      (白) 遵命。
      李自成 (白) 正是:
                   (念) 要学魏文汉献帝,
      杜勋      (念) 管教献上锦山河。
      李自成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二场】

      王承恩 (内西皮导板) 烽火漫天刀兵起,
                   (王承恩上。)
      王承恩 (西皮原板) 国运陵夷社稷危。
                                           李自成将兵如潮水,
                                           要夺大明锦华裔。
                                           满朝文武无妙计,
                                           我主宫中日夜伤悲。
                                           一无粮饷来接济,
                                           二来是将寡兵又微。
                                           但愿救兵早到此,
                                           杀退贼兵奏丹墀。
                  (白) 咱家司礼太监,王承恩是也。只因闯贼犯境,渐至帝京,圣上命俺,提督禁城,内外军务。适才探马报到,贼兵已至城下,围得各门,水泄不通,攻打甚急,眼见得凤阁摧危,龙城崩碎。前日圣上,也曾飞檄,调取左良玉、黄得功、唐通、刘泽清,各路总兵,带兵入卫;这般时候,还不见到来,好不焦愁人也。
                   (内擂鼓。)
      王承恩 (二簧摇板) 耳边厢又听得战鼓如雷,
                                           想必是李闯贼又把兵催。
                                           但愿得救兵到早把贼退,
                                           免得我圣主爷日皱双眉。
                  (驸马上。)
      驸马     (唱) 烽火连天乾坤暗,
                               兵戈卷地社稷摧。
      王承恩 (白) 原来是驸马爷。奴婢有礼。
      驸马     (白) 哎呀王司礼,大事不好了!
      王承恩 (白) 何事惊慌?
      驸马     (白) 那贼兵,势如潮水一般,平则门、彰仪门,将打破矣!
      王承恩 (白) 驸马就该在城上,督兵把守才是。
      驸马     (白) 本爵奉命,怎敢不竭力把守。但是军士们,腹中饥饿,难以支持,各各倒卧在地。本爵持鞭打起一人,一人又复倒地,叫我是怎生把守?看今日事在危急,我要进宫,报知圣上,及早想一生路,以避此难要紧。
      王承恩 (白) 哎呀驸马爷呀!此番进宫,报于圣上,千万不可冒昧,务要婉转启奏,不可惊坏了圣驾。倘能想一万全之策,保定圣驾,逃出皇宫,出奔在外,方为上策。
      驸马   (白) 那个自然。
                 (唱) 急急忙忙进宫闱,
                              君臣设计脱此危。
                   (驸马下。)
      王承恩 (白) 且住。听驸马之言,事已危急,社稷危在旦夕。咱家不免,咬破指尖,代圣上写一道血诏,悄悄差一心腹之人,星夜逃出重围,催促各路总兵,不分昼夜,进京保护圣驾便了。
                    (二簧摇板) 王承恩在宫门心如刀搅,
                                            止不住泪珠儿洒湿衣袍。
                                            咬指尖代吾主急写血诏,
                                            各路上众总兵细听根苗:
                                            李闯贼犯神京江山不保,
                                             眼见得锦社稷付与水漂。
                                             望众卿秉忠心星夜来到,
                                             统雄兵与李贼速把战交。
                                             但愿得兴义师把贼来扫,
                                             凌烟阁绘图形青史名标。
                                             一封血诏写完了,
                                             望老天显灵验保全明朝。
                 (王承恩下。)

      【第三场】

                (杜勋上。)
      杜勋   (唱) 只图眼前新富贵,
                             忘却当年旧恩波。
                (白) 咱家,监理各营军务太监,杜勋是也。前曾奉命,为宣府各营监军使。只因闯王,兵马强盛,势难抵敌。我便见机而行,绯衣长跪,郊迎三十里,降顺了闯王,蒙他十分优待。如今兵困京城,各门团团围住,水泄不通。我想圣上,如今好比笼中之鸟,釜内之鱼。我特来下一篇说词,叫他早早出城投降,免遭杀戮,料他必然应允。我既做了人情,又可以在闯王前,得一大功,岂不是两全其美?来此已是内殿,待咱家到宫门上去。
                  (王承恩上。)
      王承恩 (念) 一天怨雾遮宫阙,万里愁云满禁城。
      杜勋     (白) 哟,王哥在此。
      王承恩 (白) 吓,你不是杜勋么?
      杜勋     (白) 正是。
      王承恩 (白) 前日有人,在圣上驾前报道,说你在宣化府,已被乱军杀死。吾主十分悼惜,为你建祠祭享,追封指挥佥事,怎么你还在么?
      杜勋     (白) 不瞒老哥哥你说,前日我被闯王擒去,拘禁在营中,死又死不了,活又活不得。无可奈何,我只得投顺于他,他就命我为司礼之职。
      王承恩 (白) 如此说来,你已投降了闯贼了?
      杜勋     (白) 正是。
      王承恩 (白) 好,恭喜恭喜。
      杜勋     (白) 哪哪哪,你看我玉带围腰,绯衣著体……
      王承恩 (白) 我且问你,你既是投降了闯贼,你到此做甚?
      杜勋     (白) 我久知国内空虚,无兵守御,城池社稷,破在旦夕。倘若闯王,大兵杀进城来,圣上同后、妃、太子、公主、驸马性命,个个难保。是咱家哀求那闯王,叫他暂缓一时攻打……
      王承恩 (白) 如此倒难为你了。
      杜勋     (白) 是咱家特特进得城来,面见圣上,请圣上早早逊位,以就藩封;既保性命,并可以图富贵。
      王承恩 (白) 我且问你,什么叫做“逊位”?
      杜勋     (白) 吓,王老哥,你怎么连“逊位”,都不懂得么?
      王承恩 (白) 倒要领教。
      杜勋     (白) 国君逊位,自古有之。想当年唐尧,曾逊位于舜,舜又逊位于禹。自古帝王,例有成规,难道你还不知道么?
      王承恩 (白) 你此言差矣!想古帝唐尧,因其子丹朱不肖,诸侯不朝尧之子,而朝舜,是以钦承大统;舜之子商均不肖,诸侯不朝舜之子,而朝禹,是以禹登帝基。此谓正统,并非逊位。今日吾主,帝德如天,圣明慈爱;况且太子,素称贤孝。怎能将祖宗基业,付与他人?
      杜勋     (白) 你难道不见那汉禅魏,魏禅晋的故事?
      王承恩 (白) 凡有天下之君,父传子,子传孙,此为“禅位”。那晋魏之君,皆是一班乱臣贼子,篡夺天下,怎能算得是“禅位”?
      杜勋     (白) 若依你这般说起来,那成汤放桀,武王伐纣,那也是“篡夺”不成?
      王承恩 (白) 想那桀纣之君,昏庸无道,人心离叛,汤武因此放之。吾主英明神武,恭俭仁慈,怎能比起桀纣来了!
      杜勋     (白) 从来是无德者让有德,有道者伐无道,古之常理。
      王承恩 (白) 哪个是无道?你真真的大胆!
                   (二簧摇板) 听一言来怒气生,
                                           大骂反贼小杜勋!
                                           贪生怕死天良丧尽,
                                           屈膝低头侍贼人。
      杜勋     (白) 为人要见机而行。
      王承恩 (白) 呸!
                  (唱) 你善趋炎凉小人性,
                               只管冠带荣你身。
                               旧主恩情你全不论,
                               胆敢毁谤圣明君!
      杜勋      (白) 王承恩,你休来骂咱家,你死在头上,你还逞什么威风!
      王承恩 (唱) 你狗彘之心令人恨,
                   (白) 看剑!
                   (王承恩杀杜勋,杜勋下。)
      王承恩 (唱) 杀却贼子报君恩。
                  (四宫娥、彩宫娥同上。)
      众人     (同白) 哎呀王公公,在这里!
      王承恩 (白) 你们慌慌张张,要往哪里去?
      众人     (同白) 王公公,大事不好了!方才有人来报道,说是有奸细,将彰仪门开了,放贼兵进城,看看就要杀到宫中来了!皇后娘娘、贵妃贵人,均已自尽;圣上将公主,一剑也砍死了!
      王承恩 (白) 竟有这等事!你们要往那里去呀?
      众人     (同白) 我们恐贼兵进宫,遭他的污辱,我们要到御河,寻死去呢!
      王承恩 (白) 好,有志气!快去,快去!
                   (众人同拉费宫娥。)
      众人      (同白) 费家姐姐快走!
      费宫娥 (白) 我是不去的。
      众人      (同白) 你为何不去呀?
      费宫娥 (白) 像这样的死法,不明不白,死有何益?我是不去的。
      彩宫娥 (白) 我知道她的心事,她是想做流贼的妃子皇后呢!
      费宫娥 (白) 人各有志,不能相强。正是:
                   (念) 为人各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费宫娥下。)
      众人   (同白) 你看她竟自去了!我们不要管她,走罢!
                 (众人同下。)
      王承恩 (白) 不料宫中,竟有如此大变!可怜那娘娘,十分贤德,今日意遭此难也!
                  (唱) 贤国母仁德多贞静,
                               可怜她为国家丧残生。
                   (王德化上。)
      王德化 (念) 要求生富贵,须下死工夫。
                   (白) 这老儿在此,待咱家转去——
      王承恩 (白) 那旁来的,好像司礼监印的王德化。为何急急忙忙,见了咱家,又转回去了?事有可疑,待我叫他回来,问个明白,再做道理。王司礼转来!
      王德化 (白) 来了!王大哥请了。叫咱家做甚?
      王承恩 (白) 看你忽忽忙忙,要往那里去?
      王德化 (白) 我有一桩小事,要到宫门外走走,我去去就来。
      王承恩 (白) 且慢——既有事要出宫门,为何见了我,又复转去,是何原故?
      王德化 (白) 这??是我忘了一件东西,我要转去取来。
      王承恩 (白) 住了!看你气色不正,言语支离,其中定有奸诈。快快讲来,免生后悔!
      王德化 (白) 我与你俱是圣驾前亲近的内侍,你为何苦苦盘问我起来?难道这宫门,还不许人出入么!
      王承恩 (白) 今日宫门,与往日大不相同。圣上命咱家,提督内外的军务,防查奸细;岂得令人,随意出入?是定要盘查的。
      王德化 (白) 你我俱是一样的内侍,还有什么奸细!
      王承恩 (白) 看你神色不正,踪迹可疑,定有夹带!
      王德化 (白) 我身旁并无有什么夹带。
      王承恩 (白) 既是空身,为何藏藏掩掩?我要搜上一搜。
      王德化 (白) 无有什么??
                   (王承恩摸王德化怀中取出玉玺。)
      王承恩 (白) 这是皇家玉玺,你要盗往哪里去!
      王德化 (白) 此乃是今早,圣上用过,我一时忘却,放在怀中,尚未收讫。
      王承恩 (白) 唗!胆大王德化!这玉玺乃是传国之宝,岂容你私自带出?其中定有诡计!早早说出真情,我看在弟兄的份上,饶恕于你;倘有虚言,将你扯到万岁台前,定将你碎尸万段!
      王德化 (白) 我的王老公公,你休得动怒,待我从实对你讲来——
      王承恩 (白) 快快讲来!
      王德化 (白) 只因今早,申芝秀传进信来,叫我暗取玉玺,到闯王营中奉献,官封万户,赏赐千金。如今你我一同前去献上,定享无穷的富贵,你看如何?
      王承恩 (白) 呀呀呸!似你这等卖国求荣,该当何罪!走!随同我到圣上台前去讲!
      王德化 (白) 你住了罢!事到如今,你还要拿圣上来嚇我。只怕闯王大兵进得城来,他的性命,也就难保!
      王承恩 (白) 贼子吓!
                   (唱) 大骂贼子好大胆,
                                竟敢在宫门出妖言。
                                拔出腰间青锋剑,
                                管叫你一命染黄泉!
                  (王承恩杀王德化,王德化下。宫女上。)
      宫女     (白) 王公公,大事不好了!
      王承恩 (白) 何事惊慌?
      宫女     (白) 圣上自缢在寿皇亭了!
      王承恩 (白) 哎呀!好不骇死人也!你与我带路前往——
                   (王承恩跑,转场,跪。)
      王承恩 (白) 圣上吓!
                   (唱) 一见圣主归了天,
                                好叫我心中似刀剜。
                                大明江山国运断,
                                国破家亡难保全。
                                国母、贵妃皆殉难,
                                公主剑下丧黄泉。
                                山崩地裂天地惨,
                   (哭头) 我主爷呀!
                   (唱) 万里乾坤付流泉。
                   (内擂鼓。四龙套、四大铠双上,过合,冲下。)
      王承恩 (白) 圣上已死,贼兵看看杀进宫来。我王承恩,不免寻一自尽,以殉国难便了!
                   (王承恩两旁看,拔剑自刎,下。)
                   (四龙套、四大铠、申芝秀、一支虎、李自成同上。)
      李自成 (白) 这是何人?
      申芝秀 (白) 这就是吾主。
      李自成 (白) 这一人呢?
      申芝秀 (白) 此乃是太监王承恩。
      李自成 (白) 倒是一个忠臣,难得难得!一同抬了下去。
                   (众人同允。)
      李自成 (白) 宫中搜来!
                   (众人同拉费宫娥同上。)
      众人     (同白) 有一女子!
      李自成 (白) 你是何人?
      费宫娥 (白) 奴乃崇祯之女,宣阳公主。
      一支虎 (白) 好一绝色女子!
      李自成 (白) 御弟,就将此女,匹配御弟如何?
      一支虎 (白) 谢过兄王!
      李自成 (白) 众将官!就在宫外扎营,谨防奸细。
                   (众人同允。)
      李自成 (白) 御弟随孤王,同至昭阳者。
                   (排子。众人同下。)
                    (完)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