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台令窩棚

小小窩棚只一角,吃飯睡覺好歇脚。關門不問棚外事,無憂無慮好快活。

 
 
 

日志

 
 

京剧剧本《御果园》  

2016-01-10 09:37:22|  分类: 京劇劇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剧剧本《御果园》
 
       情节

       唐秦王李世民,欲进兵洛阳,拿王世充。适遇端午佳节,停兵一日,秦王乃与徐茂公入御果园游玩。单雄信正在洛阳城上望见之,乃戎装出城。徐茂公情急,大呼求救。时尉迟恭赤身在涧内洗马,即策马往救。秦王大喜,奏闻高祖,论功行赏。殷王李建成与齐王李元吉谗之,谓为虚构。秦王乃奏请试演之。时值腊月寒天,尉迟恭以李靖所赠丹药服之,身如火焚,汗如雨下,仍赤身洗马于涧内。高祖命秦王与徐茂公游园,又令李建成与李元吉传命王云,扮单雄信追杀秦王。正在危急之时,尉迟恭赶至,将王云打死。并将李建成、李元吉击毙鞭下。
    根据《国剧大成》第六集整理

    主要角色

    尉迟恭:净
    秦琼:老生
    王云:副净
    李建成:杂
    李元吉:丑
    李渊:外
    徐茂功:末
    皮可能:副净

    【第一场】

                (四下手引皮可能同上。)
    皮可能 (念) 沙漠胡地逞威风,可恨南蛮聚英雄。心中只把秦琼恨,要拿唐童尉迟恭。
                (白) 某,皮可能。可恨敬德,单鞭扶主,将唐童救出。孤王不服,练就雄兵百万,二次报仇。
                           番儿们,起兵前往。
                (排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下手、秦琼同上。)
    秦琼  (念) 披抡锏英雄盖世,
             (尉迟恭上。)
    尉迟恭 (念) 水磨鞭扶保唐家。
    秦琼     (白) 请了。千岁征战皮可能,在此伺候。
    龙套     (内白) 圣驾到。
    四下手 (同白) 圣驾到。
    秦琼、
    尉迟恭 (同白) 接驾。
                (吹打。李世民上。)
    李世民 (白) 人马可曾齐备?
    秦琼、
    尉迟恭 (同白) 齐备多时。
    李世民 (白) 起兵前往。
                (排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下手、皮可能同上。)
    皮可能 (念) 任他英雄将,难比某家强。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唐将讨战。
    皮可能 (白) 再探吓。
                            唐将讨战。岂肯容他猖狂。来,起兵。
                (尉迟恭上,众人同杀下。)

    【第四场】

                (李世民上。)
    李世民 (唱) 钦承王命出都城,
                            阵前观看皮可能。
                            三军打道高风岭,
                            看他谁输哪个赢。
                            来日小王打一仗,
                            探听虚实假和真。
                (尉迟恭、皮可能同上,同杀下。)
    李世民 (唱) 一个为是把主保,
                            一个为是锦乾坤。
                            叫众将安下地雷与火炮,
                            就是鹊鸟难飞腾。
                (尉迟恭、皮可能同上,同杀。皮可能死,下。
    四下手 (同白) 皮可能已死。
    李世民 (白) 班师回朝。
                (排子。众人同下。)

    【第五场】

                (李建成、李元吉同上。)
    李建成 (念) 心中思想千条计,
    李元吉 (念) 恼恨秦王李世民。
    李元吉 (白) 御弟。
    李建成 (白) 皇兄。
    李元吉 (白) 只因世民征战皮可能有功,若是父王重用,这江山与你我无分了。
    李建成 (白) 御弟,我有一计。父王若是封赠敬德,皇兄奏道他日抢三关,夜夺八寨,许多钱粮用尽,封不得国公。将御花园改为御果园,效昔日三跳涧的故事,演试与父王观看。
    李元吉 (白) 好倒好,只是眼前无有雄信。
    李建成 (白) 我宫中有一人,名叫王云,他的面貌倒似雄信。
    李元吉 (白) 来,传王云。
    龙套   (白) 有,传王云。
              (王云上。)
    王云   (念) 生上貌相狰狞,亚赛雄信单通。
              (白) 小人叩头。
    李建成、
    李元吉 (同白) 起来。
    王云     (白) 千岁呼唤,哪厢使用?
    李建成 (白) 命你扮作单雄信,将御花园改为御果园,效昔日三跳涧的故事,演试与万岁观看。
    王云     (白) 又恐他保驾的臣子甚多。
    李建成 (白) 这怕他什么。保驾的臣子,不过是尉迟敬德。
    李元吉 (白) 此乃是数九寒天,待我将他调至午门外,金井边洗马,冻也冻坏了这个黑贼。
    李建成 (白) 下去扮来。
    王云     (白) 领旨。
                (念) 怎学专诸首,难效昔金洛。
                (王云下。)
    李建成 (念) 计就月中擒玉兔,
    李元吉 (念) 谋成日里提金乌。
                (李建成、李元吉同下。)

    【第六场】

                (四太监同上,李渊上。)
    李渊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李建成、李元吉同上。)
    李建成 (念) 忙将机密事。
    李元吉 (念) 奏与父王知。
    李元吉、
    李建成 (同白) 儿臣见驾,愿父王万岁。
    李渊     (白) 上殿何事?
    李建成 (白) 今有秦王得胜回朝,已在午门侯旨。
    李渊     (白) 宣他上殿。
                (李世民、尉迟恭、秦琼、徐茂功同上。)
    李世民、
    尉迟恭、
    秦琼、
    徐茂功 (同念) 征战皮可能,齐唱凯歌声。
                (同白) 臣等见驾,愿吾皇万岁。
    李渊     (白) 众卿征战皮可能有功,徐茂公封为英国公。
    徐茂功 (白) 谢万岁。
    李渊     (白) 秦琼封为护国公。
    秦琼     (白) 谢万岁。
    李渊     (白) 敬德封为鄂国公。
    李建成 (白) 启父王:尉迟敬德日抢三关,夜夺八寨,费了许多兵马钱粮,封不得国公。将御花园改御果园,效昔日三跳涧的故事,演试与父王观看。
    李渊     (白) 好倒好,只是没有单雄信。
    李建成 (白) 儿臣宫中有一人,名叫王云,貌似单雄信。
    李渊     (白) 宣他上殿。
    李建成 (白) 领旨。
                            父王有旨:宣王云上殿。
                (王云上。)
    王云     (白) 领旨。
                (念) 忽听万岁宣,忙步上金銮。
                (白) 王云见驾,愿吾皇万岁。
    李渊     (白) 皇儿下殿看来。
    李世民 (白) 面貌倒也还相。
    李渊     (白) 王云。命你假扮雄信,与二主比试,效昔日三跳涧的故事,演来与孤王一观。
    王云     (白) 但不知那雄信见了千岁,怎样行事?
    李世民 (白) 见了小王百般叫骂。
    王云     (白) 小人不敢。
    李渊     (白) 比武图幸,恕你无罪。
    王云     (白) 领旨。
    众人     (同白) 请驾。
    李渊     (唱) 孤王一字押群僚,
    李世民 (唱) 文武百官且退朝。
    徐茂功 (唱) 这才是没事又有事,
    秦琼     (唱) 又该敬德立功劳。
    尉迟恭 (唱) 此事只恐旁人笑,
    李元吉 (唱) 这黑贼中了你我计笼牢。
    李建成 (白) 王云。
                (唱) 你把战饭要吃饱,
    李元吉 (白) 拚着儿命与他交。
    李建成 (唱) 你若是把我父王来杀了,
    李元吉 (唱) 保我皇兄坐九朝。
    王云     (唱) 愁只愁无头来带乌纱帽,
    李建成、
    李元吉 (同白) 哎。
                (同唱) 泄漏了机关计不高。
                (众人同下。)

    【第七场】

                (黑月奴、白月姣同上。)
    黑月奴、
    白月姣 (同引子) 举案齐眉,夫唱妇随。
                (尉迟恭上。)
    尉迟恭 (白) 打道。
    黑月奴、
    白月姣 (同白) 老爷万福。
    尉迟恭 (白) 坐下。
    黑月奴、
    白月姣 (同白) 告坐。
    尉迟恭 (白) 可恼吓,可恼!
    黑月奴、
    白月姣 (同白) 王爷今日下朝回来,为何怒气不息?
    尉迟恭 (白) 二位夫人有所不知。只因征战皮可能有功,圣上见喜,加封国公。可恨建成小儿一旁阻本,道某日抢三关,夜夺八寨,费了许多兵马钱粮。将御花园改为御果园,效昔日三跳涧的故事,因此着恼。
    黑月奴、
    白月姣 (同白) 王爷就该顺从与他。
    尉迟恭 (白) 夫人吓!
               (唱) 忆昔当年投太主,
                           元吉见俺怒冲冠。
                           彼时将某推出斩,
                           乔公山救我活命还。
                           转投山后刘武主,
                           晋阳王待我恩如山。
                           降马打死宋金玉,
                           宋金刚与某结下冤。
                           日抢三关夺八寨。
                           美良川下锏对鞭。
                           撵鞭解带投唐主,
                           端阳节救驾御果园。
                           到今日要效三跳涧,
                           此乃数九腊月天。
                           赤身划马难交战。
                           活活冻坏将一员。
    黑月奴、
    白月姣 (同唱) 李靖赐你一封简,
    尉迟恭 (唱) 有劳二位夫人贤。
                            拆开锦囊观书简,
                            一一从头往下观:
                            自从分别金銮殿,
                           丸药二粒带身边。
                           一丸将军吃腹内,
                           一丸把与乌骓餐。
                           神尧腊月二十四,
                           御花园中救贞观。
                           叫夫人取银汤把药捻,
                           这一丸把与乌骓餐。
                           霎时浑身俱是汗,
                           数九天好比三伏天。
                           解带宽衣把身现,
                           赤身露体手执鞭。
                           叫人来带过乌骓马,
                           二次救驾御果园。
                (尉迟恭下。)
    黑月奴、
    白月姣 (同唱) 但愿此去把名显,
                               灭却奸贼整朝班。
                (黑月奴、白月姣同下。)

    【第八场】

               (王云上。)
    王云     (念) 两眼明星朗朗,一身虎背昂昂。
                (白) 某,王云。奉了万岁旨意,假扮雄信,与二主比试。远远望见万岁来也。
                (李渊、李世民、徐茂功同上。排子。)
    李世民 (白) 启父王:儿臣要闲游一番。
    李渊     (白) 何人保驾?
    徐茂功 (白) 臣保驾。
    李世民 (白) 先生带马。
                (唱) 端阳佳节艳阳天,
                            家家户户笑声喧。
                (白) 先生,那是什么园?
    徐茂功 (白) 乃是御果园。
    李世民 (白) 何人把守?
    徐茂功 (白) 单雄信把守。
    李世民 (白) 雄信哪里去了?
    徐茂功 (白) 今乃端阳佳节,想必庆节去了。
    李世民 (白) 小王要在内玩耍。
    徐茂功 (白) 为臣保驾。
    李世民 (唱) 小王打马进御园,
    徐茂功 (唱) 又恐列宿又归天。
    手下     (同白) 有请驸马。
    王云     (唱) 适才饮罢雄黄宴,
                           只见探马报席前。
                (白) 所报何事?
    手下     (同白) 唐王游玩御果园。
    王云     (白) 闪开了。
                (唱) 睁开虎目往里观,
                            两骑马跑定叩连环。
                            前面走的唐童子,
                            后面跟随保驾官。
                            骂声唐童好大胆,
                            敢探爷的御果园。
                            叫人来捶棒带过马,
                            管叫小儿命难全。
               (王云杀。)
    王云     (唱) 那旁站的小唐童,
                            不由老爷怒气生。
                            狼牙棒不住往下打,
                            脱过虎口算尔能。
    李世民 (唱) 开言便把雄信问,
                            追赶小王为何情?
    王云     (唱) 休把我当单雄信,
                            王云是你的对头人。
                            二次举棒将你打,
                            要想活命万不能。
    李世民 (唱) 我和你不过比武来图幸。
                            将军为何认了真?
    王云     (唱) 说我假来便是假,
                            说我真来便是真。
                            三次举棒将你打,
    李世民 (唱) 震的小王虎口疼。
                            想起李靖先生语,
                            他道我御果园中有难星。
                            迈步跳出御园外。
    王云     (唱) 王云提棒随后跟。
                (李世民、王云同下。)
    李渊     (白) 吓。他二人先前到有假意,此时昂昂是真。
                            殷、齐二王,
    李建成、
    李元吉 (同白) 父王。
    李渊     (白) 敬德哪里去了?
    李建成 (白) 儿臣命他午门外金井边洗马去了。
    李渊     (白) 今日比武,惟恐有诈。
    李建成 (白) 比武图幸有什么诈?
    李渊     (白) 什么响?
    李建成 (白) 儿臣剑响。
    李渊     (白) 要他何用?
    李建成 (白) 以作准备。
    李渊     (白) 不用。
    李建成 (白) 是。
    李渊     (白) 不好了。
                (唱) 他二人先后有假意,
                            此时昂昂认了真。
                            内侍摆驾回宫院,
                            但愿皇儿有救星。
                (李渊下。尉迟恭上。)
    尉迟恭 (唱) 适才先生报一信,
                            二主秦王有难星。
                            迈步闯进御园内,
                            看他行刺是何人?
                (王云上。)
    王云     (唱) 狼牙棒不住朝下打,
    尉迟恭 (唱) 冤家遇着对头人。
                            手执钢鞭将你打,
                            转回再问无道君。
    李建成 (唱) 骂声敬德好大胆,
    李元吉 (唱) 为何打死保驾臣?
    尉迟恭 (唱) 二主与你何仇恨,
                            为何屡屡害他身?
                            手使钢鞭将你打,
                            打死元吉问建成。
    李建成 (唱) 骂声黑贼好洒野,
                            为何打死小主君?
    尉迟恭 (唱) 你无义来我无情,
                            你不认手足谁认君?
                            手执钢鞭往下打,
                            花园内找寻二主君。
                (李世民上。)
    李世民 (唱) 将身且把御园进,
                            皇兄、御弟丧了身。
                            开言便把黑贼问,
                            为何打死小主君?
    尉迟恭 (白) 千岁。
                (唱) 奸王屡屡来害你,
                            是为臣打死报不平。
    李世民 (唱) 你手摸胸膛想一想,
                            他是小王什么人?
    徐茂功 (唱) 算就二主该如此,
    秦琼     (唱) 这是敬德立功勋。
    李世民 (白) 先生吓!
                (唱) 敬德做事太不仁,
                            花园打死了二主君。
    尉迟恭 (唱) 打死奸主什么罪?
    李世民 (白) 住口!
                (唱) 岂不知他与我一母生?
                            上前揪住皮囊袋,
                             我和你金殿龙楼见父君。
    尉迟恭 (唱) 这也是命中来注定,
                            要面圣我三人一同行。
    众人     (同白) 走吓。
                (众人同下。)
                (完)

  评论这张
 
阅读(5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