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台令窩棚

小小窩棚只一角,吃飯睡覺好歇脚。關門不問棚外事,無憂無慮好快活。

 
 
 

日志

 
 

越剧剧本《红楼梦》  

2016-01-02 13:32:36|  分类: 南腔北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越剧剧本《红楼梦》
      
   
   第一场:黛玉进府
   
   (地点:荣国府)
   伴 唱: 乳燕离却旧时巢,孤女投奔外祖母。
   林黛玉:啊呀,外祖母家确与别家不同。
   伴 唱: 记住了不可多说一句话,不可多走一步路。
   周瑞家:林姑娘来了。
   众丫鬟:林姑娘来了、林姑娘来了。老太太,林姑娘来了。
   贾 母: 怎么?我的外孙女来了吗?在哪里呀,在哪里呀,在哪里呀?外孙女儿……
   林黛玉:外祖母…
   贾 母: 外孙女儿……
   林黛玉:外祖母…(哭)
   贾 母: (哭)我的心肝宝贝啊!
                       (唱)可怜你年幼失亲娘,
                                  孤苦伶仃实堪伤。
                                  又无兄弟共姐妹,
                                  似一枝寒梅独自放。
                                  今日来接来娇花依松栽,
                                  从今后在白头外婆怀里藏。
   王夫人:是啊是啊
   贾 母: 这是你二舅母,快过去见过,呵呵呵——
   林黛玉:拜见二舅母。
   王夫人:不消了,外甥女儿。快起来,这旁坐下。(鼓点)外甥女,我看你身体单薄,弱不胜衣却是为何?
   林黛玉:外甥女自小多病,从会吃饭时起,便吃药到如今了。
   王熙凤:怎么!林姑娘来了吗?真的来了吗?啊呀呀呀,我来迟了我来迟了我来迟了。(笑,亮相,鼓点)啊呀老祖宗,我来迟了我来迟了。
   贾 母: (笑)
   王熙凤:(唱):昨日楼头喜鹊噪,
                  今朝庭前贵客到。
   贾 母: 你不认识她,她是我们这里有名的泼辣货,南京人所谓 “辣子”,你就叫她一声“凤辣子”也就是了。
   王熙凤:老祖宗!
   贾 母: (笑)
   林黛玉:见过二嫂子。
   王熙凤:啊呀,起来起来。啊呀,好一个妹妹呀。
                (唱)休怪我一双凤眼痴痴瞧,
                            似这般美丽的人儿天下少,
                            哪像个老祖宗膝前的外孙女,
                            分明是玉天仙离了蓬莱岛。
   王熙凤:啊呀,妹妹坐下坐下快坐下。啊呀妹妹如今你来到这里啊…… 
                  (唱)休当作粉蝶儿寄居在花丛,
                              这家中就是你家中,
                              要吃要用把嘴唇动,
                              受委屈告诉我王熙凤。
   林黛玉:多谢二嫂子费心。
   王熙凤:啊呀妹妹坐下坐下。你们赶快打扫屋子,让林姑娘带来的人歇歇去吧。
   周瑞家:妈妈姑娘随我来。
   林妈妈、雪雁:见过老太太、太太。
   贾 母: 黛玉带来的这个小丫头怕太稚嫩了,就把我身边的那个…(鼓点)紫鹃丫环给了黛玉好使唤。
   王夫人:老太太真是想得周到。
   贾 母: (笑)
   紫 鹃: 见过林姑娘。
   王熙凤:老祖宗,林妹妹的屋子我早就准备好了。
   贾 母: 这倒不必,就让她暂时住在我的房中和我靠的近一些吧。
   王熙凤:啊呀!(啧啧)我们林妹妹一来阿,老祖宗就离不开她了。
   王夫人:是啊是啊。
   贾 母: 你看她这张巧嘴。
   王熙凤、贾母:(笑)
   贾 母: 哎?宝玉到家庙去还愿,怎么还没有回来啊,也该让他和妹妹见个礼嘛!
   王夫人、王熙凤:是啊是啊
   家 丁: 宝二爷回来了宝二爷回来了宝二爷回来了!
   王熙凤:老祖宗,来了
    贾宝玉:老祖宗安、太太安。老祖宗。
   贾 母: 宝玉啊
   贾宝玉:阿?
   贾 母: 家里来了客人,还不快去见过你林妹妹?快去见过宝哥哥。
   贾宝玉:林妹妹?
   贾宝玉:(唱)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似一朵轻云刚出岫。
   林黛玉:(唱)只道他腹内草莽人轻浮,
                             却原来骨格清奇非俗流。
   贾宝玉:(唱)娴静犹如花照水,
                             行动好比风扶柳。
   林黛玉:(唱)眉梢眼角藏秀气,
                            声音笑貌露温柔。
   贾宝玉:(唱)眼前分明外来客,
                             心底却似旧时友。
   伴唱:  阿
   贾宝玉:这个妹妹好像曾看见过的。
   贾 母: 你又要胡说了(笑)你何曾见过啊?
   贾宝玉:虽没见过,看见面善,心里好像相识的一般。
   王熙凤:(笑)
   贾 母: 好好好,这样啊,以后在一起,就和睦了。啊哈哈!(对黛玉)坐下坐下。 (鼓点)
   贾宝玉:妹妹,尊名?
   林黛玉:名唤黛玉。
   贾宝玉:表字呢?
   林黛玉:无字。 (鼓点)
   贾宝玉:无字?! 好,我送妹妹一字。我道颦颦两字极妙阿!
   王熙凤:哎?什么叫颦颦阿?
   贾宝玉:《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作画眉之墨。看妹妹眉尖若蹙,取这个字不是甚美啊?
   贾 母: 真聪明啊!
   众 人: 是啊是啊!
                 (黛玉看见宝玉佩戴的玉)
   贾宝玉:妹妹,你有玉没有?
   林黛玉:我没有玉,你那件玉也是件稀罕之物,岂能人人都有!
   贾宝玉:(摘玉)什么稀罕的东西,人的高下不识,还说灵不灵呢,我可不要这个东西。 (扔玉)
   贾 母: 宝玉,来,孽障。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去摔你那命根子呢!
   贾宝玉: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只有我有,我说没趣嘛!
   贾 母: 宝玉!
   贾宝玉:今天来了神仙似的妹妹她也没有,可见这个不是好东西。
   王熙凤:宝兄弟,快带上!
   贾宝玉:我不要!
   王熙凤:快带上!
   贾宝玉:我不要!
   王夫人:宝玉,当心你爹知道!(鼓) 快带上。
   王熙凤:宝兄弟,老祖宗不是常常说的吗,这富贵家业,就指望着你这个命根子呢?
   王夫人:是啊!
   
   第二场:宝钗进府
   
   (地点荣国府)入住大观园
   伴 唱: 第三年来了表姐薛宝钗,带了金的玉的来。
   王夫人:妹妹。
   薛姨妈:姐姐。
   王熙凤:姑妈!
   王夫人:你总算来了。
   贾宝玉、林黛玉:拜见姨妈。
   薛姨妈:不用了。
   王夫人:宝玉黛玉,快来见过你家宝姐姐。
   贾宝玉、林黛玉:宝姐姐。
   薛宝钗:(作揖):莫失莫忘仙寿恒昌。
   贾宝玉:不离不弃芳龄永继。宝姐姐,请! (轻声,拉黛玉)啊呀,妹妹,快走!
           (地点:荣禧堂)
   贾 政: 你这个不上进的奴才,
                  (唱)陪贵客你做委琐状,
                             陪丫鬟你倒脸生光。
                             自古道世事洞明皆学问,
                             人情练达即文章。
                              可叹你,人情世故俱不学,
                              仕途经济撇一旁。
                              只怕是庸才难以成栋梁,
                              于家于国都无望。
                   (白)如今娘娘吩咐,叫你和姐妹们都到大观园中居住。
   贾宝玉:大观园?
   贾 政: 你可要给我好好地读书,若不安分守常,决不饶你。牢牢记住。
   贾宝玉:是。
   
   第三场:读西厢
   
   (地点:大观园沁芳桥畔)
   贾宝玉:像这样的好书,老爷却不许我读,今天我背地里偏要读它一个
                 (唱)爽快。书斋读遍经与史,
                            难得“西厢”绝妙词。
                             羡张生,琴心能使莺莺解,
                             慕莺莺,深情更使张生痴。
                             叹宝玉,身不由己圈在此——但愿今晚梦游普救寺。
   林黛玉:咦?你在这里做什么?哦,原来躲在这里用功,这样一来阿,可要蟾宫折桂了呢?
   贾宝玉:你取笑我做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讨厌那些诓功名混饭吃的八股文章,你还提这些呢?
   林黛玉:不是那些书,那又是什么书呢?(鼓点)不要在我面前弄鬼了,趁早给我看看。
   贾宝玉:好妹妹,给你看我是不怕的,你好歹不要告诉人哦。
   林黛玉:什么书啊?
   贾宝玉:呵,真是好文章,你要是看了连饭也不想吃呢?(互相追逐)
   林黛玉:西厢记!
   贾宝玉:好妹妹,你说好不好?
   林黛玉:嗯。
   贾宝玉:啊,妹妹——
           (吟)我是个多愁多病身啊,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貌。
   林黛玉:啊呀!(鼓点)你,该死的,
                 (唱)胡说八道,弄出这淫词艳曲来调笑,混帐的话儿欺侮人,我可要到舅舅跟前将你告。
   贾宝玉:好妹妹,好妹妹,
                  (唱)我无非过目成诵顺口念,
                             好妹妹,你千万饶我这一遭,
                              我若有心欺侮你,
                              好,明朝让我跌在这池子里,
                              让癞头鼋(唱)把我吞吃掉。
   林黛玉:(笑)(唱)那张生,一封书敢于退贼寇,
                                        那莺莺,八行笺人约黄昏后,
                                        那红娘,三寸舌降服老夫人,
                                        那惠明,伍千兵险做肉馒头。
                                        我以为你也胆如斗,
                                         呸,原来是个银样蜡枪头。
   贾宝玉:好!你说说你这个呢?好!我也要告诉去!
   林黛玉:啊呀!(鼓点)你去啊,你去啊?
   贾宝玉:(笑)好妹妹,我们不谈这个了,哦!阿,妹妹(看风景,鸟叫)好妹妹,上次我到你房里来,看见你又在做针线,你做一个香袋送给我好不好?
   林黛玉:那要看我高兴不高兴。
   贾宝玉:诺,你送我个香袋,我也送你个好东西!这是北静王送给我的,是皇上赐下来的呢!那!
   林黛玉: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这东西!(锣)
   贾宝玉:你不要这东西,我可要你的香袋。要,我要香袋,香袋!要,要!
   林黛玉:你要一个香袋那很容易,横竖今后有人会替你做了,人家比我又会念又会做,又有什么金的玉的。
   贾宝玉:啊呀!你又来了!你这个人啊,难道连亲不间疏,后不僭先也不知道?第一件,我们两个是姑舅姐妹,宝姐姐她是两姨姐妹,论亲戚也比你远;第二件,你先来,我们两人一桌吃饭一床睡,从小一起长大,她是才来的啊?岂可为了她而疏远你的呢?
   林黛玉:淬!我难道叫你去疏远她,那我成了什么人了呢?我为的是我的心。
   贾宝玉:我也为的是我的心,难道只知道你的心而不知道我的心不成?
                 (音乐起)
   林黛玉:(叹气)天气分明冷了一些,看你穿的这样淡薄,回头冷了,又要上风。
        贾宝玉:看你自己也穿得这样单薄…… 
   
   第四场:别琪官
   
   (地点:郊外)
   伴 唱: 一边是一曲西厢方知心,
                  那一边痛别知友泪洒长亭。阿!
   贾宝玉:琪官,你真的要走吗?
   琪 官: 嗯。二爷阿…(唱):做戏子,作践犹如婢和奴,
                            台下泪比台上多。
                            此去避居东郊地,
                            从此离开亲王府。
   贾宝玉:(唱)怎奈是,肺腑知交难分手。
   琪 官: (唱)但愿得鱼雁往来多传书。
   贾宝玉:琪官,保重。
   伴 唱: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一声珍重泪湿罗衫,泪湿罗衫。
   贾宝玉:琪……(哭别)
   
   第五场:不肖种种
   
   (地点:怡红院内)
   贾宝玉:(宝玉正在背书)事君以忠,事父以孝,圣人云:忠孝人之本也。事君不可以不忠,事父不可以不孝也,三纲(丫环笑),啊呀,去去去。三纲五常乃人立身之大经。为人臣子,不可以不知。是,是,(看书)是以忠臣出于孝子之门也。(敲桌子)
   晴 雯: 呵呵……
   贾宝玉:人家在苦恼,你还在笑呢。 咳…
                  (唱,清板)每日里送往迎来把客陪,
                             焚香叩头祭祖先。
                             垂手恭敬听教诲,
                             味同嚼蜡读圣贤。
                             这饵名钓禄的臭文章,
                             读得我头昏目眩实可厌。
   晴 雯: 唉,孙悟空套上了紧箍咒,没法子啊。来,再读一会儿吧,我来替你打扇。
   贾宝玉:唉,八股八股,把人害苦噢!晴雯……
   晴 雯: 嗯?
   贾宝玉:晴雯,你的眉毛是谁替你画的?
   晴 雯: 是我自己画的。
   贾宝玉:画的一点都不美,来,我来替你改画一下。
   晴 雯: 小祖宗,你读书要紧。
   贾宝玉:你就让我解解闷吧。
   晴 雯: 好,就让你画吧。 二爷,你画便画,可不要把我的眉毛画得跟林姑娘一样!
   贾宝玉:这是为什么?
   晴 雯: 太太不喜欢。有一天,太太到园中来,见了我就虎着脸,皱着眉头,她说:
                 (唱)眉尖如蹙眼波如水,
                            眉眼好像林妹妹,
                            水蛇腰、削肩膀,
                            这一个丫头她是谁?
   贾宝玉:奇怪,难道眉眼生得好看一点,也就会得罪人了吗?哼!我偏偏要画得像林妹妹一样。来…
   晴 雯: 好!
   袭 人: 二爷呀,
                 (唱)你怎可凤凰混在乌鸦队,
                            主子替奴婢去画眉。
                            你放下正经书不念,
                            被老爷知道定责备。
                  (白)哎呀二爷,你就是退一万步说,
                  (唱)纵然你不是真心爱读书,
                             也应该装出个读书样子来。
   贾宝玉:读书读书,又是读书!
   袭 人: 看,天时热了,来,脱下件衣服吧?(袭人帮宝玉脱去外套,见到汗巾)咦!这条汗巾是从哪里来的啊?我怎么从来都没有看见过阿?说阿,二爷,是哪里来的?
   贾宝玉:是一个朋友送给我的。
   袭 人: 朋友,是什么样的朋友竟送你这样的东西。
   贾宝玉:啊呀,你少管一些好不好?
   袭 人: 啊呀,不知道你又结交上什么三教九流的人物了。
   晴 雯: 呦!好鲜艳的一条汗巾阿,啊呀不知道我们家二爷又做了些什么瞒着人的事了?
       贾宝玉:你怕什么?我干的都是正经事,又没去为非作歹喽。
   晴 雯: 那是哪里来的?
   贾宝玉:不瞒你说,是忠顺王府里有个唱戏的戏子,名叫琪官,是他送给我留作纪念的。
   晴 雯: 唱戏的戏子。
   袭 人: 二爷,你竟然和戏子结交了朋友,做这种事情。
   晴 雯: 呦!与戏子交个朋友,难道这就犯了什么大罪了吗?
   袭 人: 你!
   薛宝钗:宝兄弟
   袭 人: 啊呀,是宝姑娘来了,宝姑娘请进。
   薛宝钗:怎么,不欢迎客人吗?那我不该来的。
   袭 人: 宝姑娘,不。
   贾宝玉:宝姐姐,来来来,宝姐姐请坐啊!
   袭 人: 宝姑娘请坐!
   薛宝钗:刚才你们讲的这么热闹,在谈讲些什么?
   袭 人: 宝姑娘,你看,他竟与戏子结交了朋友。
   薛宝钗:戏子?
   袭 人: 是啊,那还得了吗?
   薛宝钗:宝兄弟要真和戏子结交,这倒叫人担心呢?
   贾宝玉:宝姐姐,你不要听这些话。
   焙 茗: 二爷!
   贾宝玉:什么事啊?
   焙 茗: 老爷吩咐,我来传话,说,贾雨村老爷明天一早要来拜访,老爷叫你准备准备,明天好会客。
   贾宝玉:又是会客!
   焙 茗: 这是老爷吩咐的嘛!
   贾宝玉:好好好,去去去。宝姐姐,你替我想想,老爷每逢接待宾客,总是要我也陪着,你说说这是为什么呢?
   薛宝钗:自然是你能迎宾接客,所以才叫你呢
   贾宝玉:我无非是个俗中又俗的俗人罢了,我真不愿意与这些禄蠹们来往呢!
   袭 人: 宝姑娘,你听听,他就是这个改不了,世界上哪有一个不愿与做官人来往,到却愿意和戏子结交朋友的道理。
   薛宝钗:是啊,宝兄弟,这倒真要改一改才好呢?宝兄弟…
                  (唱)常言道主雅客来勤,
                             谁不想高朋能盈门。
                             如今你尚未入仕林,
                             也该会会做官人。
                             谈讲些仕途经济好学问,
                             学会些处世做人真本领。
                             理应该百尺竿头求上进,
                             怎能够不务正业薄功名。
   贾宝玉:宝姐姐,老太太要玩骨牌,正没人呢!你去玩骨牌去吧!
   薛宝钗:难道我就是专陪人家玩骨牌的吗?
   袭 人: 宝姑娘你不要理他这些,人家劝他上进,他总是骂人家什么禄蠹阿,你想怎么怨的老爷不生气呢?
   薛宝钗:时候不早,我去看看姨娘去。
   袭 人: 宝姑娘,你在坐一会儿吧?
   薛宝钗:不用了。
   袭 人: 二爷。
   薛宝钗:宝兄弟,我走了。
   袭 人: 啊呀,宝姑娘你走好,二爷,宝姑娘你走好,宝姑娘你走好啊!宝姑娘真是心地宽大有涵养,幸而是宝姑娘,要是换了林姑娘阿,不知又会怎么样呢?提起这些,宝姑娘真叫人敬重。可是你啊,倒是和人家生分了。
   贾宝玉:林姑娘从来没有说过这些混帐话。
   袭 人: 这难道是混帐的话吗?
   贾宝玉:唉,真想不到,这琼楼闺阁之中,也会染上了这种风气。
   袭人:    唉?二爷,二爷!
   伴唱:      万两黄金容易得,人间知己最难求,背地闻说知心话,但愿知心到白头。
   
   第六场:笞宝玉
   
   (地点:荣国府厅上)
   家 丁:忠顺亲王府有人求见老爷!
   贾 政:有请!(锣鼓)不知大人到此?
   长府官:我们府上,有一唱戏的戏子,名叫琪官,乃是我王爷喜爱的,如今三五日不见回去,四处寻找无着,京城内众人传说,琪官与令郎宝玉相交甚厚,近日逃出府去,也是令郎的主意。故此相烦老先生转孜令郎,请将琪官放回,一则可慰王爷奉恳之意,那二来嘛也免下官(笑)求觅之苦啊!
      贾 政: 请大人稍待,来人,唤宝玉!
   贾宝玉:老爷!
   贾 政: 你这该死的奴才!
                 (唱)在家里你行为乖僻被训教,
                            在外边无法无天又招摇!
                            那琪官,是王爷驾前承奉人,
                            你竟敢引逗他出府逃!
   贾宝玉:阿?什么琪官阿?我实在不晓得此事啊。恐是讹传也未见得呀?
   长府官:讹传?(唱)现有真凭实据载,他赠你的汗巾还系你腰。
   贾 政: 你讲、你讲你!
   贾宝玉:(唱)那琪官,厌倦台上鬻歌舞,
                             厌倦台下卖欢笑!
                              再不愿侧身优伶,
                              愿做个闲乐渔樵阿。
   长府官:听你说来,他定在哪里了?
   贾宝玉:我却不知。
   长府官:那避居东郊,可有此事?
   贾宝玉:大人既知底细,何必问我呢?
   长府官:好!我去找他,找着了便罢,若没有我再来请教,告辞!
   贾 政: 请大人稍待,请大人稍待。不许走开!大人慢走,大人慢走!
   贾宝玉:琪官,琪官那!(唱)可叹你纵有行者神通广?难道如来五指掌。
   贾 政: 站住!来人,与我把宝玉绑了。与我拿绳子来,拿棍子来,把门都关上。
   贾宝玉:老祖宗快来,老祖宗快来啊!(哭)
   贾 政: 有人传信到里面,立刻打死!天哪,天哪!想我贾府,诗礼簪缨之族,富贵功名之家,竟出了你这个不中不孝的——
                  (唱)逆子阿!你不能光灿灿胸悬金印,
                             你不能威赫赫爵禄高登。
                             却与那丫头戏子结朋友,
                             作出了诲盗诲淫丑事情。
                             不如今日绝狗命,
                             免将来弑父又弑君。
                             今日打死忤逆子,
                             明日我情愿剃度入空门。
                             快与我活活打死休留情,
                             免将来辱没祖宗留祸根。
   贾宝玉:阿呦、阿呦~
   贾 政: 阿?你们!
   贾宝玉:(惊吓)
   王夫人:宝玉、宝玉!老爷,宝玉虽然该打,你也要保重!打死宝玉事小,倘若把老太太气坏了岂非事大了?(哭)老爷!
   贾 政: 夫人休提此言!我养了孽子,我已不孝,不如今曰结果了他,以绝后患!
   王夫人:老爷,你也该看在夫妻份上,我年已半百,只有这一孽障。宝玉,我们娘儿俩不如一起死了,在阴司里也可以得个依靠!宝玉、宝玉!
   贾 政: 都是你,都是你把他宠成这个样子。我今天非勒死他不可,拿绳子来,拿绳子来。
   王夫人:老爷,你要把他勒死,那你就先把我勒死了吧,把我累死了吧。
   贾 政: 你与我放手来!
   家丁丫环:老太太到!
   贾 母: 你先打死我,你先打死我,你先打死我!宝玉!
   王熙凤:宝兄弟!
   贾 政: 老太太,有什么吩咐,唤儿子进去也就是了,何必自己走来!
   贾 母: 你原来和我讲话,我倒有话吩咐,只是我一生没养个好儿子,却叫我和谁说去?阿?
   贾 政: 老太太(全体下跪)作儿子的管教他也是为了荣宗耀祖,老太太说此话叫做儿子的如何担当得起?
   贾 母: 呸!(唱)一句话你竟然经受不起,
                                         他嫩身子怎禁得板子肆虐。
                                         今日你下毒手置他死地,
                                         怎不叫白发人痛彻心肺。
   贾宝玉:老祖宗!
   贾 母: 宝玉!我那不学好不争气的孙子阿!(哭)
   伴 唱: 宝玉被笞合府惊,
                  却又有几人识得棒无情,
                        阿棒无情。唯有连心苦绛珠,
                   悲怨泣血哭无声。 
   
   第七场:闭门羹
   
   (地点:怡红院)
   薛宝钗:听说你近来丢了一只戒指是吗?
   袭 人: 是啊,这还是太太上给我的呢?
   薛宝钗:我这里有一个,你戴着吧。
   袭 人: 不不不,宝姑娘,这怎么使得?这怎么使得呢?
   薛宝钗:戴着吧。
   袭 人: 宝姑娘。哦,宝姑娘,你来了半天我连杯茶都没有倒,宝姑娘你坐一会儿,我给你倒杯茶去。
   薛宝钗:不用了。
   贾宝玉:(梦话)什么话啊?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的?什么金玉良缘?我偏要说是木石姻缘。宝姐姐,是你啊!
   薛宝钗:宝兄弟,你身体可大愈了?
   贾宝玉:多谢你牵垫着,我已经全好了。宝姐姐,想是来了许多时候?
   薛宝钗:坐了一会儿就听见你在梦中骂人,想不到我是专来听你骂人的。
   贾宝玉:(笑)是真的吗?可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薛宝钗:好了好了,梦中之言不足为信。就不谈它吧。我一来时望望你,听说你近来又作了几首新诗,到想来拜读一番呢?
   贾宝玉:诗是做了几首,只是总不见你和林妹妹,你来了,正好请你评论一下。
   薛宝钗:好啊,那就到里面去吧。
   贾宝玉:对,宝姐姐请。
   晴 雯: 什么宝姑娘贝姑娘的,有什么事跑来就坐着,叫我们半夜三更的不得好睡!
   林黛玉:(唱)宝玉被笞身负伤,
                             荣国府多的是无情棒。
                             他是皮肉伤愈心未愈,
                             我是三朝两夕勤探望。(敲门)
   晴 雯: 谁阿,都睡着了,有事明天再来吧。
   林黛玉:是我啊,还不开门。
   晴 雯: 凭你是谁,二爷吩咐的,一概不准放进人来!
   伴 唱: 一声呼哧半身凉。
   贾宝玉:宝姐姐。
   薛宝钗:宝兄弟。
   袭 人: 宝姑娘,再坐一会儿吧?
   薛宝钗:不用了。
   贾宝玉:宝姐姐请!
   薛宝钗:嗯。
   贾宝玉:宝姐姐走好啊。
   袭 人: 宝姑娘走好啊。
   伴 唱: 独立花径心凄惶,
                  我是草木人儿被作践。
                  低头忍吃闭门羹,
                        阿……
   
   第八场:赏花葬花
   
   (地点:大观园内)
   王熙凤:老祖宗走好啊!(笑声)老祖宗~
   贾 母:(笑)
   薛宝钗:老祖宗走好。(唱)四月天气雨乍晴,陪着老太太来游春阿。
   薛姨妈:(唱)人说四月春将去,我看是正当美景和良辰。
   薛宝钗:老太太你累了,到那边去坐一会儿吧?
   贾 母: 好好(唱)老年虽有惜春意,怎奈是白发已非赏花人。
   薛宝钗:(唱)说什么白发已非赏花人,(白)依我看阿,(唱)老太太越活越年轻。
   众 人: 说的是啊!
   王熙凤:长生不老活下去,赛过南极老寿星。
   贾 母: 哈哈,就聘你这张巧嘴阿,(笑)
   王熙凤:阿呀老祖宗。
   薛宝钗:这几年阿,我留心的看起来,二嫂自凭她怎样巧,总巧不过老太太。
   众 人: 是啊是啊。
   贾 母: 我的儿啊,如今我老了,还巧什么呢?当年我像凤丫头这般年纪倒是比她还强呢!
   众 人: 是啊是啊。
   贾 母: 姨太太,不是我当着姨太太的面奉承,千真万真,从我们家四个女孩儿算起,要说巧要说好啊,(笑)诺,都不及这宝丫头哦。
     众 人: 是啊是啊。
   薛姨妈:老太太说偏了。
   王熙凤:姨妈,这倒是真的哦,我时常听到老祖宗在背后说宝姑娘好呢?
   贾 母: 凤丫头阿,等一会儿你去准备一些好吃的东西,娘儿们今天所幸就乐一乐(笑)姨太太,你想吃什么,尽管告诉我,我有本事叫凤丫头办了来吃。
   薛姨妈:老太太总是给她出难题,时常叫她弄来些好吃的东西来孝敬我们。
   王熙凤:姑妈你休说了。我们老祖宗只是嫌人肉酸,要不嫌人肉酸,她早就把我也吃了呢!(笑)
   众 人: 笑
   伴 唱: 看不尽满眼春色富贵花,
           说不完满嘴献媚奉承话。
   薛宝钗:老祖宗快来啊!
   王熙凤:老祖宗走好啊!
   贾 母: 凤辣子阿~
   众 人: 笑
   伴 唱: 谁知园中另有人,
           偷洒珠泪葬落花。
   林黛玉:(唱)花落花飞飞满天,
                 红消香断有谁怜。
                 一年三百六十天,
                 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艳能几时,
                 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魂鸟魂总难留,
                 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侬此日生双翼,
                 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
                 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
                 不教污淖陷渠沟。
                 侬今葬花人笑痴,
                 他年葬侬知是谁。
                 一朝春尽红颜老,
                 花落人亡两不知。
   贾宝玉:(哭)
   林黛玉:人说我痴,难道还有个痴的不成吗?我当是谁?原来是这个狠心短命的。
   贾宝玉:妹妹慢走,我知道你不理我,看见我就避开,今天我只要和你说一句话,从今之后就撂开手吧?
   林黛玉:你说吧。
   贾宝玉:说两句你听不听?唉,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林黛玉:今日怎么样?当初又怎么样?
   贾宝玉:(唱)想当初妹妹从江南初来到,
                 宝玉是终日相伴共欢笑。
                 我把那心上的话儿对你讲,
                 心爱的东西凭你挑。
                 还怕那丫鬟服侍不周到,
                 我亲自桩桩件件来照料。
                 你若烦恼我耽忧,
                 你若露齿我先笑。
                 我和你同桌吃饭同床睡,
                 象一母所生的亲同胞。
                 实指望亲亲热热直到底,
                 总见得我俩情谊比人好。
                 谁知道妹妹人大你心也大,
                 如今是你斜着眼睛把我瞧。
                 三朝四夕不理我,
                 使宝玉失魂落魄担烦恼。
                 我有错你打也是骂也好,
                 为什么远而避之将我抛。
                 你有愁诉也是说也好,
                 为什么背人独自你常悲嚎。
                 你叫我不明不白鼓里蒙,
                 我就是为你死了,
                 也是个屈死的鬼魂冤难告。
   林黛玉:(哭)
   贾宝玉:怎么,你哭了?
   林黛玉:我何曾哭了呢?
   贾宝玉:看,珠泪还滚着呢?
     林黛玉:你要死了,动手动脚的。
   贾宝玉:说话忘了情,不觉动了手,也就顾不得死活了。
   林黛玉:好,你荚烩么说,那我来问你,那天我到怡红院去,你为什么不叫丫头开门呢?
   贾宝玉:此话从哪里说起阿?
   林黛玉:那一天啊
                (唱)我不顾苍苔滑天色昏,
                 来访你秉烛共谈心。
                 谁知道受了你丫头言欺凌,
                 尝了你怡红院里闭门羹。
                 撇下我满目凄凉对院门,
                 遍体生寒立花径。
                 那一日你蒙着耳朵不理人,
                 今日又何必指着鼻子把誓盟。
   贾宝玉:哦,怪不得你不理我,我要是这样对待妹妹,就让我立刻去死好了!
   林黛玉: 啐!谁叫你赌咒发誓的。
   贾宝玉:好妹妹,我实在不知道你来过阿!那天,那天只有宝姐姐来坐过一会儿。恩,定是丫头们干出来的好事!等我回去问出是谁,我定要教训教训她们呢!
   林黛玉:是要教训教训才好,得罪了我倒是小事,要是以后什么宝姑娘来了贝姑娘来了,把她们也得罪了,事情可就大了!
   贾宝玉:啊呀,你还说这些话,你到底是气我呢还是咒我啊!
   林黛玉:这有什么要紧呢?看,筋都暴起来了,还急得一脸汗呢!
   贾宝玉:好妹妹,你放心。
   林黛玉: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真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到说说看,什么放心不放心的?
   贾宝玉:你果然不明白这话吗?难道我平时在你身上用的心都用错了吗?连你的意思也体贴不着,那就难怪你天天为我生气了。
   林黛玉:我真不明白。
   贾宝玉:好妹妹,你不要骗我,你若真的不明白此话,不但我平曰白费了心,就连你对我的心也都辜负了,你总是因为不放心的缘故才多了心,才弄了这一身的病,好妹妹你若能宽慰些,病也就会好呢。妹妹慢走!你再让我讲一句话再走好不好?
   林黛玉:还有什么可以说的,你的话我都明白了。
   贾宝玉:都明白了?
   林黛玉:嗯
   贾宝玉: 好妹妹,我这颗心从来也不敢说,今天我大胆的说出来,我就是死了也是情愿的。我为你也弄了这一身的病,又不敢告诉人,只好挨着,只怕等你的病好了,我的病才会好呢?我睡里梦里也望不了你好妹妹……
   紫 娟: 二爷!
   贾宝玉:好妹妹!
   雪 雁: 二爷!
   贾宝玉:林妹妹呢?
   紫 娟: 她走了。
   贾宝玉:走哪里去了?
   紫 娟: 被林家的人接回苏州去了!
   贾宝玉:阿!
   紫 娟   (笑)
   袭 人: 二爷,二爷!阿?二爷不好了,二爷不好了!
   紫娟、  雪雁:啊呀,宝二爷,二爷、二爷!
   袭人:  紫娟,你说些什么话了?二爷,二爷~
   王熙凤:宝兄弟!
   贾 母: 宝玉!
   王夫人:宝玉宝玉
   贾 母: 袭人,你是怎样伺候的,把宝玉弄成这个样子?
   袭 人:  我也不知道,不知紫娟对二爷说了些什么,二爷眼也直了,手脚也冷了,话也不会讲了!
   王熙凤:死丫头,你与他讲了些什么?
   紫 娟: 我并未和他说过什么,只是和他说了句玩笑。二爷,你可不能当真阿!二爷、二爷
   王夫人:宝玉、宝玉
   贾宝玉:紫娟,你们不能走,你们不能走(唱)你要去连我也带了去。
   贾 母: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一回事阿!
   幕 后: 老太太,林妈妈来了。
   贾 母: 你叫她在客厅先坐一会儿阿
   贾宝玉:不得了,不得了,林家的人来接林妹妹了,来接林妹妹了,快打出去,快打出去,快打出去,快打出去
     王熙凤: 快打出去,快打出去
   贾 母: 宝玉,这不是林家的人
   王夫人:是啊
   贾 母: 除了林妹妹,
                (唱)凭使他是谁不许他姓林。
   贾 母: 哦,对阿,以后你们不准提到林字,不许让姓林的进来,都听见了吗?
   王熙凤:听见了没有?
   贾宝玉:你们看,那边只船,那是来接林妹妹的,那是来接林妹妹的!
                 (唱)啊呀,船在那边等!
   贾 母: 来人,快把它摇走。
   王熙凤:摇走摇走。宝兄弟,要走了哦。
   王夫人:宝玉
   贾宝玉:紫娟紫娟,
                      (唱)林妹妹,她从今以后去不阿成!
   紫 娟: 二爷二爷
   
   第九场:王熙凤献策
   
   (场景:贾母房中)
   (沉重的音乐声)(众人座着,贾母饮茶,神色严重)
   贾 母: (放下茶碗)宝玉近来病的奇怪呀,那黛玉忽然病,又忽然好的,以前小孩子们搁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怕什么,如今,(转向王夫人)你看怎么样啊?
   王夫人:老太太,依我看,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还是趁早给宝玉成了亲,也免得将来闯出什么祸来。说不定冲一冲喜,这病也就好了呢
   贾 母: 我也正想到这一层了阿
   王夫人:老太太,只是那林姑娘阿,
                     (唱)虽是有貌又有才,
                                只恐怕多愁多病福分浅。
                                宝丫头德容兼备有福相,
                                品格端庄十分贤。
   贾 母: (想说什么)
   王熙凤:可不是嘛,
                     (唱)更有金锁配宝玉,
                                是一对天生的并蒂莲。
                                能使家和万事兴,
                                助得宝玉富贵全。
   贾 母:  既然你们都说宝丫头好,那么我的主意,(看看众人),也就定了!
   傻丫头: (两个手比划,傻笑)咦咦咦,嘿嘿嘿……
   王熙凤: (一甩水袖)都听见了,不准传出去,要是走漏了一个字,当心打断你们的两条腿!(傻丫头吓住)
   贾 母: 别的事都好说,若宝玉真是这样,这倒教人难了。
   王夫人:是啊
   王熙凤:难倒是不难,我倒有个主意,不知姑妈肯不肯。(看王夫人)
   王夫人:你只管说来。
   王熙凤:(眼色一丢,众丫环退下,傻丫头傻傻的不肯离去,被王熙凤严厉的眼神一射,只得退下)依我看,这件事只有个掉包的法子
   贾母、  王夫人:掉包?
   王熙凤:嗯,
               (唱)定一条偷梁换柱掉包计,
                 设一个李代桃僵巧机关,
                 到时候红盖头遮住新奶奶,
                 扶新人可用紫鹃小丫环。
                 对宝玉只说娶的是林妹妹,
                 把真情暂且瞒一番。
   贾 母: (担忧的)这事能瞒的过吗?
   王夫人:是啊
   王熙凤:老祖宗,
                 (唱)等到那酒阑人也散,
                            生米煮成熟米饭,
                            管叫他销金帐内翻不了脸,
                            鸳鸯枕上息波澜。
                 (贾母和王夫人对望,表示默许)
   
   第十场 傻丫头泄密 
   
   (场景:大观园)
   幕 后: 啊……啊……啊…(黛玉抚琴)
                  眼空蓄泪泪空垂,
                  啊…暗洒闲抛更向谁?
                  啊……尺幅绞绢劳惠赠,
                (黛玉拿出诗帕来看)为君那得不伤悲,啊,不伤悲。啊……啊…
   傻丫头:呜呜呜……(哭着跑上,在石凳上坐着哭)
   黛 玉: (走近)你好好的,为什么在此啼哭?受了什么人的气了?
   傻丫头:(站起来,义愤填庸)林姑娘,你来评评理,他们说话,我又不知道,我就说错一句话,我姐姐也不该打我啊呀。                (抚着脸颊,哭)
   黛 玉: 你姐姐是哪一个?
   傻丫头:(擦擦眼泪)就是珍珠姐姐。
   黛 玉: (心里有数)你叫什么?
   傻丫头:我啊,我叫傻大姐。
   黛 玉: 呵呵(偷笑)你姐姐为什么要打你,你说错什么话了?
   傻丫头:为什么?还不是为了宝二爷娶宝姑娘的事情。
   黛 玉: (大惊,拉起傻丫头的手)你说什么呀!
   傻丫头:囔,就是为了宝二爷娶宝姑娘的事情。(黛玉怔住)
   幕 后: 啊…………(傻丫头见黛玉样子害怕,逃跑)
                  好一似塌了青天,沉了陆地。
                  阿…阿…阿…魂似风筝断线飞。
                 (黛玉头昏眼花,水袖飞舞)
                  眼面前桥断、树倒、石转路迷,难分辨南北东西。
   紫 鹃: (上前扶住黛玉)姑娘,姑娘,姑娘,你究竟要往哪里去阿?
   黛 玉: 我……我,我问问宝玉去(黛玉将紫鹃推开,冲上沁芳亭)
   紫 鹃: 宝玉?姑娘,姑娘,姑娘,姑娘。
   黛 玉: (吐血)
   紫 鹃: 啊,血?!姑娘,姑娘。
   
   第十一场 黛玉焚稿
   
   (场景:潇湘馆内)
   (音乐声)
   黛 玉: (躺在病榻上)咳咳咳……
   紫 鹃: (端药上)姑娘,起来吃药吧。
   黛 玉: (摇头,推开药碗)
   紫 鹃: 姑娘,你就吃一点吧。(哭)
   黛 玉: 紫鹃,你哭什么?我哪里能够死呢!
   紫 鹃: (把药碗放在一边)姑娘,
               (唱)与姑娘情似手足长厮守,
                 这模样叫我紫鹃怎不愁?
                 端药给你推开手,
                 水米未曾入咽喉。
                 镜子里只见你容颜瘦,
                 枕头边只觉你泪湿透.
                 姑娘啊,想你眼中能有多少泪啊,
                 怎经得冬流到春,夏流到秋?
                 姑娘啊,你要多保养,莫哀愁,
                 把天大的事儿放开手。
                 保养你玉精神,花模样,
                 打开你眉上锁,腹中忧!
                 (黛玉坐起身,紫鹃扶住)(白)姑娘,姑娘(音乐)
   黛 玉: (唱)你好心好意我全知,
                 你曾经劝过我多少次。
                 怎奈是一身病骨已难支,
                 满腹愤怨非药治。
                 只落得路远山高家难归,
                (音乐)
   紫 鹃: 姑娘
   黛 玉: 地老天荒人待死!
   紫 鹃: (摇头)姑娘,
                 (唱)姑娘,你身子乃是宝和珍,
                 再莫说这样的话儿痛人心?
                 世间上总有良药可治病,
                 更何况府中都是疼你的人。
                 老祖宗当你掌上珍,
                 众姐妹贴近你的心……
   黛 玉: 不用说了!紫鹃你休提府中人!这府中谁是我知冷知热亲?!
   紫 鹃: 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哭)
   黛 玉: 妹妹,
   紫 鹃: 姑娘
   黛 玉: 只有你才是我最知心的了。咳咳咳……
   紫 鹃: 姑娘
   黛 玉: 妹妹,把我的诗本子拿来。
    紫 鹃: 等身体好了再看吧
   黛 玉: 不,拿来
   紫 鹃: (拿来诗本给黛玉)姑娘,姑娘,姑娘
   黛 玉: (看到诗本想起往事,人发晕)(音乐)手帕,手帕,
   紫 鹃: 姑娘
   黛 玉: 有字的
   紫 鹃: (找出诗帕给黛玉)姑娘
   黛 玉: (接过诗帕拼命撕,又撕不开)
   紫 鹃: 姑娘,姑娘,姑娘,姑娘,何苦自己又生气呢,姑娘。
   黛 玉: 火
   紫 鹃: 那火盆有炭气,只怕受不住阿
   黛 玉: (手指火盆,紫鹃无奈去搬火盆)
                  (唱)我一生与诗书作了闺中伴,
                 与笔墨结成骨肉亲。
                 曾记得,菊花赋诗夺魁首,
                 海棠起社斗清新。
                 怡红院中行新令,
                 潇湘馆内论旧文。
                 一生心血结成字,
                 如今是记忆未死,墨迹犹新,
                 这诗稿,不想玉堂金马登高第,
                 只望它,高山流水遇知音。
                 如今是,知音已绝诗稿怎存?(把诗稿一张张丢入火盆)
   紫 鹃: 姑娘,姑娘,姑娘。(欲去阻止,但已来不及,眼睁睁看着诗稿化为灰烬)
   黛 玉: 把断肠文章化火焚.
   紫 鹃: 姑娘,姑娘
   黛 玉: (看到诗帕,拿起来)
                  (唱)这诗帕原是他随身带,
                 曾为我,揩过多少旧泪痕。
                 谁知道,诗帕未变人心变,
   紫 鹃: 姑娘,姑娘
   黛 玉: 可叹我,真心人换得个假心人,
   紫 鹃: 姑娘
   黛 玉: (唱)早知人情比纸薄,
                 我懊悔,留存诗帕到如今,
                 万般恩情从此绝,
                 (恨恨的将诗帕揉成一团扔入火盆,站起身,被紫鹃扶住,两人泪眼汪汪看着火苗吞噬一切)
   幕 后: 只落得一弯冷月
   紫 鹃: 姑娘
   幕 后: 葬诗魂(音乐起)
   紫 鹃: 姑娘(哭)(远处传来喜庆乐声,紫鹃急去关窗)
   黛 玉: 宝玉……
   紫 鹃: 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
   黛 玉: 妹妹,
   紫 鹃: 姑娘
   黛 玉: 我是不中用了。
                (唱)多承你,伴我月夕和花朝,
                 几年来一同受煎熬。
                 实指望,与你并肩共欢笑,
                 谁知道,风雨无情草木凋,
                 从今后,你失群孤雁向谁靠?
   紫 鹃: 姑娘(哭着扑向黛玉)
   黛 玉: (唱)只怕是寒食清明,
                 梦中把我姑娘叫.
   紫 鹃: 姑娘,姑娘
   黛 玉: (咳)妹妹,
   紫 鹃: 姑娘
   黛 玉: 我托你一件事
   紫 鹃: 什么呀?
   黛 玉: 黛玉在此没有亲人,我的身子是干净的,你好歹叫他们送我回去。
                (唱)我质本洁来还洁去,
   紫 鹃: 姑娘
   黛 玉: (唱)休将白骨埋污淖.
   紫 鹃: 姑娘,姑娘。(音乐起)姑娘,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呀(黛玉把窗打开,喜乐传入。紫鹃关上)
   幕 后: 啊…啊…啊…
   黛 玉:(倒在病榻上,恍惚看到宝玉牵着红线喜气洋洋过来)宝玉,你,你好……(黛玉死去)
   幕 后: 啊…啊…啊…
   紫 鹃: 姑娘,姑娘。(战战兢兢去试黛玉呼吸,惊)姑娘……
   幕 后: 啊…啊…啊…

      第十二场 金玉良缘
   
   (场景:洞房内)
   (鼓乐声中,一片喜气洋洋。)
   宝 玉: 林妹妹,(众人惊吓)你身子好了没有,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总算盼到了这一天。
               (伸手欲去掀红盖头,王熙凤忙阻拦)
   老祖宗:宝玉,来。
   宝 玉: 老祖宗(走到老祖宗身边)
   老祖宗:(拉着宝玉手)今天你要稳重点啊。
   王夫人:是啊。
   宝 玉: 我知道。林妹妹,今天是从古到今,天上人间,
               (唱)是第一件称心满意的事啊。
                 我合不拢笑口将喜讯接,
                 数遍了指头把佳期待。
                 总算是东园桃树西园柳,
                 今日移向一处栽。
                 此生得娶你林妹妹,
                 心如灯花并蕊开,
                 往日病愁一笔勾,
                 今后乐事无限美。
               (傻傻地想未来)从今后阿,
                 与你春日早期摘花戴,
                 寒夜挑灯把谜猜。
                 添香并立观书画,
                 步月随影踏苍苔。
                 从今后俏语娇音满室闻,
                 如刀断水分不开。
                 这真是银河虽阔总有渡,
                 牛郎织女七夕会。
                 (白)咦?方才只见雪雁却为何不见紫鹃呐?
   王熙凤:(急忙掩饰)哦,她的生肖冲了,因此不来。
   宝 玉: 哦,原来如此。(看到新娘的红盖头)哎,林妹妹,你盖着这个东西做什么?我们何必用这些俗套呢?(又要去掀盖头)
   王熙凤:(急忙拉开宝玉,使眼色给喜娘,将宝钗转移地方)宝兄弟,哦,呵呵呵呵(笑)
                 (唱)宝兄弟,做新郎总该懂温柔,
                            休惹得新娘气带羞,
                            多生欢喜你少痴傻,
                             随缘随份莫贪求,
                             老祖宗都是为你好。
   宝 玉:  我知道
   王夫人: 宝玉,我的儿,
   宝 玉:  母亲:
   王夫人: (唱)愿你俩相敬如宾到白头。
   宝 玉:  那还用说吗?
   老祖宗: 宝玉
   宝 玉:   噢
   老祖宗: 来
   宝 玉:    哦(眼看着新娘,恋恋不舍的走至老祖宗身边)
   老祖宗: (笑)今天你要稳重点啊,你母亲的话你可要记住哦,
   王夫人: 是啊
   宝 玉:    (不耐烦的)哎,我知道!
   王夫人: 宝玉(宝玉把王夫人扶上椅子坐好)
   宝 玉:   林妹妹,虽然这红盖头,
                       (唱)遮住你面如芙蓉眉如柳,
                                  却遮不住你心底春光往外透。
                      (心里盘算着如何掀盖头,又假装看房间布置,众人放松警惕。宝玉冷不防冲到新娘面前,兴奋地掀开红盖头)
                      (音乐、鼓点)
   宝 钗:  啊(羞愧满面)(众人大惊失策)
   宝 玉:  啊?(怕自己看错了,揉揉眼,又拿来灯来照,)啊?(王熙凤上前夺去宝玉的灯,丫环扶宝钗进内,宝玉看着一身新郎服的自己,犹似梦中)我在哪里啊?我在哪里啊?
   袭 人:  二爷
   宝 玉:  (拉住袭人)袭人,你快来咬咬我的指头,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王熙凤: 什么做梦不做梦的,老祖宗在这里坐着,老爷也在外面坐着呢。
   宝 玉:  (重重的一甩水袖)哼!袭人,你告诉我,方才床上坐的那位美人儿是谁?
   袭 人:  是新娶的二奶奶。
   宝 玉:  哎呀你真糊涂,新娶的二奶奶是谁?
    袭 人:  (看王熙凤,王熙凤一丢眼色)是宝姑娘。
   宝 玉:  林姑娘呢?
   袭 人:  你怎么混说起林姑娘来了?老爷做主娶的是宝姑娘。
   宝 玉:  啊?
   王熙凤: 是啊,你娶的是宝姑娘。
   王夫人: 宝玉,你娶的是宝姑娘阿
   众 人:  是啊,是宝姑娘……是啊,是宝姑娘……(众多声音围绕宝玉,宝玉只觉得天旋地转)
   宝 玉:  不,方才我明明与林妹妹成的亲,雪雁还扶着她呢,怎么一霎时都变了?都变了?为什么?
   王夫人: 宝玉
   宝 玉: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老祖宗: 宝玉(人发晕,众人扶住)
   王熙凤: 老祖宗,老祖宗,船到桥头总会直的,你坐下,你坐下……
   宝 玉:  (哭)林妹妹,林妹妹……(掀翻桌上一切)
   众 人:  宝玉!
   袭 人:  二爷
   宝 玉:  (唱)我以为百年好事今宵定,
                  为什么月老系错了红头绳?
                  为什么梅园错把杏花栽?
                  为什么鹊桥竟被鸠来侵?
   众 人:  宝玉
   宝 玉:  (唱)莫不是老祖宗骗我假做亲?
                              宝姐姐她赶走我的心上人啊……
   老祖宗、王夫人:宝玉,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呀
   宝 玉:  你们听,你们听,你们可听到林妹妹的哭声?你们可曾听到林妹妹的哭声?
   袭 人:  二爷
   王夫人: 宝玉,你听我讲,你听我讲(哭)
   宝 玉:  (转向老祖宗)老祖宗,我要死了
   老祖宗: 宝玉,你怎么样?
   宝 玉:  老祖宗,我要死了
   老祖宗: 你怎么样啊?
   宝 玉:  老祖宗,我有句心里的话要说。
   老祖宗: 你说,你说。
   宝 玉:  (唱)我和妹妹都有病,
                  两个病原是一条根,
                  望求你把我们放在一间屋,
                  也好让同病相怜心连心,
                  活着也能日相见,
                  死了也可葬同坟。
   老祖宗: 你……
   宝 玉:  (唱)老祖宗阿,
                            我天下万物我无所求,
                            只求与妹妹共死生!
                  (白)老祖宗,老祖宗,你就依了我吧(磕头)
   老祖宗: 宝玉,(拍桌子)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你竟病的这样,你好叫我心痛啊!(哭)
   宝 玉:  你……(心灰意冷,失落的站起来)好,好,我知道求你们也没有用,我找林妹妹去
   袭 人:  二爷(阻拦,被宝玉推开)
   王夫人: 宝玉
   宝 玉:  我找林妹妹去
   王熙凤: 宝兄弟(拉住宝玉,被宝玉愤力推开)啊!
   老祖宗: (拦在门口)宝玉(拐杖往地上重重一顿)你……
   宝 玉:  我找林妹妹去……(推开老祖宗,众人忙去扶老祖宗。宝钗从里面出来)
   宝 钗:  宝玉
   宝 玉:  (定住)
   宝 钗:  林妹妹她,(众人摇手示意不可说)她,她已经死了……(哭)(音乐)
   宝 玉:  林……林妹妹,林妹妹,林妹妹(奔出洞房)
   众 人:  宝玉
   
   第十三场 宝玉哭灵
   
   (场景:潇湘馆内林黛玉灵前)
   (音乐)(一片素白的潇湘馆,紫鹃面对灵位哭泣,宝玉一身素衣急入,宝玉见黛玉灵位,泪流满面)
   宝 玉:  林妹妹,我来迟了,我来迟了。(扑向灵台,跪在灵前,紫鹃一见宝玉,怨上心头,转身独向阴暗处,)
        宝 玉:  (唱)金玉良缘将我骗,
                  害妹妹魂归离恨天。
                  到如今人面不知何处去,
                  空留下素烛白帷。
                  林妹妹阿,林妹妹阿,
                 (起身抱住黛玉灵位)
                  如今是千呼万唤唤不归,
                  上天入地难寻见。
                  可叹我,生不能临别话几句,
                  不能扶一扶七尺棺!(沉入回忆中)
                  林妹妹,想当初,你是孤苦伶仃到我家来,
                  只以为暖巢可栖孤零燕,
                 (放好灵牌)我和你情深犹似亲兄妹,
                  那时候两小无猜共枕眠,
                  到后来我和妹妹都长大,
                  共读西厢在花前,
                  宝玉是剖腹掏心真情待,
                  妹妹你心里早有你口不啊言,
                  到如今无人共把西厢读啊,
                  可怜我伤心不敢立花前。
                  曾记得怡红院尝了闭门啊羹,
                  你是日不安心夜不眠。
                  妹妹呀,你为我是一往情深把病啊添,
                  我为你是睡里梦里常想念。
                  好容易盼到洞房花烛夜,
                  总以为美满姻缘一线啊牵,
                  想不到林妹妹变成姐姐啊,
                  却原来,你被逼死我被骗!
                 (紫鹃猛地转身)实指望,白头能偕恩和爱啊,
                  谁知晓今日你黄土垅中独自眠!
            (白)妹妹……
            (唱)林妹妹啊,自从居住大观园,
                  几年来,你心头愁结解不开,
                  落花满地令你惊,
                  冷遇敲窗你不成眠!
                  你怕那,人世上风刀和霜剑,
                  到如今,它果然逼你丧九泉!
                  妹妹……(哭)
   紫 鹃:  宝二爷,天夜了,这里不便多留,你快回去吧
   宝 玉:  紫娟,我知道妹妹恨我,你也恨我,我就是死了也是个屈死鬼。
   紫 鹃:  哼,这些话我已经听惯了,人已死了还说什么呢?
   宝 玉:  妹妹临死时,她讲些什么?
   紫 娟:  (唱)只听她恨声呼“宝玉”,
                  这心酸的事儿我牢牢记。宝二爷,你来迟了,
   宝 玉:  我
   紫 鹃:  你来迟了,
   宝 玉:  妹妹(哭)
   紫 鹃:  人死黄泉难扶起
   宝 玉:  林妹妹,你不能怪我,这是父母做主,并不是我负心阿!
   紫 娟:  姑娘啊 (哭)
   宝 玉:  (突然触摸到鹦鹉的架子,想到了什么,看着冷清潇湘馆)(音乐)
                  (唱)问紫娟,妹妹的诗稿今何在啊
   紫 娟:  (唱)如翩翩蝴蝶火中化
   宝 玉:  (唱)问紫娟,妹妹的瑶琴今何在
   紫 娟:  (唱)琴弦已断你休提它
   宝 玉:  (唱)问紫娟,妹妹的花锄今何在啊
   紫 娟:  (唱)花锄虽在谁葬花
   宝 玉:  (唱)问紫娟,妹妹的鹦哥今何在啊
   紫 娟:  (唱)那鹦哥叫着姑娘学着姑娘身前的话呀
   宝 玉:  (唱)那鹦哥也知情和义
   紫 娟:  哼,
              (唱)世上的人儿不如它 !
   宝 玉:  我……林妹妹,我被人骗了,我被人骗了,
                     (唱)九州生铁铸大错,
                                一根赤绳把终生误,
                           天缺一角有女娲,
                                 心缺一块难再补,
                                  你已是无暇白玉遭泥馅,
                                  我岂能一股清流随俗波。(音乐)
                 (远处传来钟声)
   紫 鹃:  宝二爷,你快回去吧。
   宝 玉:  是,回去吧,回去?(若有所思,走向黛玉灵位深深一鞠躬,摘下通灵玉扔在潇湘馆)(钟声)
   幕 后:  抛却了莫失莫忘通灵玉,
                  挣脱了不离不弃黄金锁,黄金锁。
   宝 玉:  (走出潇湘馆向大门迈去)
   幕 后:  离开了苍蝇竞血肮脏地,
                  撇开了黑蚁争穴富贵窠,富贵窠。
   宝玉:   (走向舞台深处)
                 (全剧终) (1962年演出本)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