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台令窩棚

小小窩棚只一角,吃飯睡覺好歇脚。關門不問棚外事,無憂無慮好快活。

 
 
 

日志

 
 

京剧剧本《未央宫》  

2017-05-23 15:41:28|  分类: 京劇劇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剧剧本《未央宫》(一名:斩韩信)

 
      主要角色
      韩信:老生
      吕后:旦
      萧何:外
      陈仓:小旦
     
      情节

      考《西汉演义》,高祖伪游云梦,擒楚王韩信,降封淮阴侯。废置咸阳,赫赫功勋,付诸流水。无怪韩信之郁郁不乐,而羞与降灌为伍也。陈豨奉高祖命,平代州番寇,往辞韩信。韩信动以利害,嗾其起反,且约为内应。陈豨至代州,遂自立为王。高祖亲征之,委托吕后及丞相萧何监国。临行犹再三谆嘱,注意韩信之举动。韩信与陈豨两处,均有函札往来。家仆谢公箸,醉后漏言,韩信欲杀未果。谢公著迳至丞相府告变,吕后即与萧何定计,伪称高祖已杀陈豨,诱韩信入贺。至未央宫前。突出武士数十人,缚见吕后,宣以反状,证以家仆,斩于长乐殿钟楼之下,并夷其三族。后之人无不为之痛惜,当夫楚汉争衡之际,若非韩信赞助,高祖万万不能得天下。乃坐未安席,而擒之废之,且又杀之族之,高祖之不仁实甚矣,虽属吕后之主谋,高祖不有疑忌之心,不敢为此。焉知非高祖临行时,授意於吕后耶。《二十四史》中,残暴之君,指不胜屈,当推汉高祖为第一。

      注释

      剧本让吕后斩韩信。在高祖宴驾之后,与演义中所载不同。至于宫女用厨刀斩信,及韩信自述天道报应等语,编排者点缀剧情,不能不强加以附会。
      根据《戏考》第十六册整理

               (萧何上。)
      萧何 (念) 燮理阴阳官极品,调和鼎鼐列三台。
               (白) 老夫,萧何。昨日在金殿之上,曾奉国太之命,言道三齐王韩信,统领天下兵将,兵权过重;倘若一起反心,汉室江山难保。特命老夫,将他诱入宫中,问他死罪,以防后患。我也曾命人邀请,还不见到来,想必来也。
      韩信 (内西皮导板) 操演将士出校场,
           (韩信上。)
      韩信 (西皮摇板) 午门外来了三齐王。
                       撩袍端带朝廊上,
                       只见萧何在朝堂。
               (白) 吓,萧丞相,
      萧何 (白) 三齐王。
      韩信、
      萧何 (同笑) 吓,哈哈哈哈??
      韩信 (白) 丞相来得甚早?
      萧何 (白) 老夫已在此等候多时了。
      韩信 (白) 今乃三、六、九日,操演之期,是俺在校场点卯,因此来迟,还望丞相海涵。
      萧何 (白) 岂敢。
      韩信 (白) 丞相见招,不知有何国事议论?
      萧何 (白) 昨日太后,曾在金殿传旨,叫你我二人,今日一同进宫,有国事议论。
      韩信 (白) 但不知为了何事?
      萧何 (白) 这??老夫却也不知。
      韩信 (白) 如此你我一同进宫便了。
      萧何 (白) 三齐王请!
      韩信 (白) 萧丞相请!
               (西皮原板) 龙国太因何故把旨传?
                        倒叫我韩信难以详参。
                        众诸侯并未曾兴兵造反,
                        各番国又无有来犯边关。
                        四方平靖河清海晏,
                        五谷丰登共庆丰年。
                        江河一统归炎汉,
                        宣召我进宫去所为哪般?
      萧何 (西皮原板)  三齐王休得要乱狐疑,
                        细听老夫说端的:
                        东荡西除功劳盖世,
                        南征北剿谁敢对敌?
                        到如今乐享太平世,
                        满朝中文武臣可算第一。
                        令日里宣你进宫去,
                        定然是受赏把功题。
      韩信 (白) 吓,丞相,今日这朝房之内,为何文武百官,一人不见,是何原故?
      萧何 (白) 今日太后不曾临朝,在宫内宣召我等。想必他们无事,各自散去了。
      韩信 (白) 他们无事,各自散去了?
      萧何 (白) 正是。
      韩信 (白) 吓,丞相,太后既然在宫那召见我等,为何这宫中太监、内侍,一个也不看见?
      萧何 (白) 国太既在宫中,这内侍、太监等,想必均在宫中伺候一切。
      韩信 (白) 在宫中伺候一切?如此请。
      萧何 (白) 老夫告便。
      韩信 (白) 请便。
           (萧何下。)
      韩信 (白) 你看这萧何老儿,年纪衰迈,言语颠倒,令人好笑。吓,这老儿转眼不见,他往哪里去了?想这皇宫内院,我并不曾走过;倘若错走,可就吃罪不起。嗳,想那萧何老儿,乃是当朝首相,既然可以穿宫入院,难道我韩信,身居王位。反倒不能在宫走走么?待我一人前去便了。
           (西皮摇板) 萧何虽然为首相,
                        俺韩信官封三齐王。
                        纵然进宫有谁敢挡?
                        来在宫门看端详。
               (二宫女、吕后暗同上,吕后坐帐内。)
      韩信 (白) 来此深宫,侍我看来。“未央宫”,“未央宫”。呵哈哈呀,来此已是未央宫!侍我在此。等侯萧何老儿便了。
      吕后 (白) 宫外何人讲话?
      韩信 (白) 三齐王韩信。
      吕后 (白) 你走近前来。
           (二宫女同撩帐。)
      吕后 (白) 唗!
           (韩信跪。)
      吕后 (白) 胆大韩信,你私自闯进宫来,哀家正在沐浴之际!你私犯圣驾,该当何罪?
      韩信 (白) 启太后:今有萧何对臣言讲,国太传旨,宣我二人进宫,有国事议论。是以臣才敢前来。
      吕后 (白) 那萧何今在何处?
      韩信 (白) 今在宫外。
      吕后 (白) 宫娥。外面看来,可有萧何?
      二宫女 (同白) 是。
                  (二宫女出帐,看。)
      二宫女 (同白) 并无一人。
      吕后 (白) 唗!大胆韩信,你此番进宫,哀家倒也明白了:想是你看高皇晏驾,你要谋篡汉室社稷!既有谋反之心,又敢私犯圣驾。罪不容诛!宫娥们!
      二宫女 (同白) 有。
      吕后 (白) 宣金瓜武士进宫!
      二宫女 (同白) 金瓜武士进宫。
           (四大铠、二太监同上。)
      吕后 (白) 将韩信与我绑了!
           (西皮摇板) 好一大胆小韩信,
                        私闯宫闱为何情!
                        人来与我将他捆,
                        定斩人头不容情!
           (众人捆韩信。)
      韩信 (白) 国太吓!
               (西皮摇板) 国太且莫怒气生,
                        细听为臣奏原因:
                        萧何带臣把宫进,
                        臣不该一人乱胡行。
                        一时懵懂入宫禁,
                        冒犯圣驾有罪名。
                        望太后念臣功劳盛,
                        念臣在朝秉忠心。
                        将功折罪理应顺,
                        望国太开放天地恩。
      吕后 (西皮摇板) 你道你的功劳盛,
                        未尝不存造反心。
                        人来推出将他斩,
                        斩却人头挂午门!
      韩信 (白) 想我韩信,统带天下将士,看哪一个敢来斩我?
               (陈仓上。)
      陈仓 (白) 我来斩你!
      韩信 (白) 吓,你是何人,胆敢出此大言,你叫什么名字?
      陈仓 (白) 你问我么,我名叫陈仓。
      韩信 (白) 这“陈仓”二字,好像在哪里见过,怎么一时想它不起?呵哈是了,想当初癸未年间,我在淮阴避祸之时,失迷路途。遇一谯夫,名叫陈仓。那时蒙他指引路径,是我一时起了不良之心,恐怕他泄漏我的机关,是我将他杀死。莫非就是此人,转世投胎,前来索命么?待我向前来。吓陈仓,你今年多大年纪了?
      陈仓 (白) 我今年一十六岁了。
      韩信 (白) 哎呀,自癸未年算到如今,刚刚一十六载。苍天呐,天!这报应循环疏而不漏也!
           (西皮摇板) 听说此女叫陈仓,
                        倒叫韩信着了忙。
                        他指引路途把命丧,
                        如今投胎到朝堂。
                        一十六年报冤枉,
                        今日我韩信命必亡。
                        事到头来想一想,
                        自有天理暗昭彰。
               (白) 且住。想高皇命我统领天下将士,所有兵器上面,俱铸有“韩信”二字,只恐无刀可以杀我!
      吕后 (白) 想这兵器之上,具有“韩信”字样,这便怎么处?
      陈仓 (白) 启太后:宫中现有厨刀,料必无有“韩信”二字。
      吕后 (白) 好。快快取来。
               (陈仓下,持厨刀上。)
      陈仓 (白) 果然无有“韩信”二宇。
      吕后 (白) 你叫他看来。
      陈仓 (白) 是。韩信你看这把厨刀,可能杀你?
      韩信 (白) 唉,不好了!
               (西皮二六板) 一见厨刀我心惊胆颤,
                          想起了当年事一端:
                          壬辰年遇相士把我的命算,
                          他算我七十二岁命归天。
                          怎奈我行事太短见,
                          伤天害理难以保全。
                          劝人生在世须要行善,
                          莫学我韩信作恶多端:
                          悔不该受高皇二十四拜,
                          曾损我阳寿有八年;
                          淮阴不该活埋母,
                          折我青春寿八年;
                          逼霸王在乌江把命丧,
                          损我寿数又八年;
                          背水阵害死兵丁十数万,
                          又去了阳寿有八年;
                          悔不该又把陈仓斩,
                          折我青春寿八年。
                          屈指从头仔细算,
                          五八折去四十年。
                          命中应活七十二,
                          三十二岁染黄泉。
                          只道苍天无明鉴,
                          谁知报应有循环。
                          末央宫今日身遭斩,
                          方知道天网恢恢在眼前。
      陈仓 (西皮摇板) 手执厨刀将他斩,
                        管叫他一命丧黄泉!
               (陈仓斩韩信,韩信下。)
      陈仓 (白) 首级献上!
      吕后 (西皮摇板) 好一个刚强小陈仓,
                        竟比男儿胆量强。
                        钢刀一举命即丧,
                        盖世功劳付汪洋。
               (白) 内侍,宣萧何进宫。
      内侍 (白) 国太有旨:宣萧何进宫。
      萧何 (内白) 来也!
               (萧何上。)
      萧何 (西皮摇板) 忽听国太宣一声,
                        来了开国保驾臣。
                        想必是斩了小韩信,
                        急忙进宫问分明。
               (白) 臣萧何见驾,国太千岁!
      吕后 (白) 卿家平身。
      萧何 (白) 千千岁!宣臣进宫,有何国事议论?
      吕后 (白) 韩信已经斩首,就命卿家将他尸首用棺木,成殓起来,埋葬在咸阳城外山麓之下,立一碑碣,以表他的功劳。领旨出宫。
           (吕后下。)
      萧何 (白) 领旨!
              (西皮摇板) 在宫中领了国太命,
                          背转身来自沉吟:
                        韩信未央丧性命,
                        可怜他汗马功劳化灰尘。
           (萧何下。)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